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主管    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以加入《华盛顿协议》为契机 开启中国高等教育新征程
——访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主任吴岩

发布时间:2017-02-22    来源:《世界教育信息》2017年第1期
导读
编者按:2016年6月,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国际工程联盟大会上,《华盛顿协议》组织全票通过中国的转正申请。至此,我国成为《华盛顿协议》第18个正式成员。这是我国高等教育发展进程中一个重要里程碑,标志着我国工程教育质量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可,我国高等教育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大大提升。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主任吴岩教授作为我国申请加入《华盛顿协议》工作的主要参与者,经历了我国加入《华盛顿协议》的全过程。为此,本刊就我国加入《华盛顿协议》及中国工程教育改革发展等问题对吴岩主任进行了专访。
访谈要点
  
  一、中国为加入《华盛顿协议》付出了十年的艰辛,得到了国际认可
  《世界教育信息》:尊敬的吴岩主任,您好!非常高兴您能接受我刊的专访。2016年6月,我国正式加入了《华盛顿协议》,这是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作为我国加入《华盛顿协议》工作的亲历者,您能否介绍一下相关的过程?
  吴岩:2016年6月,国际工程联盟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大会,全票通过了我国的转正申请,接纳我国成为《华盛顿协议》正式成员。这标志着我国加入《华盛顿协议》工作圆满完成,十年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如果把加入《华盛顿协议》看作一场战役的话,可以说,我们取得了一个辉煌的胜利。这个胜利难能可贵,一是因为加入《华盛顿协议》的过程很艰难,我们付出了太多的努力,克服了无数的困难;二是加入《华盛顿协议》的意义重大,对我国工程教育乃至高等教育的发展,将起到巨大的促进作用。
  为加入《华盛顿协议》,我们准备了十年。2005年,18个部委及行业组织联合成立了全国工程师制度改革协调小组,启动我国工程师制度改革工作。协调小组下设工程教育认证工作组,由教育部牵头,负责研究和推动工程教育认证工作,明确提出了加入《华盛顿协议》的工作目标。2006年,教育部启动工程教育认证工作,在机械、电气、计算机、化工4个专业开展试点。随后几年,教育部与相关单位密切合作,加强对《华盛顿协议》相关情况的研究,积极同协议各成员组织沟通交流,明确了《华盛顿协议》相关要求以及其他组织的基本做法,推动我国在认证标准、管理制度、认证机构方面的建设,为申请加入《华盛顿协议》做准备。到2012年,我国的认证制度初步形成,基本达到了“国际实质等效”的要求,正式向国际工程联盟提出申请。2013年,在国际工程联盟大会上,我们的申请获得通过,我国成为临时成员。总的来看,成为临时成员的过程相对顺利,真正艰巨的考验来自转正阶段。
  2014年初,我国正式提交了转正申请。按照《华盛顿协议》规则,临时成员转正必须获得全体成员的一致同意,不能有反对票。当时,《华盛顿协议》正式成员有15个,后来增加到17个,要获得所有成员的一致同意,除了做好认证本身的技术工作之外,非技术的政治和外交因素也对转正工作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经过认真研究,我们制定了详尽的工作计划,从技术和非技术两个方面开展工作。在技术方面,重点是健全认证体系,提高工作质量,这是转正的基础。按照要求,《华盛顿协议》组织派出3位专家对申请转正的临时成员进行全面的考察,重点考察认证体系、认证程序和认证结果是否符合国际实质等效的要求。针对考察内容,我们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系统梳理已开展的工作,弥补缺陷,改进不足,实现了技术工作无瑕疵的目标。从2014年10月到2016年3月,《华盛顿协议》组织先后4次派专家对我国进行现场考察:考察了认证机构,观摩了4所高校8个专业的认证现场,参加了2次认证结论审议会,并与众多认证专家进行了沟通交流。经过考察,专家组对我国的认证体系和认证工作质量给予了高度评价,在考察报告中明确提出我国的认证体系具有国际实质等效性,建议《华盛顿协议》全会同意我国的转正申请。出色的技术工作为顺利转正奠定了基础,非技术因素就成为影响转正的决定因素。非技术因素更加复杂,如外交关系、经济摩擦、就业市场保护及对我国工程教育规模的疑虑等,都有可能影响我国转正。针对不同成员的不同心态,教育部与中国科协密切配合,采取各种方式,积极与《华盛顿协议》正式成员沟通交流,做细致的工作,寻求各方面的理解与支持,保证了我国转正工作的顺利完成。在加入《华盛顿协议》的整个过程中,中央领导及教育部、中国科协、人社部、中国工程院等单位的领导给予了极大的关心和支持。多个部门的同志通力合作,高质量地完成了各项工作。我作为参与具体工作的一份子,工作中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和帮助,也向他们表示感谢。
 
  二、加入《华盛顿协议》对我国深化工程教育改革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世界教育信息》:通过您的介绍,我们了解了中国加入《华盛顿协议》的艰辛过程。加入《华盛顿协议》对我国工程教育发展意味着什么呢?
  吴岩:加入《华盛顿协议》对我国的工程教育发展有着重大的意义,将会对工程教育改革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华盛顿协议》是当今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工程教育学位互认协议,1989年成立至今,该协议的成员已经从最初6个英语国家,发展到18个正式成员,遍及五大洲,涵盖了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工业发达国家。《华盛顿协议》的宗旨是通过多边认可工程教育认证结果,实现工程学位互认,促进工程技术人员国际流动。正式加入《华盛顿协议》标志着我国工程教育质量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经过认证专业的人才培养质量达到了国际标准。具体来说,加入《华盛顿协议》,标志着中国工程教育实现了“六个一”:一个里程碑——加入《华盛顿协议》,标志着中国从国际工程教育发展潮流的跟随者向比肩而行的同行者转变;一张通行证——加入《华盛顿协议》,实现了学位互认,中国工科毕业生有了走向世界的通行证;一套新标准——加入《华盛顿协议》,表明具有中国特色的工程教育质量标准得到世界认可,与国际标准实质等效;一张入场券——加入《华盛顿协议》,为中国工程师获得国际职业资格、实现跨国流动提供了一张入场券;一个新声音——加入《华盛顿协议》,让中国声音走上国际标准和规则制定的大舞台;一次新跨越——加入《华盛顿协议》,实现了中国从高等教育大国向高等教育强国迈进的一次新跨越。总之,加入《华盛顿协议》将成为我国工程教育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标志,标志着我国工程教育发展实现历史性跨越。
 
  《世界教育信息》:加入《华盛顿协议》对于建立和完善我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制度又有哪些启示?
  吴岩:加入《华盛顿协议》工作带给我们最大的启示是,建设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必须掌握先进的理念、确立先进的标准、形成先进的文化,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方向走得对、速度走得快、路子走得远。我国已经是名副其实的高等教育大国。2015年,我国各类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达到3647万人,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0%,超过世界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工程教育在校生占到高等教育在校生总规模的1/3。为了保障和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我们正在努力建设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高等教育质量保障制度。在质量保证体系建设过程中,我们充分借鉴国际先进理念,结合中国实际,坚持以学生为中心、结果导向和持续改进的理念,制定了明确的质量标准,开发了许多科学的评估方法,不但很好地指导了国内的工作实践,而且在国际上产生了很好的反响。
  我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制度的基本特征是“一个平台,两大支柱,三项保障”。一个平台是指建立高等教育质量监测国家数据平台,运用“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实现用“用数据和事实说话”的国家、地方、学校三级相互衔接、相互促进的高等教育质量常态监测数据平台。两大支柱指院校评估和专业认证,其中工程专业认证的影响最大,针对其他专业的认证也已经逐步开展。三项保障是指质量保障的内驱力、外推力以及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内驱力是指强化高校保障质量的主体意识,推动高校健全内部质量保障体系;外推力是指按照“管办评分离”的要求,建立外部质量保障制度,通过专业化的机构实施外部评价,督促高校提高质量;影响力是指主动吸收借鉴国际先进理念和成功经验,完善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积极参与国际合作,提高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
  近年来,众多国际顶尖大学的校长、高水平专家参加我国大学的审核评估,对评估标准、评估程序和评估的组织工作给予充分肯定。去年,受俄罗斯国家级评估认证权威机构——俄罗斯国家公共认证中心正式邀请,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走出国门,首次用中国标准、中国专家、中国模式对波罗的海联邦大学、下诺夫哥罗德国立大学开展了联合认证和国际认证。今年,欧盟教育、视听教学和文化执行署又主动邀请评估中心合作开展欧盟“伊拉斯谟+”(Erasmus+)重大质量保障合作项目,中国将参与欧盟、中国和俄罗斯三方联合专业认证及认证结果互认。这些都说明我国的质量保障体系已经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在融入世界的过程中开始影响世界。我们希望通过参与国际合作,尽快掌握国际教育质量标准的话语权,尽快成为国际教育评估规则的重要制定者,尽快培养和锻炼一大批具有国际视野、熟悉国际标准规则、理念先进、技术娴熟的“顶天立地”的专家,从而赢得教育发展的主动权。
 
  三、我国工程教育改革要支撑与服务国家重大发展战略
 
  《世界教育信息》:今年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国家已经全面实施《中国制造2025》、“一带一路”倡议等,您认为工程教育能否适应国家改革发展需要,工程教育未来发展的重点是什么?
  吴岩:《中国制造2025》的发布,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的部署实施,为我国制造业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历史机遇。面对当今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工程教育作为工业发展人才培养的主渠道,怎样抓住机遇,培养经济社会发展亟需的工程科技人才,更好地服务产业的转型升级,既是高等院校迫切需要寻找的答案,也是工业界最关心的问题。
  从宏观上看,工程教育要以提高质量为核心,通过优化学科专业结构和人才类型结构、深化创新创业教育改革、完善协同育人机制、健全质量保障体系等重点举措,努力建设具有世界先进水平、中国特色的现代工程教育体系,促进我国从工程教育大国走向工程教育强国,支撑和服务国家经济发展和重大战略的实施。第一,优化工程教育领域学科专业结构,优化增量,调整存量,引导高校围绕国家战略,积极设置战略性新兴产业、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改善领域亟需的学科专业,根据社会需求和学科交叉融合的发展趋势,拓展传统学科专业的内涵,改造传统学科专业。第二,优化工程教育领域人才类型结构,引导高校分类发展,加强高层次拔尖创新人才和应用型人才培养。第三,深化工程教育领域创新创业教育改革,按照《关于深化高等学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实施意见》的精神,深化工程教育领域的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第四,完善工程教育领域协同育人机制,推动高校与行业企业协同育人,把社会优质资源转化为育人资源,实现工程人才培养与行业企业紧密结合,加强工程实践。第五,建立健全工程教育质量保障体系。
  具体来看,我们必须以课堂教学和实践教学为重点,打通改革的“最后一公里”,保证改革措施真正落地,让学生真正受益。提高课堂教学质量,关键在教师。从我们近年来评估工作的实践看,课堂教学也是我国一流大学和世界一流大学差距最大的地方。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副校长辛蒂·范(Cindy Fan)在参加完我国大学的评估后,提出了课堂教学有“五重境界说”,即第一阶段是沉默(Silence),学生对于教师讲课和提问没有任何反应,也从不动笔记笔记;第二阶段是回答(Answer),学生在课堂上只是简单地回答“Yes”或者“No”;第三阶段是互动交流(Dialogue),学生和教师积极互动交流;第四阶段是提问质疑(Critical),学生不仅与教师互动,还可以质疑教科书和教师讲授的观点;第五阶段是辩论(Debate),学生与教师对问题的不同观点进行争论。辛蒂·范教授反复强调,美国一流大学课堂教学非常活跃,学生自觉、积极地记笔记,师生互动很热烈,课堂教学是一来一往的“双声道”,而反观中国大学的课堂教学显得比较沉闷陈旧,很多情况下课堂教学是教师“单声道”讲授,学生不记笔记、不爱回答问题。在评估工作中,我们希望强化教师责任,推动教师提高教学技能,帮助教师掌握更加科学的教学方法,切实提高课堂教学质量,促进更多的课堂成为“质疑”和“辩论”的课堂。另外,在实践教学中要提高工程教育实践教学水平,其关键是要建立产学协同的实践教育体制,真正解决工科学生实习实践的问题,这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
  工程教育肩负着为国家经济建设培养工程科技人才的艰巨任务,随着“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制造2025》等重大战略的全面实施,工程教育必须不断提高质量,适应和支撑国家重大战略。加入《华盛顿协议》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发展机遇,我们要在参与国际合作中不断完善工程教育质量保障体系,推动我国早日成为工程教育强国。
  郭伟 张勇 解其云 赵自强/采访、整理

上一篇:充分发挥纽带和平台作用 深入推进中国—东盟教育交流合作
下一篇:教育智库的成长:长江教育研究院十年探索之路

分享到: 收藏

采访:

编辑:

采访地点:

什么是真正的创新教育 什么是真正的创新教育
哥伦比亚共和国教育部部长希纳·玛利亚·帕罗迪:教育是国家和民族最重要的事业
哥伦比亚共和国位于南美洲西北部,是南美洲第二人口大国,拉丁美洲第三大经济体。以哥伦比...[详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教育监测报告总监本亚伦:全民教育之新视角
本亚伦(Aaron Benavot),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教育监测报告总监,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奥尔...[详细]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副主任车伟民:以服务的专业化与规范化促进中国留学事业发展
2016年4月25日,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信息发布会在京举行。会后,本刊对留学服务中心副主任车...[详细]
充分发挥纽带和平台作用 深入推进中国—东盟教育交流合作
2016年是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和教育交流年。25年来,中国和东盟各领域友好交流和...[详细]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主任孙建明:提升服务水平 成就精彩留学
2014年3月15日至30日,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在北京、重庆、郑州、上海、南京、武汉、广州7个...[详细]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驻华大使万迪·布达萨冯:教育交流深化中老全面战略合作
2016年是中老建交55周年,首名女性老挝驻华大使万迪·布达萨冯履新,并于2016年2月29日在人...[详细]
从德国走出PISA震惊看基础教育改革
随着各国对教育质量的关注,经合组织(OECD)实施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受到了越来越...[详细]
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力:中国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如何率先向应用型转变
2014年6月,国务院颁布《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专门就“引导普通本科高等学校...[详细]
美国联邦教育部长约翰·金:《每一个学生成功法》的实施进展和难点
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5年12月10日签署了《每一个学生成功法》(Every Student Succeeds A...[详细]
“让我们学习”活动助力南非扫盲教育
《世界教育信息》:请您为我们简要介绍南非的扫盲教育发展现状。南非在发展扫盲教育的过程...[详细]

《高端访谈》是世界教育信息网重磅打造的人物访谈栏目,秉持世界教育信息杂志“全球视野、本土情怀”的办刊精神,以“对话中国、访谈世界”为栏目使命,内容以国内外教育家、育人者个人经历、成功之道为基础,深度分享他们的人生阅历、感悟以及对家国体制、教育治理的观察和洞见。 访谈坚持开放促改革、促发展、促创新的理念,对象覆盖教育各个领域,包括名校掌门、杏坛名师、政府高层、地方要员、使馆官员、行业高管、社会名流、学界精英等,坚持以图文并茂、刊网结合等形式呈现,突出内容的权威性、前瞻性和思想性,为中国教育国际化和教育现代化

edinfo@moe.edu.cn(编辑部)

world@moe.edu.cn(网络部)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世界教育信息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7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