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主管    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美国联邦教育部长约翰·金:《每一个学生成功法》的实施进展和难点

发布时间:2016-11-03    来源:周岳峰/编译
导读
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5年12月10日签署了《每一个学生成功法》(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取代《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No Child Left Behind Act)。2016年3月正式出任美国联邦教育部长一职的约翰·金将领导美国联邦教育部在全美各州实施该法。约翰·金于2016年6月接受了美国《教育周刊》杂志艾丽森·克莱因(Alyson Klein)的采访。在采访中,约翰·金提到了联邦教育部实施《每一个学生成功法》遇到的诸多波折以及其他问题。
访谈要点
  一、推进教育公平是首要目标
 
  自担任教育部长第一天起,您就明确表示教育公平将成为自己推行的头号议题。您能否谈谈《每一个学生成功法》及推动该法实施的相关规定是如何推进这个目标的?
  约翰·金:《每一个学生成功法》是对《1965年初等和中等教育法》(Element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 Act of 1965)的再授权,而且人们必须在《1964年民权法》(the Civil Rights Act of 1964)和《1965年投票权法》(the Voting Rights Act of 1965)的背景之下来看待此法。奥巴马认为民权遗产是极为重要的,这也是奥巴马认为《每一个学生成功法》是一部好法律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于如何推动教育公平,其一,借助各州承诺,对所有学生执行各种高标准以确保所有学生毕业,为上大学和进入职场做好准备;其二,既确保各州具有有意义的灵活性,又确保通过明确的民权保护栏进行强有力的问责;其三,保持针对弱势学生的《初等和中等教育法》第一条款所规定的将各种资源用于需求最大的学生,并且帮助这些学生获得成功;其四,对学前教育的承诺以及对创新的承诺。
  
  二、总结性学校评分等级制度的清晰度较高、灵活性较大
 
  您呼吁各个州为各自学校设计出一项总结性的评分等级制度。但是,加利福尼亚州、肯塔基州等已打算制订容纳更加广泛指标的体系。有人担心一项总结性评分等级制度的局限性太大。请问,您为何呼吁设计一项总结性评分等级制度,它具有灵活性吗?
  约翰·金:各州在执行总结性评分等级制度的时候具有灵活性,可以采用一些州已经采用的从A到F的评分等级方法或者其他的方法。但是,我认为,家长、教育工作者和决策者清楚地知道哪些学校正在苦苦挣扎且需要最多的支持,以及哪些学校表现出色,有着真正的价值。来自美国许多地区的证据显示,总结性评分等级制度带来的清晰度对于引导教育资源配置、确保需要改进的学校获得帮助是有益的。
  总结性评分等级制度在更大程度上是辨认最需要帮助的学校和表现出色的学校的制度,其优点是清晰度较高,即清晰地辨认学校表现。
  这一总结性的评分等级可以是一个类别,不一定必须是数字或者字母。
  我们的目标是找出差异,即必须区分各个学校的不同表现。我们想知道哪些学校正在苦苦挣扎以及哪些学校表现出色,这样我们就能够将各种资源和支持引向那些正在苦苦挣扎的学校,而且向那些表现出色的学校学习。但是,只要达到最低门槛,各州就具有灵活性,也就是说,只要他们肯做此选择的话,就可以有更多的选择。
  联邦教育在有关学校质量和学生学习机会的指标上施加了一些限制性问题,如各州挑选该指标必须以某种方式与学生的学习成绩挂钩。这些与提高学生成绩之间有明确的联系吗?对于公民教育和艺术教育是否也有促进作用?
  约翰·金:这两者之间有明确的联系。这项要求的目标是帮助各州以长远眼光帮助学生获得成功,在与利益相关者接触的时候,各州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例如,研究表明,采集长期旷课的相关数据有助于精确地发现苦苦挣扎的学校,而研究平均每日出勤率则不会精确地找到类似学校。
  至于公民教育和艺术教育,我们知道,在社会研究和理科方面有着坚实基础的学生表现更加出色,同时,接触艺术教育可以帮助学生取得学业进步,也有一些学校参与了“艺术转机”(Turnaround Arts)计划。
  您针对一贯表现不佳的各个学生亚群体所提出的各项要求,已经招致一些批评,包括教育信托基金(the Education Trust)在内的一些团体担心您提出的要求不够强有力,并且可能会允许各州把标准定得太低。对此,您怎么看?
  约翰·金:目前仍然处于监管审批过程的公众评议阶段,我鼓励在此问题上的各种反馈。《每一个学生成功法》明确规定学校必须专注于提升每一个亚群体的表现,这些规定明确提议每个州在确定目标方面具有灵活性。我们对可被用于界定一贯表现不佳学生亚群体的时限加以限制,这将有助于确保各州和各个学区能够有效地采取行动。
  
  三、坚持“补充不是取代”原则
 
  美国国会研究局(the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的报告称,奥巴马政府对该项法律里的“补充不是取代”(the supplement-not-supplant ,SNS)条款的解释找不到任何法定依据,对此您有何看法?在“补充不是取代”条款上,您将采取的下一个步骤是什么?
  约翰·金:我们已经详细讨论过这个问题,一个由教育工作者和倡导者所组成的委员会设法通过磋商,就《每一个学生成功法》的规定达成一致,而且在此期间已经做了某些调整。在敲定有关新提案的时候,联邦教育部会吸收反馈意见。《每一个学生成功法》起草者之一、田纳西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拉马尔·亚历山大(Lamar Alexander)以及其他人将此举看作是危险的过度扩张。
  我们将继续奉行“补充不是取代”原则,即资金必须是补充的,而且我们在各学区的各学校之间所看到的不平等现象与“补充不是取代”的历史背景是不一致的。我们今天仍然会看到某些富裕家庭学生的教育开销比低收入家庭学生的教育开销多25%~30%,你无法将此与“补充而不是取代”这类措辞相调和。
  此外,包括康涅狄格州的克里斯·墨菲(Chris Murphy)和马萨诸塞州的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在内的一些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已经对于联邦教育部所采取的做法表示了支持。
  您是否担心当您离任的时候,各州将会在法庭上对您的规定提出挑战?那是否会让您感到焦虑?
  约翰·金:让我彻夜难眠的是各个学校之间存在的不公平现象、服务于富人家庭孩子的学校获得的资源多于服务于低收入家庭孩子的学校,这意味着部分学生有机会接触到大学辅导员、大学先修课程、高效的教师,而其他学生则没有机会。这些资源不公平让我深感焦虑。
  《每一个学生成功法》对联邦教育部长施加了一些限制。您认为自己剩下的最重要的杠杆是什么,是规定、民权执法,还是“天字第一号讲坛”(意指白宫)?
  约翰·金:我认为是将所有的这些结合在一起,同时,《每一个学生成功法》具有成为一个巨大杠杆的潜力。为了达到目标,我们需要强有力的规定,需要为各个州提供技术援助和指导,尤其是在满足寄养学生、无家可归学生、特殊教育学生等学生亚群体的需求上。
  至于“天字第一号讲坛”,有关学校的多元化正在全美范围内进行着一场对话。奥巴马政府已经提出一项名为“团结起来更强大”(Stronger Together)的计划,耗资1.2亿美元用以促进学校的整合。我们正在唤起人们对学校多元化的优点的注意,并且研究如何通过公平援助中心和i3计划(the i3 program)支持各个州和学区为提高学校社会经济一体化所做出的各项自愿性努力。
  
  四、提升教师职业的吸引力
 
  师资匮乏的问题是否让您感到担心?对此,您将会采取哪些措施?
  约翰·金:师资匮乏背后的原因是各不相同的,例如一些州没有给教师支付具有竞争性的薪酬,如果这些州想吸引教育工作者,就需要提高教师工资。而且,在特殊学科领域也存在师资匮乏的问题,包括能够与英语学习者合作的教育工作者和STEM学科教育工作者。
  奥巴马总统为了提升教师职业地位并留住教育工作者,推出了“世界上最棒的工作”(Best Job in the World)倡议。
  联邦教育部已经开始在教师多元化方面做出努力,力求留住教师。各个学区能够就获得的支持做出能够产生影响的决定。
  
  五、各界要加强对话和合作
 
  除了《每一个学生成功法》之外,还有未公开谈过的您正在全力去做的事情吗?
  约翰·金:联邦教育部正在着手制定寄养青年和无家可归孩子的指南。我希望各州留意规定里的各项要求,让家长、教育工作者、民权组织等不同的利益相关者意识到参与的重要性,毕竟他们以前并不总是参与州一级政策对话。我希望各州尽力与为无家可归社群、寄养青年和英语学习者争取权益的倡导者接触。令我受到鼓舞的是许多州正在进行全州范围的对话,以设法获得多样化的投入。
 

上一篇:面向教育2030的教育信息化发展
下一篇:确保数据统计的准确性和科学性助力教育2030目标的实现

分享到: 收藏


美国联邦教育部长约翰·金简介
  2016年3月14日,美国联邦参议院以49票支持、40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约翰·金(John B. King, Jr.)联邦教育部长的提名,约翰·金由此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非洲裔联邦教育部长。奥巴马在约翰·金的提名获得联邦参议院确认之后表示,约翰·金将“继续带领我们为所有孩子提供高质量的学前教育、为孩子上大学和进入职场打下更好的基础、让大学更加可负担,并且保护美国人不再背负沉重的学贷。”
  
  1975年出生于美国纽约市布鲁克林的约翰·金,其父母均是教育工作者,他很早便投身于教育实践,拥有哈佛大学艺术学士学位、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硕士学位、耶鲁大学法学博士学位以及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博士学位。自2015年12月阿恩·邓肯离任之后,约翰·金便开始担任联邦临时教育部长一职。在此之前,约翰·金从2011年1月起担任纽约州教育厅厅长,成为全美最年轻的州级教育主管之一,他曾担任纽约州教育厅首席执行官和纽约州立大学系统校长,负责监管纽约州中小学,公立、独立、特殊高校,图书馆,博物馆,以及众多其他教育机构。

采访:

编辑:

采访地点:

什么是真正的创新教育 什么是真正的创新教育
哥伦比亚共和国教育部部长希纳·玛利亚·帕罗迪:教育是国家和民族最重要的事业
哥伦比亚共和国位于南美洲西北部,是南美洲第二人口大国,拉丁美洲第三大经济体。以哥伦比...[详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教育监测报告总监本亚伦:全民教育之新视角
本亚伦(Aaron Benavot),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教育监测报告总监,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奥尔...[详细]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副主任车伟民:以服务的专业化与规范化促进中国留学事业发展
2016年4月25日,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信息发布会在京举行。会后,本刊对留学服务中心副主任车...[详细]
充分发挥纽带和平台作用 深入推进中国—东盟教育交流合作
2016年是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和教育交流年。25年来,中国和东盟各领域友好交流和...[详细]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主任孙建明:提升服务水平 成就精彩留学
2014年3月15日至30日,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在北京、重庆、郑州、上海、南京、武汉、广州7个...[详细]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驻华大使万迪·布达萨冯:教育交流深化中老全面战略合作
2016年是中老建交55周年,首名女性老挝驻华大使万迪·布达萨冯履新,并于2016年2月29日在人...[详细]
从德国走出PISA震惊看基础教育改革
随着各国对教育质量的关注,经合组织(OECD)实施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受到了越来越...[详细]
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力:中国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如何率先向应用型转变
2014年6月,国务院颁布《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专门就“引导普通本科高等学校...[详细]
美国联邦教育部长约翰·金:《每一个学生成功法》的实施进展和难点
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5年12月10日签署了《每一个学生成功法》(Every Student Succeeds A...[详细]
面向教育2030的教育信息化发展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教育信息化正在推动全球范围内教育理念、教育方法、学习环境和...[详细]

《高端访谈》是世界教育信息网重磅打造的人物访谈栏目,秉持世界教育信息杂志“全球视野、本土情怀”的办刊精神,以“对话中国、访谈世界”为栏目使命,内容以国内外教育家、育人者个人经历、成功之道为基础,深度分享他们的人生阅历、感悟以及对家国体制、教育治理的观察和洞见。 访谈坚持开放促改革、促发展、促创新的理念,对象覆盖教育各个领域,包括名校掌门、杏坛名师、政府高层、地方要员、使馆官员、行业高管、社会名流、学界精英等,坚持以图文并茂、刊网结合等形式呈现,突出内容的权威性、前瞻性和思想性,为中国教育国际化和教育现代化

edinfo@moe.edu.cn(编辑部)

world@moe.edu.cn(网络部)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世界教育信息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7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