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英国高校如何发展MOOCs与混合学习
——访英国利兹大学数字化学习中心主任尼尔•莫里斯教授(二)

发布时间:2016-12-15    来源:《世界教育信息》2016年第23期
导读
编者按:尼尔•莫里斯(Neil Morris),英国利兹大学(University of Leeds)教授、博士生导师,数字化学习中心主任,英国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MOOCs)平台FutureLearn利兹大学代表,欧洲MOOCs利益相关者峰会(European MOOCs Stakeholders Summit,EMOOCs)委员会成员。莫里斯教授是英国国家级教学研究员,获得过多项重要奖项,如2014国际MEDEA奖①。莫利斯教授近年主要致力于MOOCs与混合学习研究,著有多部著作和教材,如《MOOC学习指南》(Studying a MOOC: A Guide)、《联结的学习技能:使用技术支持学习》(Study Skills Connected: Using Technology to Support Your Studies)等。目前,莫里斯教授负责运营利兹大学MOOCs课程与开放教育资源,并参与利兹大学数字化学习相关政策决策工作。
访谈要点
  
  四、创造基于学分的高质量混合校园  
 
  《世界教育信息》:您曾提及MOOCs要为在校大学生拓展学习空间,而且利兹大学已经把数字化学习定义为学生学习的核心能力。利兹大学在这方面是如何做的?
  尼尔·莫里斯:利兹大学师生互动有比较广泛的途径,如传统的大班讲座、小组辅导、实践工作组等,同时我们运用各种各样的技术与在线资源加强学习体验。学校也会通过一系列混合学习政策鼓励学术型教师充分利用数字化学习途径增进师生交流,增加学习机会。师生广泛应用VLE,并将其作为学习资源库。
  发展MOOCs之后,作为FutureLearn的创始成员之一,利兹大学制定了相关的开放教育资源政策,允许跨校共享,不断鼓励学习者发表原创内容。我们始终认为MOOCs应该同时服务于在校大学生和校外每一个人。MOOCs学习者的表现都可能融入学习产品,被用于学校内部的翻转课堂。我们做MOOCs不仅是做品牌,更是将MOOCs用于校内大学生的课堂学习、远程学习与在线教学。
  《世界教育信息》:MOOCs效果如何?
  尼尔·莫里斯:我认为效果显著,因为人们已经看到了大量的成功案例,看到了我们为学生创造了更多的互动学习机会,这对于大学来说也是一种激励。我们现在有能力,也准备加强远程学习,这是个长期计划,以MOOCs为始端,会产生一系列远程学习政策、学习管理机制。当然,我的数字化学习团队会发挥很大的作用。现在,数字化学习团队有三个目的:一是迎接外部MOOCs发展,二是支持校内混合学习课程,三是支持正式的远程学习。我们决定创造基于学分的高质量混合校园。
  《世界教育信息》:这是针对本科生的吗?
  尼尔·莫里斯:是的,现在叫做“发现主题模块”(Discovery Theme Modules)。我们有十个发现主题,并决定在这些主题领域创造一个新模块,该模块没有大型集体教学环节,学生可以灵活学习。讲座型教学的问题是学习不能真正转化为现实,学生受时间等因素限制无法真正完成学习。新模块会帮助学生打破时间限制,但是要基于导学、沙龙,要保证每个人都能参加。也就是说,内容像MOOCs学习过程,但是要面对面。
  我们有一个叫做UniLeeds的应用(APP),是传统的学生管理应用软件,可以提供个性化的时间表和图书馆、计算机学习室等端口。我们要把它转化为学习工具,用它进行互动投票或饶有兴趣的聊天等。总体而言,就是使每个人拥有一个基于互联网或电话连线的手持式通用设备,并用它协助学习。学习者只需要操作一个简单的APP界面就可以完成学习任务。目前,利兹大学大部分学生安装了这个APP。我们要做的工作是最优化利用现有平台,整合学生系统与VLE,形成学习的全面趋动。
  《世界教育信息》:您是不是希望所有在校大学生的学习都是混合的?
  尼尔·莫里斯:这是毋庸置疑的。我们正在五个学院为本科生试运行一套必修课程的远程学习模块,因为学生目前正处于数字阅读、数字学习的年代。
  我们所有的MOOCs都可以支持在校学生的混合学习。利兹大学有个混合学习战略,所有的学位课程都将有望于纳入其中。显然,使用MOOCs的学习材料与活动是达到这个战略目标的重要途径。FutureLearn平台上的某些MOOCs同时是校园学习模块的一部分。在这种情况下,在校学生要参与MOOCs的主持与讨论,不仅有助于他们自身的学习,还发展了他们的其他技能,同时对他们未来求职有好处。
  《世界教育信息》:感谢您就利兹大学MOOCs混合学习情况做了进一步的介绍与说明。您能对MOOCs及混合学习做一下总结与评价吗?
  尼尔·莫里斯:免费的在线课程已经大大丰富了学生和学者的生活。这些课程也真正引发了校园内教与学的变革。设计、制作、传送MOOCs的初始投资是相当巨大的——利兹大学每门课程需要2万~3万英镑。例如,制作一个五分钟的视频需要昂贵的时间和资源成本,制作人员要大量使用自动提词、绿屏、多方位摄像头、专业麦克风,还有大量的重拍工作。但是,学习资源是灵活的。每个产品最终都会有大量动画,课程结束后这些产品可以以多种视频形式灵活使用,如一个音频播客或一个书面文本可以重新定义、发布或在多种情境下再度使用。
  证据显示,人们正将数字化学习融入其专业实践。人们日益意识到数字化路径在支持学习、增加媒体资源与互动资源的灵活性与可用性、激发学习者深度参与等方面的潜力。
  在很多学习情境下,混合学习的效果是较好的。最近一项对利兹大学学术人员的调查显示,70%的学术人员表示将向学生推荐MOOCs,以补充学生的校园学习。这些MOOCs给学生提供了与世界顶尖权威学者对话的机会,同时学生可以通过校内讲座、沙龙、指导与工作组等形式与教师、同学进行交流与学习。
  
  五、基于“学习者分析”的算法将为参与者提供个性化MOOCs体验
 
  《世界教育信息》:您能简要评述一下MOOCs的未来走向吗?
  尼尔·莫里斯:现在对MOOCs的置疑已经越来越少,有很多像利兹大学一样的高校正在思考MOOCs的可持续性发展。我们在积极发展“学分累积制MOOCs”(Credit-bearing MOOCs),允许学习者选择完成大学正式学习部分的个别单元,而不必注册学习全部学位课程。
  同时,我们与公司合作为使用MOOCs的教职工提供专业发展培训,教职工对如何使用MOOCs平台进行数字化学习很感兴趣,因为社会化学习体验比传统的E-learning更好。
  大学、雇主以及专业机构之间的“合作式企业”(Collaborative Ventures)正在成长,他们合作生产在线课程,并将课程嵌入学位与职业培训,这将大大提升毕业生技能与就业能力,推动知识经济发展。
  中学生在学习课堂教学课程(Classroom Curriculum)的同时可以拓展学习MOOCs课程。这样可以激发中学生迈入高等教育的学习动机,为中学与大学衔接提供支持,同时增长中学生的知识。
  此外,也有对MOOCs的批评,包括生师比问题以及随之产生的纯粹在线学习如何有效的问题。MOOCs大多数吸引的是高素质学习者,他们是现成的指导者、学习支持者,有些情境下他们还是教师,我们已经看到大量案例,例如,在讨论或论坛中,有经验的实践者会给在校学生提供建议与指导。这些活动会自发出现或消失,但在某些课程中始终持续。利用这些知识可以大量丰富在线课程。
  MOOCs设计者知道,我们还可以做更多工作来丰富参与者的在线学习体验。比如,有超过一半的学习者之前没有在线学习经验,我们将根据前期参与者的经验为其提供更多选择。这些选择可能是不同的内容传送方式,与其他参与者、教师的互动方式,以及评估方式等。
  在未来,基于“学习者分析”的算法将为参与者提供一种基于教育研究、学习者偏好,以及心理特征的分析的、动态的、个性化的体验。
  《世界教育信息》:我们知道您比较关心MOOCs完成率问题,能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发现吗?
  尼尔·莫里斯:我比较关心MOOCs完成率问题,并对此进行了研究,发现有四个变量对完成率有显著影响:年龄、在线学习经验、学历和工作状况。首先是年龄与完成率的关系,结论与J·菲利普·郭与凯瑟琳·赖内克的研究结论类似,年长的人完成率高[1]。其次是之前有在线学习经验的学习者完成率更高,这一点不足为奇。再次是学历越高,完成率越高,超过3/4的学习者有高等教育学习经历,《公平与自然:当不同世界发生碰撞时》(Fairness And Nature:When Worlds Collide)这门课程甚至有高达83.19%的学习者接受过高等教育。最后是不工作的学习者会完成更多的学习任务,因为他们有更多的自由时间。此外,我们没有发现性别间的显著差异。
  《世界教育信息》:您是EMOOCs委员会成员,对EMOOCs有比较深入的了解。最后,请您对EMOOCs做一下介绍,为中国读者提供一些MOOCs发展的信息。
  尼尔·莫里斯:EMOOCs是“欧洲MOOCs利益相关者峰会”的简称,始于2013年,每年召开一次。
  2013年,很多欧洲大学在建设与发展MOOCs,有些大学将他们的MOOCs建在美国平台上,有些则发展自己的平台。相应,诸多问题产生了,例如欧洲大学发展MOOCs的策略应该是什么?已经发展MOOCs的大学有哪些经验?为什么欧洲需要自己的平台?MOOCs如何与现行在线学习接轨?地区、国家以及欧盟之间如何理顺关系?为了回答这些问题,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于2013年6月6-7日举办了小范围的会议,这是第一届欧洲MOOCs利益相关者峰会。
  2014年起,会议面向欧洲MOOCs相关人士开放,包括各大学正在建设MOOCs的执行成员,负责MOOCs制作的人员,提供技术与服务的公司,地区、国家与欧盟的MOOCs决策者,以及研究MOOCs的学者等。会议目的是促进欧盟各大学的学生评估、MOOCs认证的协同发展、平台合作以及联合研究。
  2015年的会议在比利时召开。2016年的会议在奥地利格拉茨大学召开,会议由格拉茨大学与格拉茨科技大学联合举办。这两所大学联合创建了奥地利第一个MOOCs平台——IMooX。会议包括三个部分,即经验部分、研究部分以及机构与企业部分。
  EMOOCs历届会议资料都可以在网上下载,大家可以通过网站做进一步了解。

上一篇:美国艾奥瓦大学教授叶扬波:美国大学数学教育的多样化教学管理模式
下一篇:中国可提供创新技术 助力全球扫盲——访孔子扫盲奖获奖代表阿卜杜勒•维蒂尔

分享到: 收藏

采访:

编辑:

采访地点:

什么是真正的创新教育 什么是真正的创新教育
教育大数据:开启教育新时代的钥匙
编者按:2018年4月13日,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提出要实施“教育治理能力...[详细]
美国艾奥瓦大学教授叶扬波:美国大学数学教育的多样化教学管理模式
叶扬波教授1978年3月就读于清华大学基础课教学研究部,1981年7月于应用数学系数学专业(学...[详细]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申素平教授:借鉴域外先进经验   保障残疾人受教育权
申素平,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详细]
德国基尔应用技术大学教授赫尔穆特·迪斯波特:教育国际化中的学生交流
德国基尔应用技术大学(Kiel University of Applied Sciences)前副校长赫尔穆特·迪斯波...[详细]
挪威奥斯陆大学托雷·赫尔教授:大数据时代的学习分析将重塑教育格局
托雷·赫尔(Tore Hoel),挪威奥斯陆大学图书馆研究员,主要主持一个由多个北欧国家参与的...[详细]
以制度建设铸就中国大学“双一流”
编者按:《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详细]
教师专业发展是保障优质教育的关键
199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教育信息技术研究所(Institute for Information Te...[详细]
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与未来
许美德(Ruth Hayhoe),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安大略教育研究院资深教授,从1967年开始在香港...[详细]
搭建交流互鉴平台 传播中国治理经验——访牛津大学布拉瓦尼克政治学院院长恩盖尔·伍兹教授
编者按:十八大以来,面对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局部冲突和动荡频发、全球性问题不断加剧的外...[详细]
英国高校如何发展MOOCs与混合学习
编者按:尼尔•莫里斯(Neil Morris),英国利兹大学(University of Leeds)教授、博士...[详细]

《高端访谈》是世界教育信息网重磅打造的人物访谈栏目,秉持世界教育信息杂志“全球视野、本土情怀”的办刊精神,以“对话中国、访谈世界”为栏目使命,内容以国内外教育家、育人者个人经历、成功之道为基础,深度分享他们的人生阅历、感悟以及对家国体制、教育治理的观察和洞见。 访谈坚持开放促改革、促发展、促创新的理念,对象覆盖教育各个领域,包括名校掌门、杏坛名师、政府高层、地方要员、使馆官员、行业高管、社会名流、学界精英等,坚持以图文并茂、刊网结合等形式呈现,突出内容的权威性、前瞻性和思想性,为中国教育国际化和教育现代化

edinfo@moe.edu.cn(编辑部)

world@moe.edu.cn(网络部)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8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