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主管    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教育监测报告总监本亚伦:全民教育之新视角

发布时间:2016-04-12    来源:《世界教育信息》2016年第7期
导读
本亚伦(Aaron Benavot),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教育监测报告总监,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教育学院教授,从事国际教育政策、比较教育研究,研究领域主要涉及基础教育的发展、正式课程政策的共性、中等教育多元化、课程实施的学校差异等。2015年12月18日,2030年教育发展议程国际研讨会于北京召开。本亚伦先生在会上作了主旨报告。会后,本刊就全球全民教育15年来取得的成就与面临的挑战、《教育2030行动框架》的实施、比较教育研究在促进全民教育发展中的作用等问题对本亚伦先生进行了专访。
访谈要点
一、全民教育:成就与挑战并存
二、《教育2030行动框架》提供了全新的视角和蓝图
三、每个国家应把教育视为国之重任
四、比较教育研究能够为政策制定者提供良好的视角和方法
五、对中国在促进《教育2030行动框架》实施方面的建议
六、全民教育对可持续性发展的重要性
七、青年学生应拓宽国际视野和体验
 一、全民教育:成就与挑战并存

  《世界教育信息》:2015年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的主题是“成就与挑战”。您认为,15年(2000-2015年)来全球全民教育获得的最大成就是什么?全民教育计划全部目标的实现面临哪些挑战?
  本亚伦:我认为,15年来,全球全民教育获得的最大成就是世界上很多国家,尤其像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大国,为其公民提供了接受初等教育的机会。因此,受教育机会(尤其是初等教育阶段)的增加、女童受教育歧视现象的减少是近15年来全民教育取得的最大成果。除此之外,全民教育还取得了一些其他成就,如早期儿童受教育机会显著增加,以及教育教学质量的大幅度提升。
  尽管提升素质教育水平一直是全民教育的重要目标,但发展并不显著。有些国家在此方面取得了较大进展,而有些国家进展较慢。总体来说,自2000年以来,教育界对素质教育开展了大量研讨。人们对素质教育达成了共识,即仅保证适龄儿童获得接受初等教育的机会是不够的,在成果考核方面,还要求学生能够阐述所学内容以及增长知识和技能。在这方面,我个人认为,最大的挑战是对“技能”这一概念的定义。每个人都在讨论技能的重要性,却很难准确阐述“技能”的内涵和外延,并且制定出对于“技能”的国际测量标准。此外,一些国家致力于提高入学率,却忽视了培养学生,尤其是女学生的识字、算术等基本技能。我认为,以上是实现全民教育目标全部计划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世界教育信息》:尚未实现全民教育计划目标的国家主要集中在哪些地区?全民教育计划目标的实现主要受哪些因素的影响?
  本亚伦:未实现全民教育计划目标的国家主要集中在非洲,尤其是撒哈拉以南非洲,主要是一些说法语的国家,以及西亚和南亚地区。这些国家推行全民教育的举措是值得鼓励的,但这些国家的教育起点非常低。因此,他们离实现全民教育中的一些基础目标尚有很远的距离,在努力改进。
  尚未实现全民教育计划目标的国家面临着各种不同的问题,有些国家经历着内乱纷争,有些国家的教育系统亟待完善,有些国家的传统文化禁止女孩入学接受教育等。例如,一些国家的穆斯林文化中就存在反对女孩接受教育的偏见,这是推行全民教育的一大障碍。还有一些处于内乱之中的国家,由于师生最基本的安全问题都无法得到保障,政府很难将学生聚集在学校。此外,学校是推行教育的基础场所,然而,一些偏远地区没有足够数量的学校。为保证全民教育计划的贯彻实施,政府必须首先保证学校普及到每个偏远的地区或村庄,以及人口集中城市的低收入家家庭区域。可是,有些地区道路不通、大山林立,使得政府在推行全民教育计划过程中确实面临着较大困难。
  我认为,影响全民教育计划目标实现的首要因素是政府意志(government commitments)。政府意志是影响教育成果的关键因素。因此,政府一定要有明确而坚定的意愿。中国政府有非常明确的目标,制定了未来5年的教育发展规划。其次是教育资金,即来自政府的资金。一些国家没有足够的教育资金支持全民教育计划的实施。他们有实施的愿望,但缺乏必需的资源。国内外环境是影响全民教育计划目标实现的第三个因素。教育乃一国之本。当一个国家处于人民互相厮杀、种族互相争斗的动荡中,政府很难创建安全的校园环境。学校是学生学习的场合。没有安全的校园环境,学生也难以真正在校学习。第四个影响全民教育计划目标实现的因素是贫困,在中国也有这种情况。对此,政府应该做出努力,制定特殊政策,为这些贫困家庭争取最基本的权益;制定相关的扶持政策,以资助贫困家庭的学生。许多贫困家庭的父母承受不了送孩子上学的经济压力,且不得不让他们的孩子在农场或者工厂里打工挣钱,养活家庭。尽管孩子劳动所得薪水不多,但对他们的家庭来说确是生活所需。然而,一些政府并没有努力帮助贫困家庭改变他们的现状,以及扭转他们对于让孩子读书的偏见。这使得这些国家或地区推行全民教育的步伐变得缓慢而艰难。
  纵观各国,我们发现,未实现全民教育计划目标的原因是复杂的。全民教育(国际社会采用的)是一个宏伟而全面的教育计划。有些国家致力于其中一部分目标,如实现全民初等教育以及消除初等和中等教育中的性别差别,而没有关注其他方面的教育目标,因此很难取得全面成功。目前,全面实施全民教育计划的国家很少,取得全面成功的国家更少。
 
  二、《教育2030行动框架》提供了全新的视角和蓝图
 
  《世界教育信息》:2015年联合国成员国采纳了一个以可持续发展目标为核心的新的全球发展议程。可持续发展目标将确定包括教育在内的未来15年的优先发展战略。“教育2030行动框架”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及其他国际机构倡导全球促进全民教育发展的进一步行动。该框架致力为实现教育可持续发展的哪些方面?
  本亚伦:《教育2030行动框架》与以往的教育框架不同,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表现。首先,在《教育2030行动框架》提出以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两条发展主线。但是,现在两条主线合二为一,融为一体。当前,国家发展目标和教育目标紧密结合,教育行动框架即发展行动框架,二者是一致的。在教育目标的阐述中,我们坚信,发展目标是所有目标中最宏伟的目标。与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相比,《教育2030行动框架》更广泛、更全面、更远大,将为我们展示新的教育发展视角。其次,《教育2030行动框架》是一项全球行动计划,而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主要是针对南半球,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对经济欠发达的国家具有指导意义。《教育2030行动框架》面向全球,对于所有国家的教育事业都有指导意义。例如,高校数量和教学质量、基础教育、职业教育等问题几乎是每个国家教育发展中所面临的挑战。《教育2030行动框架》有对未来学习结果的展望,也为正视各国所面临的教育挑战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另外,人们越来越多地站在教育这一领域的高度思考教育问题,考虑教育对其他领域所产生的影响。例如,思考教育是如何消除贫困、富国强民,如何实现性别平等、赋权予所有妇女和女童,如何给社会带来安定和平,如何帮助国家应对环境改变带来的挑战,如何提高国家的生态环境能力,等等。因此,现在我们不仅要考虑如何提高各国的入学率,而且要考虑如何实现教育的生产力,如何通过教育使每个个体变得更好,使每个国家以及整个人类社会变得更加美好。这是一个全新的视角和蓝图。这种新的教育思潮已经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也是《教育2030行动框架》的创新所在。
 
  三、每个国家应把教育视为国之重任
 
  《世界教育信息》:对于各国为实现此目标而采取的行动,您有何建议?
  本亚伦:说到对于各国实践的建议,我们不妨先看看中国为此采取的措施。我们知道,中国政府始终坚定不移地推行全民教育计划,包括《教育2030行动框架》,并为此较早地展开了调研,正致力于制定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实施框架。我认为,中国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有可能实现其目标,中国的实践具有较强的可行性。然而,许多国家打算置之不理,他们认为《教育2030行动框架》过于宏伟,不可能完成其所有目标。因此,有些国家计划只完成其中的一些目标,并努力做到最好。我个人认为,这些国家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但这并不是上策。各国应围绕新教育行动框架的执行策略展开激烈讨论。归根结底,每个公民都要成为本国教育的主人。只有每个国家都把教育视为国之重任,责无旁贷,教育才能真正成为全球共识,我们才更有希望看到教育的可持续发展的硕果。
  《世界教育信息》:美国针对《教育2030行动框架》出台了哪些最新政策和措施?
  本亚伦:和中国一样,美国也是一个大国。美国有一个开放和复杂的教育系统。在教育管理方面,中国是相对集权式的,而美国是相对去中心化的分权管理模式。在中国,教育部所制定的教育决策至上而下传达,可以影响到全国每一所学校。美国的情况与中国大不相同。美国是联邦制国家,每个州都有各自的教育体系,甚至每一个州内的不同学区有时都会有不同的教学体系。因此,美国各所学校的发展差异很大,有些学校的教育资源非常匮乏,有些学校则非常富有,州与州之间的教育差异很大。
过去,美国并没有特别关注比较教育以及国际教育政策的制定。换言之,美国主要关注本国的教育发展。现在,美国比较关注芬兰的教育。芬兰的教育系统旨在培养学生的技能,与亚洲地区的教育大不相同,这引起了美国学者的极大关注。总体来说,《教育2030行动框架》并不只是针对少数专

上一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民教育指导委员会主席丹克特·维德勒:迈向教育2030:全球合作与中国参与
下一篇: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驻华大使万迪·布达萨冯:教育交流深化中老全面战略合作

分享到: 收藏
本亚伦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教育监测报告总监

本亚伦(Aaron Benavot),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教育监测报告总监,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教育学院教授,从事国际教育政策、比较教育研究,研究领域主要涉及基础教育的发展、正式课程政策的共性、中等教育多元化、课程实施的学校差异等

采访:

编辑:朱婷婷

采访地点:

什么是真正的创新教育 什么是真正的创新教育
哥伦比亚共和国教育部部长希纳·玛利亚·帕罗迪:教育是国家和民族最重要的事业
哥伦比亚共和国位于南美洲西北部,是南美洲第二人口大国,拉丁美洲第三大经济体。以哥伦比...[详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教育监测报告总监本亚伦:全民教育之新视角
本亚伦(Aaron Benavot),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教育监测报告总监,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奥尔...[详细]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副主任车伟民:以服务的专业化与规范化促进中国留学事业发展
2016年4月25日,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信息发布会在京举行。会后,本刊对留学服务中心副主任车...[详细]
充分发挥纽带和平台作用 深入推进中国—东盟教育交流合作
2016年是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和教育交流年。25年来,中国和东盟各领域友好交流和...[详细]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主任孙建明:提升服务水平 成就精彩留学
2014年3月15日至30日,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在北京、重庆、郑州、上海、南京、武汉、广州7个...[详细]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驻华大使万迪·布达萨冯:教育交流深化中老全面战略合作
2016年是中老建交55周年,首名女性老挝驻华大使万迪·布达萨冯履新,并于2016年2月29日在人...[详细]
从德国走出PISA震惊看基础教育改革
随着各国对教育质量的关注,经合组织(OECD)实施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受到了越来越...[详细]
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力:中国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如何率先向应用型转变
2014年6月,国务院颁布《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专门就“引导普通本科高等学校...[详细]
美国联邦教育部长约翰·金:《每一个学生成功法》的实施进展和难点
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5年12月10日签署了《每一个学生成功法》(Every Student Succeeds A...[详细]
面向教育2030的教育信息化发展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教育信息化正在推动全球范围内教育理念、教育方法、学习环境和...[详细]

《高端访谈》是世界教育信息网重磅打造的人物访谈栏目,秉持世界教育信息杂志“全球视野、本土情怀”的办刊精神,以“对话中国、访谈世界”为栏目使命,内容以国内外教育家、育人者个人经历、成功之道为基础,深度分享他们的人生阅历、感悟以及对家国体制、教育治理的观察和洞见。 访谈坚持开放促改革、促发展、促创新的理念,对象覆盖教育各个领域,包括名校掌门、杏坛名师、政府高层、地方要员、使馆官员、行业高管、社会名流、学界精英等,坚持以图文并茂、刊网结合等形式呈现,突出内容的权威性、前瞻性和思想性,为中国教育国际化和教育现代化

edinfo@moe.edu.cn(编辑部)

world@moe.edu.cn(网络部)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世界教育信息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7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