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甘地和平与可持续发展教育研究所所长阿南沙•库马尔•杜莱亚帕

发布时间:2018-01-24    来源:《世界教育信息》2017年第20期
导读
甘地和平与可持续发展教育研究所认为,要将和平与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培养融入数学、科学、人文学科等常规学科中;技术不止是一种工具,它还是一种新型的教学法。
访谈要点
  甘地和平与可持续发展教育研究所(The Mahatma Gandhi Institute of Education for Peace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MGIEP)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亚太地区建立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一类教育研究机构。该研究所的核心任务是使教育成为和平与可持续发展社会的基石。该研究所认为,要将和平与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培养融入数学、科学、人文学科等常规学科中;技术不止是一种工具,它还是一种新型的教学法。在2017年5月11-12日于韩国首尔召开“2017年教育信息化亚太地区部长论坛”期间,MGIEP的所长阿南沙•库马尔•杜莱亚帕(Anantha Kumar Duraiappah)接受了我刊采访。杜莱亚帕博士是一名发展环境学家,在可持续发展经济学研究领域发表诸多论文并出版多本著作。他是人类发展与能力协会(Human Development and Capability Association)的创始成员之一,是世界艺术与科学学会(World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成员,是在2012年“里约+20”峰会上发布的《包容性财富报告》(Inclusive Wealth Report)的报告主管(report director)。在采访中,杜莱亚帕博士介绍了信息与通信技术(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ICT)对未来教育的影响、研究所所获成就和未来计划。他表示,ICT将在促进和平与可持续发展教育方面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但与此同时,它也面临着挑战。此外,杜莱亚帕博士还表达了希望与中国伙伴合作开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平与可持续发展项目的强烈意愿,并欢迎来自中国的有潜力的志同道合的组织发来相关合作邀请。


  一、教育技术:从工具转化为教学法
 
  《世界教育信息》:由MGIEP主办的2017年人类教育改革大会将于2017年12月16日至18日在印度的维沙卡帕特南举行,请您分享一下举办此次会议的初衷和期望?
  
  阿南沙·库马尔·杜莱亚帕:如今,许多教育信息化会议将销售产品作为其主要目的,而我们想做的就是把教育信息化的概念从一种传播知识的工具转化成一种实际教学法。
  事实上,一些关于神经科学的研究表明,ICT的使用会在人的大脑中创造一种新的神经网络。以数字游戏为例,当你在游戏中表现良好时,身体内部的多巴胺就会被释放出来。这种释放是巨大的,它能让人兴奋,使人受到鼓舞继续向前。这就是我们专注于数字教学法,并在地区层面,甚至全球层面上提供相关平台的原因。在这个平台上,企业可以从事与数字教学法相关的工作,政策制定者、教师、学生可以进行交流、相互学习。
  
  《世界教育信息》:在您的论坛上,除了教育工作者、信息技术行业人员,还有哪些人会参会?
  
  阿南沙·库马尔·杜莱亚帕:我们邀请了未来学家参会。我们都认为自己是未来主义者,我们已经在思考辅助教师教学的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技术,我们也已经在想象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VR)或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AR)的教学。当我们探索ICT时,我们实际上正在寻找如何使未来教育得到真正发展的一种方法,如大脑通过完全不同的方式学习、以学习者为中心的学习、学习者驱动的学习、学习者自适应的学习等。事实上,现在有些人甚至已经不使用“pedagogy”一词来表示教学法的概念,他们使用“heutagogy”一词来表示一种学习者驱动的学习。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ICT的出现和应用有助于相关概念的准确表达。
 
  《世界教育信息》:您认为技术该如何为教育服务?
  阿南沙·库马尔·杜莱亚帕:我们的重点关注领域之一是如何开发一种新的教学法,以促使人们进行正念(mindfulness)、同理心、同情心的练习,并且这些练习应当被作为课程的一部分,以有效地培养人们的社会能力。人们需要在学习的过程中进行不断的互动,因此不可能仅仅依靠被动地阅读书本知识来开展教育活动。随着ICT、机器学习时代的来临以及分析学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出现,我们可以让学习者进行互动并体验沉浸式的学习场景。一方面,ICT的应用可以提供一个无压力的学习环境。在这种学习环境下,与学生时常因犯错而倍感压力的传统课堂不同的是,我们不强调绝对正确,我们允许人们犯错,我们致力于打造一个自由开放、相互理解、相互成长的学习空间。但另一方面,ICT在教育领域中的应用也可能带来一定的风险,如沉迷网络游戏等。
  因此,我们需要对此高度注意,并且确保教育心理学家、神经科学家、教育工作者共同参与到创建这种数字教学法的相关工作中来。例如,在视频游戏的开发过程中,我们应当与教育心理学家、教育工作者、课程设计者进行沟通,以确保学习效果。评估显示,游戏是有趣并且不会产生压力的,因此教师不要以预想中的固定模式来提问题,而是应允许学生参与游戏,引导他们在游戏中做出反应、发现、学习、分析,教师则可以根据学生的具体表现来衡量其学习效果。同时,我们还可以通过教育技术来观察学生的观点和行为的变化。例如,当学生关注目前在许多国家都具有的充满争议且敏感的移民问题时——首先,我们可以使用一个基于评估的游戏方法,对学生就特定话题所掌握的知识和看法进行评估;然后,我们进行干预,干预的方式可以是借助视频建立数字对话,并把讲述故事作为体验的一部分;最后,我们通过让他们玩另外一个基于评估的游戏来衡量其学习效果。
 
  二、教师角色:从传统走向未来
  
  《世界教育信息》:与传统教师的能力相比,您如何界定未来教师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帮助教师获得所需的能力?
  阿南沙·库马尔·杜莱亚帕:为顺应时代的发展,教师必须做出改变。他们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教师,不再只是知识的守护者。他们应该更多地被认为是一个教学的协调者、支持者、指导者,他们应该是一个用科学有效的教学方法使年轻人将知识转化为智慧的人。获取信息在过去非常困难,但现在,我们每一天都面对着海量的信息资源,而且它每一天都在不断增长。在如此庞大的信息库面前,我们所面临的一个新兴挑战是如何对信息进行有效地筛选,如何确保信息的真实性,如何以最有效的方式使用信息。因此,教师应该具备帮助学生在信息时代下更好地进行思考、学习、成长的教学能力。
  我认为教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会变得更为平等。例如,在过去,当学生去上课时,教师已经提前设计好了所教的课程,预估了学习成果,并制定了相关的评估方法。教师在课堂上按部就班地传授知识并期望学生能够掌握它。而在新的教学方式中,课程是由教师和学生共同“创造”的:他们一起探索他们所需要掌握的知识,他们在学习过程中共同确定学习目标。因此,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当一个学期结束时,课程大纲才真正形成。
  我们需要重新设计教师培训和教师教育机构。教学不应该被视为一个“沉重”的职业。在这里,我不使用“卓越”这个词来形容教师——因为我认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卓越的——我想用“鼓舞人心”一词。这就是教师的新未来,或者说是指导者的未来。
  
  三、工作方向:巩固成果,不忘初衷
 
  《世界教育信息》:研究所自成立以来已经有5个年头,在您看来,研究所在过去5年里所都取得了哪些成就?
  阿南沙·库马尔·杜莱亚帕:我们的研究所于2012年成立,但我们真正开展相关的活动是在2014年。我认为研究所最大的成就主要有以下三点。
  第一,动员年轻人的力量。我们有一个名为“可持续发展与和平网络青年教育”(Youth for Education in Sustainability & Peace Network,YESPeace)的项目。在该项目的良好实施下,我们已经能够凝聚大多数年轻人的力量,了解他们对“教育转型”“使教育可视化”等话题的看法。当前的印度政府正在推行教育改革,因此,我们首先对年轻人进行了一项以在线和面对面小组讨论为形式的大型调查。相当数量的年轻人参与其中,并表达了各自的关注点和想法。随后,在这份调查的基础上,我们提出了一些建议,并撰写了一份白皮书,并提交给相关部门,支持政府的教育改革。
  第二,组织专家与青年参与教育对话。该活动被称作“TAGe”。在对话中,我们让年轻人和高级政策制定者、学者、专家等打破阶层,围绕预先选定的主题进行非正式的讨论。在讨论过程中,所有参与者都是平等的。因此这一讨论环境也是十分开放、包容、透明的。
  第三,开发视频游戏。让我感到非常自豪的是,我们已经开发了一个名为“世界救援”(World Rescue)的视频游戏,以促进了解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SDGs)。在该视频游戏发行的第一周,它在苹果商店和谷歌商店的下载量就达到1万次。这一游戏非常有趣,孩子们都很乐意参与其中。现在有学校提出,要在课程当中应用这一视频游戏。
  
  《世界教育信息》:未来5年,您有何计划或策略来促进研究所的发展?
  阿南沙·库马尔·杜莱亚帕:未来5年,我们将专注于产品的开发,并分阶段推出产品。
  首先,在初期的2~3年中,我们将在一些特定的学校和国家进行数字教学干预措施的试点工作。我们产品的使用者为从小学到高等教育阶段的所有学生,甚至会涉及平均年龄在35~40岁的后高等教育群体。
  其次,在进行试点之后的第二阶段,我们将对那些获得成功的产品进行推广。
  最后,我们希望通过政策决议将这些成功的产品纳入主流,并建立可行的价值链,以促进我们研究所的不断发展和教育事业的不断进步。这就是我们在未来5年内将要做的事情。
 
  《世界教育信息》:您如何评价和平与可持续发展教育?
  阿南沙·库马尔·杜莱亚帕:我们采取非常不同的方法,而且MGIEP在这方面也是非常独特的。我们决定不去致力于研究和平与可持续发展,即简单地告诉人们可持续发展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以及他们应该如何做。我们重点关注4个领域——批判性探究能力、正念、同理心和同情心。
  培养批判性探究能力意味着教一个年轻人如何提问。例如,如果有人使用“可持续发展”这个词,那么这个年轻人就会开始提问这个词的意思,然后我们就可以解释“可持续发展”一词的意思是在满足当代人的需要,又不对后代人满足其需要的能力构成危害的发展。随后,年轻人可能会开始质疑这个定义,他会先把它分解开来,然后用更独特的方式来重建它。如果他们对此感到满意,那么他们就会进行下一步的活动。
  我们有一个关于正念、同理心和同情心的独特的组合课程。正念课程旨在培养年轻人了解自身情绪的能力。当你生气时,你可以尝试着去了解你为什么生气,然后意识到你的情绪。你可以生气,但是你需要了解并意识到它。同样地,如果你感到伤心或快乐时,你也需要审视自己的情绪。同理心课程旨在了解他人的痛苦。同理心与同情心不同——同理心是将自己放在他人的角度,试图了解他人为什么感到生气或者悲伤;但同情心是来自于你对自我的了解,对他人的了解以及我们如何共同合作,这会促使我们采取行动。需要注意的是,单单了解自身没有意义,而了解“其他”但什么都不做也是没有意义的。因此,同情心就是基于这些情绪采取行动。以上这些就是我们所重点关注和学习的4个领域,它们涉及到我们所有的项目。
 
  四、未来发展:多方合作,共同进步
 
  《世界教育信息》:您认为国际组织应如何与私营部门合作?
  阿南沙·库马尔·杜莱亚帕:在教育方面,我们与谷歌、微软等知名企业合作。例如,微软在印度建立了1万多所学校,谷歌也有类似的项目。我们需要与他们合作,一方面是因为他们能为我们提供优质的教育资源;另一方面,我认为现在的企业也在寻求社会成果,并且它们自身也十分愿意为我们提供支持。事实上,许多企业正在创造一种价值链,以更有意义的方式提供学习,因此我们要与他们进行合作。话虽如此,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样的组织必须大量地参与其中以确保所开展的合作不被滥用——我们要确保这种合作是为了整个社会的利益而非一己私利;我们也应当铭记,我们所强调的最重要的事情一直都是为了孩子的利益,孩子才是我们最重要的服务对象。
  
  《世界教育信息》:您是否有与中国合作的计划?
  阿南沙·马库尔·杜莱亚帕:多年前,我曾以客座教授的身份在北京师范大学进行访学。但截至目前,我们还没有真正与中国合作过。我们有一名中国成员为未来的合作计划提供了一些建议,但我们并没有真正实施,不过我们希望在未来能够这样做。中国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计划和活动的坚定支持者,我们一定会共同努力,找到好的合作伙伴。事实上,我希望中国参与者能够参加我们于2017年12月16日至18日在印度举行的教育技术会议。期待看到这篇文章的中国朋友能够出席会议。
  
  注释:
  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研究所和中心分为两类。其中,一类机构由教科文组织大会正式批准建立,其理事机构或是由大会选举产生,或是全部(或部分)由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任命。一类机构执行教科文组织的规章制度,并由教科文组织人员领导,机构的总体规划和优先事项是教科文组织规划与预算的一部分。二类机构是由教科文组织赞助的研究所,在法律上是独立的实体,只与教科文组织具有协作关系。
  ②在教育领域中,“heutagogy”一词是由南十字大学(Southern Cross University)的斯图尔特·哈泽(Stewart Hase)和澳大利亚的克里斯·凯尼恩(Chris Kenyon)创造的术语,该术语所涉及到的是自主学习的相关研究。同时,这一术语是对“成人教育学”(andragogy)一词的扩展和重新解释,这两者在很多情况下可能会被误认为是相同的。

上一篇:中德学生学者交流与高校合作:成果与趋势
下一篇: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的政策与策略

分享到: 收藏
阿南沙•库马尔•杜莱亚帕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甘地和平与可持续发展教育研究所所长

采访:

编辑:

采访地点:

什么是真正的创新教育 什么是真正的创新教育
哥伦比亚共和国教育部部长希纳·玛利亚·帕罗迪:教育是国家和民族最重要的事业
哥伦比亚共和国位于南美洲西北部,是南美洲第二人口大国,拉丁美洲第三大经济体。以哥伦比...[详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教育监测报告总监本亚伦:全民教育之新视角
本亚伦(Aaron Benavot),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教育监测报告总监,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奥尔...[详细]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副主任车伟民:以服务的专业化与规范化促进中国留学事业发展
2016年4月25日,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信息发布会在京举行。会后,本刊对留学服务中心副主任车...[详细]
充分发挥纽带和平台作用 深入推进中国—东盟教育交流合作
2016年是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和教育交流年。25年来,中国和东盟各领域友好交流和...[详细]
从德国走出PISA震惊看基础教育改革
随着各国对教育质量的关注,经合组织(OECD)实施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受到了越来越...[详细]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主任孙建明:提升服务水平 成就精彩留学
2014年3月15日至30日,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在北京、重庆、郑州、上海、南京、武汉、广州7个...[详细]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驻华大使万迪·布达萨冯:教育交流深化中老全面战略合作
2016年是中老建交55周年,首名女性老挝驻华大使万迪·布达萨冯履新,并于2016年2月29日在人...[详细]
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力:中国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如何率先向应用型转变
2014年6月,国务院颁布《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专门就“引导普通本科高等学校...[详细]
美国联邦教育部长约翰·金:《每一个学生成功法》的实施进展和难点
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5年12月10日签署了《每一个学生成功法》(Every Student Succeeds A...[详细]
“让我们学习”活动助力南非扫盲教育
《世界教育信息》:请您为我们简要介绍南非的扫盲教育发展现状。南非在发展扫盲教育的过程...[详细]

《高端访谈》是世界教育信息网重磅打造的人物访谈栏目,秉持世界教育信息杂志“全球视野、本土情怀”的办刊精神,以“对话中国、访谈世界”为栏目使命,内容以国内外教育家、育人者个人经历、成功之道为基础,深度分享他们的人生阅历、感悟以及对家国体制、教育治理的观察和洞见。 访谈坚持开放促改革、促发展、促创新的理念,对象覆盖教育各个领域,包括名校掌门、杏坛名师、政府高层、地方要员、使馆官员、行业高管、社会名流、学界精英等,坚持以图文并茂、刊网结合等形式呈现,突出内容的权威性、前瞻性和思想性,为中国教育国际化和教育现代化

edinfo@moe.edu.cn(编辑部)

world@moe.edu.cn(网络部)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8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