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主管    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当前国际教育发展主要特点和趋势综述

发布时间:2017-01-22    来源:《世界教育信息》2016年第24期
导读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处于深度调整之中,各国的教育也在发生着深刻变革。随着全球一体化的不断深入,各国的教育发展与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联系比以往更加紧密。作为社会的子系统,教育的一切活动都要适应社会发展,为社会发展服务。分析当前世界大国和强国的教育发展战略,主要体现出以下几方面的特点和趋势。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处于深度调整之中,各国的教育也在发生着深刻变革。随着全球一体化的不断深入,各国的教育发展与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联系比以往更加紧密。作为社会的子系统,教育的一切活动都要适应社会发展,为社会发展服务。分析当前世界大国和强国的教育发展战略,主要体现出以下几方面的特点和趋势。
  
  一、后金融危机时期各国教育投入稳中有升,发展趋向回暖
 
  当前,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内部结构差异明显,各区域发展状况日趋分化,但总体维持着低增长态势。美国的经济增长稳定,欧盟多国降中趋稳,日本处于低位增长,新兴市场国家增长小幅回升。经济的逐步回调使得金融危机时期各国教育经费紧缩的状况有所好转,教育发展趋向回暖。
  据《2014德国教育报告》显示,2010-2012年,德国教育支出增加了46亿欧元,总支出达2474亿欧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9.3%。2014年,德国联邦政府和各州用于教育的公共预算支出上升20%;2015年,德国联邦政府全面承担助学金项目拨款,并将额度提高了7%,同时提高家庭收入额度上限,惠及11万名大中学生。2016年6月,德国联邦政府又提出了两项新的高校资助计划——“创新型高校计划”和“青年学者促进计划”,其中“创新型高校计划”项目计划投入5.5亿欧元,在未来10年由德国联邦政府与高校所在的州政府按9:1的比例共同承担,应用技术大学在经费支持和资助数量方面将占总额的50%以上。
  2014-2015年度,英国大学的总收入是331亿英镑,较2013-2014年度的307亿英镑有所增长,其中财政盈余19亿英镑,相当于总收入的5.6%,较2013-2014年的3.9%与2012-2013年的3.7%有较大增幅。英国政府也多次加大教育项目投入,2016年4月,教育部宣布将斥资2亿英镑投资建设儿童社会福利创新项目,以彻底改变全英最弱势的儿童及其家庭,为陷入困境的年轻人提供改变人生的机会。
  2016年6月30日,欧盟委员会公布了2017年预算草案,承诺将提供1577亿欧元支持各类项目发展,比2016年的预算额度增加了1.7%。草案预算同时包括“伊拉斯谟+”(Erasmus+)计划和“地平线2020”(Horizon 2020)计划的年度预算。关于“伊拉斯谟+”计划,草案承诺将为教育、培训、青年和体育提供20亿欧元,相比2016年,增加了16.2%。草案还承诺为“地平线2020”计划提供103亿欧元,相比2016年增加7.9%。
  美国联邦教育部自2010年以来进行了七次创新投资发展性竞争拨款项目(简称i3),总投资超过13亿美元,用来鼓励学生学习和改善学校环境,其中超过2亿美元拨给了私营部门,为50个州的学校和非营利合作伙伴提供支持。加拿大安大略省也于2016年6月27日宣布将投资11亿美元,用来修缮和更新学校的基础设施,向学生提供更加优质的学习环境。
  世界银行对各国教育的贷款资助也大幅提升。2016年6月,世行向孟加拉国提供了两个教育贷款项目,共计21.3亿美元,主要改善其高等教育。此前,世界银行还向印度中央区政府提供了3亿美元的贷款,向塔吉克斯坦政府提供了1500万美元的教育贷款,用于支持两国高等教育的发展,提升毕业生的就业能力等。
  
  二、教育服务社会发展的作用日益显著,是振兴国家经济的重要驱动力
 
  经合组织2014年发布的《收入不平等趋势及其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报告显示,收入不平等现象减少的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高于收入不平等现象增加的国家,教育水平较低的群体会“随着收入不平等的上升导致其所接受的教育逐渐恶化”,致使社会流动性降低和人口技能发展受阻,而教育机会均等程度较高的社会,其经济增长速度则相对较快。
  从区域来看,《欧洲2020战略》指出,欧盟未来经济发展的重点之一是发展以知识和创新为主的智能型经济。教育方面的目标包括,到2020年实现20~64岁人群的就业率达75%;将未完成基础教育的人数控制在10%以内;30~34岁人群中至少40%接受过高等教育;至少减少2000万贫困和受排斥的社会人口等。
  俄罗斯在《2020年前俄罗斯社会经济长期发展方案》也提出,为实现国家经济的创新发展,要进一步提升教育支出,预计2020年实现教育支出占GDP值的7%,俄罗斯将提升高质量教育的普及率,使其符合经济创新发展要求、现代社会要求以及每个公民的要求。
  为进一步加强人才培养,增强国民竞争力,2015年,美国向教育领域共投入690亿美元。奥巴马政府认为,教育是对推动国家经济、国民与社会发展的重要投资,特别是要让更多的学生接受高等教育,提升高等教育完成率,以加强社会亟需人才培养,推动国家经济建设。
  由经合组织发展中心、拉美开发银行、联合国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经济委员会三家国际组织联合发布的《2015拉美经济展望》指出,为应对拉美地区经济增长放缓之态势,在全球经济变革的背景下,拉美国家应采取有效的战略措施,加大教育投入,提升劳动力技能水平,培养更多符合社会需求的高技能人才,从而推动社会和经济发展。
  在经济产值的直接贡献方面,2014年,英国的高等教育产值达到731.1亿英镑,占GDP的2.8%,其中国际来源为107.1亿英镑,共创造75.7万个全职工作岗位,约占全国就业人口的2.7%。澳大利亚接收国际高等教育学生的数量也达到历史峰值,国际教育产业为国家经济贡献产值达10亿澳元,并创造了5000个新的工作岗位,拉动经济发展效果显著。
  
  三、深化应用技术教育改革,加强技能型人才培养
 
  2015 年12 月,英国商务﹑创新与技能部和教育部联合颁布了《英国学徒制2020年愿景展望》(English Apprenticeships: Our 2020 Vision)。报告提出了政府致力于提高学徒质量的愿景规划,到2020年,学徒数量将增加至300万人,希望各利益相关者、雇主、教育和培训机构、政府部门合力推动实现这一目标。报告指出,英国的经济在过去5年内稳步复苏,未来5年将继续巩固这一成果并大力发展经济,以确保每位民众受惠于此,加强学徒培养、提升生产力将是政府工作的一项重要目标。
  2016年6月10日,欧盟委员会通过了“新技能议程”(New Skills Agenda),旨在确保欧盟国家和利益相关者提高技能素质和劳动力市场的相关性,以改善缺少阅读、写作、计算和数字化技能人员的状况,助力欧盟提升整体就业能力和竞争能力,促进欧盟区的经济增长。该议程共包含十项行动计划,将在未来2年内逐步实施。
  印度政府于2014年11月首次发布了面向多学科、多伙伴、多目标的国家旗舰计划“研究、创新、技术的影响力”项目(Impacting Research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2016年4月1日,印度25个政府部门共同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将以此进一步提升国家基础技术机构的研究水平,实现覆盖所有工程学科的技术开发,协助政府实施“印度制造”“数字化印度”“技术印度”等重大举措。
  2016年5月3日,韩国政府公布了新的“PRIME工程”方案 ,旨在缓解产业工厂的人力需求和大学培养的人力资源之间不匹配的问题,重点增加就业率高、符合产业需求的学科的招生人数,减少低就业率专业的招生。此次参与“PRIME工程”的共有21所大学,将会增设与ICT(信息通信技术)融合、智能车辆、生命工程、新材料能源等应用技术领域所需要的专业。
  日本文部科学省也于近期召开了中央教育审议会,讨论创设新型“专门职业大学”。该类大学和普通大学组织架构相同,修业年限将设定为“2~3年”和“4年”,前者为毕业生授予“短期大学学士”学位,后者为毕业生授予“学士”学位。其教学内容包括:毕业前修满的学分中三至四成必须是实习科目;学生需要在正规企业进行实习,2年制的学生需要完成300小时以上的实习量,4年制的学生需要完成600小时以上的实习量。教师也需要具备企业工作经验。“专门职业大学”将同时面向高中毕业生和社会人员开放申请。
  
  四、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
 
  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是近年来各国政府深化教育改革的主要内容。据经合组织《教育开放政策2015》(Education Policy Outlook 2015)报告显示,目前经合组织各国的改革方案中,约有16%的措施聚焦教育公平和质量。许多国家制定优先政策扶持弱势学生或拥有不同学生群体的学校。例如,英国制定了学生教育补助政策,智利颁布了优惠补贴法律,新西兰对毛利人和太平洋岛屿族裔群体进行特别扶持,澳大利亚和波兰也致力于扩大儿童早期教育及护理课程的招生规模并提高其教学质量。
  从单国别来看,美国一直是推进教育公平、提高整体教育质量的典范国家。为有效推动教育改革,加利福尼亚州于2014年起,正式执行号称40年来最大教育改革的“地方经费分配办法”——Assembly Bill 97法案。该法案赋予地方更多教育自主权,核心是打破过去教育经费分配贫富不均的状况,在全面提高学生人均经费标准的前提下,让公立学校和特许学校的教育资源配置进一步均衡分配,以减少因经济发展程度不均而导致的不平衡现象,改革期限为8年。此外,奥巴马政府还于2015年提出,要让美国两年制的社区学院成为免费教育场所,对所有人开放。该计划随后在田纳西州正式启动,联邦政府承担75%的费用,并在未来10年投入600亿美元,预计每年惠及900万学员。
  2016年3月,美国联邦教育部任命新的委员会成员起草《每个学生成功法》(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ESSA)第一款A部分两方面的试行条例,取代《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新法将着力促进教育公平,包括要求各州提高所有学生的学习成绩,为升学和就业做准备;在那些低绩效的中小学、低毕业率的高中以及学生群体成绩一直不佳的学校开展行动,实现高中毕业率达到82%、优质幼儿园数量显著增加、超过100万非洲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学生能够上大学等。2016年7月27日,美国联邦教育部面向各州和学区发布了关于《每个学生成功法》新规定的指南,将重点帮助无家可归的青少年,为这些学生提供稳定、安全和支持的环境,促进教育公平举措务实有效。
  自2015年5月新政府组阁以来,英国教育部明确表态,加快推行学校制度改革,积极解决学校教育公平和质量问题。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于2016年5月27日发表女王公告,其中涉及教育的内容主要包括:到2017年,政府将把对3~4周岁幼童的免费托管时间由目前的每周15小时增加到30小时;新政府将增设500所自由学校,额外提供27万个入学名额;更多公立学校将接受政府指导,计划将有1000所学校转型成为特许学校。高等教育方面,政府额外追加3万个招生名额,并将完全取消不同地区的招生名额限制,以确保大学“为所有合格的学生提供充足位置”。此外,政府还将支持创建新的、独立的教师进修学院(Teaching College)计划,不断提升教师专业地位,并设置一个新的基金,以推动教师的专业发展。
  法国政府于2016年5月在普利瓦(Privas)举行的第三届农村地区部长级会议上宣布了多项重要措施:为提高农村学校数字技术的使用率,国家将额外投入5000万欧元,用于支持学校基础设施的建设(增加学校无线网络流量)和人机联作电子白板的使用。这些举措能够有效填补数字教育计划的资金支持,相应支持项目将会在2016-2017学年推出,并在2018年全面展开。此外,法国教育部将会通过签订农村地区公约,继续支持面临招生人数减少趋势的农村地区——目前已有15个地区签订了公约,另有20多个地区启动了签订公约的讨论。
  2016年6月26日,德国联邦教育与研究部和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议共同发布了新一期德国教育报告——《德国教育2016》。报告指出,德国教育目前倍受关注的问题还是教育公平议题。联邦教研部长婉卡表示,促进教育公平是未来德国教育政策的中心任务。联邦政府原本设定的将每年GDP的10%用于教育的目标并没有达到,但是现在GDP中投入教育的比例已显著提高。2014年,教育科研经费为2655亿欧元,占GDP的9.1%;学校生均经费达到6500欧元,比10年前增加33%。只有当政策能保障教育发展所需的资金,并创造良好的条件时,教育才能成为人们融入社会的通道。
  荷兰政府也决定进一步改革对学校教育质量的监管方式。目前,虽然荷兰多数学校的教育质量合格,但没有明显提高。从2016-2017学年开始,有关教育部门将向各中小学发送“质量简报”,“简报”会显示各校的教学水平和不足之处,学校委员会须对学校的教育质量负责,促进学校教学质量的不断提升。
  新西兰政府认为,学前教育在促进教育公平方面具有重要影响,因此,在过去5年里对学前教育的投入增加了75%,目前小学入学新生中接受过学前教育的学生占85.7%。根据教育部的计划,到2016年该比例要上升至98%。另外,政府还鼓励社会、社区、家庭参与提高教学质量,建立透明的公共服务机构和严格的教育审核体系,通过让学生接受灵活的个性化学习,帮助他们在任何教育阶段都能获得成功。
  
  五、加强资源整合,集团化合作战略凸显
 
  近年来,一些国家开始集中资源,推动高校组建集团,以实施统一协调的国际发展战略。丹麦新政府自2011年9月上台以来,先后对各部门进行了大规模改革,将原科技创新部变更为科学创新高等教育部,由三个署组成:科学、技术和创新署,大学和国际化署,高等教育和教育支持署。高等教育机构方面,将25所大学和科研机构合并为目前的8所大学和3个科研机构,大学内部院系重新调整和组合,理顺管理隶属关系;大学学院和高等职业教育机构也进行了大规模的重组与合并,强化集团化办学能力,着力提升国际交流水平。
  为加强国内高校重组,法国政府于2013年在联合体的基础上建立“高等教育与研究机构共同体”,这是法国高校合并的重要步骤之一。通过组建共同体,政府进一步整合资源,逐步扭转大学数量多、规模小的局面,加强高校国际竞争力。其他各类高等教育机构也或在政府支持下,或自发组合而形成各种教育集团,如巴黎高科教育集团、中央理工教育集团、法国高等经济商业学院教育集团等。这些集团院校在发展的道路上,秉持相同办学理念,实施共同的国际化战略,借集团化优势拓展国际合作。
  立陶宛教育科学部也于2013年宣布推出16项联合学习项目。这些项目主要由立陶宛多所高等教育机构与国际合作伙伴共同开发实施,完成项目的学生将会获得联合学位。立陶宛政府认为,联合学习项目将使高等教育机构和学生受益,有利于产生新的知识,分享好的教育实践,促进先进理念的传播,提升立陶宛高校的整体发展水平。
  为提高教育和科研创新能力,瑞士政府也于2013年进行了大规模改革,联邦经济发展事务署、联邦教育科研与创新署以及国家技术创新委员会并入联邦经济部,成立了统一管理的“联邦教育、研究与创新署”,在联邦政府层面形成了经济、教育、科技和创新四位一体的管理体制,这在世界范围内可谓“独树一帜”。在此基础上,2015年1月,原瑞士大学校长联席会议、瑞士应用技术大学校长联席会议以及瑞士师范大学校长联席会议合并为“瑞士大学联盟”。该联盟将进一步统筹瑞士高等教育的框架管理,提升三类大学之间的协调能力,推动瑞士高校与国际高校的交流与合作。
  
  六、提高国际人才竞争力,促进学生双向流动
 
  2015年5月,欧洲47国教育部长在亚美尼亚召开会议,共同商讨欧洲高等教育改革事宜。博洛尼亚进程执行报告显示,约有70%的欧洲学生完成了高等教育课程,其中有一半国家完成高等教育的人数仅为30%~50%;经济及语言问题是阻碍学生跨境流动的最大障碍。会议通过了修订后的欧洲学分转换及累计体系,并深入探讨了如何促进师生跨境流动议题,要求各国在推动师生流动方面继续做出努力。
  随后,比荷卢经济联盟(比利时、荷兰、卢森堡)正式达成决议,比利时高等教育机构颁发的学士和硕士学位将在比荷卢经济联盟内得到自动认可。该决议的达成标志着比荷卢经济联盟每个国家都将合法地认可其他两个成员国的学士或硕士学位,为联盟国居民去邻国工作或学习消除障碍。该举措将有利于进一步促进学生的跨境流动,并在联盟间形成更加密切的劳动力市场。
  为实现欧洲高等教育区学生国际化战略,英国政府也委托英国高等教育国际办公室(UK Higher Education International Unit)制定了《英国学生出国学习战略》。该战略致力于帮助更多的英国学生在本科与研究生阶段参与出国学习项目,并消除英国高等教育体系中的相关制度障碍,以实现2020年“至少有20%的高校毕业生具备出国留学经历”之目标。
  澳大利亚于2014年正式推出了“新科伦坡计划”,将在未来5年里投入1亿澳元,鼓励本国学生赴海外学习和实习,目标是帮助他们获得全球技能和工作经验,加强澳大利亚与亚太地区专业人员、公司之间的联系,培养国际化人才。这是澳大利亚政府的一项重要举措,对促进国内国际学生双向流动具有积极作用。
  日本政府内阁会议于2013年通过了《第二期教育振兴基本计划》,该计划提出2013-2018年的教育目标,包括把具有国际视野的学习能力提高到第一位、确保每位学生有平等的学习机会,以及推进免费幼儿教育等。人才培养方面,该计划强调培养学生的语言学习能力和国际交流素养,将设立“全球化超级高中”,有关派遣留学生的倍增规划也从2030年提前到2020年实现。
  作为加拿大最热门的留学省份,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也特别制定了《国际教育策略计划》,目标是在2016年9月前实现国际学生数量增长60%。该策略旨在通过奖学金资助等措施,增加本省学生赴国外学习及全球学生到本省学习和工作的双向流动机会,促进本省在社会、文化、经济等方面的全面发展。
  
  七、加强数学等科学学科教育,提高基础教育质量和水平
 
  2016年5月,爱尔兰教育与技能部启动了《2016-2018教育与技能战略》进程。《战略》提出,教育部将对课程教学进行改革,更加注重对学生读写能力和数学知识的培养,进一步加快学校数字化和ICT建设议程,包括在初等教育融入编码课程,以及将ICT和计算机科学作为中学毕业结业科目等。在高等教育领域,将进一步加强创业能力的培养,并会同高等教育部门提出可行性方案,有效满足技能缺口以及ICT和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学科需求等。
  英国教育部于2016年7月12日宣布,英格兰约8000多所小学将采用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的传统数学教学方法。为确保中国教学模式的成功普及,英国政府决定投入4100万英镑,用于购买或编订高质量的教科书,并推进相关教师的培训,学习如何采用上海式数学教学方法;同时,政府还将建立35所专业数学教学中心,作为普及“中式教育”的平台,负责上述工作。到目前为止,来自英格兰小学的140名教师已在国家数学教学中心接受培训。英国教育大臣尼克·吉布表示,新的教学方式将有助于英国数学教学的复兴,希望能借此提升学生的数学水平,以实现英国“充分开发每个学生的潜力,为他们未来的生活做好准备”的教育理念。
  加拿大安大略省也于近期决定投入6000万美元帮助全省学生在数学方面获得更好的成绩。政府认为,学习数学是当今及未来工作的一个关键需求,该省将于2017年9月开始实施新的数学学习策略,策略将包括增加数学学习时间在内的七项内容,全面提升数学的教与学的能力。
  津巴布韦基础教育部也从2016年5月起,着手修订基础教育课程,重点提高国家数学教学和学习的经验。新课程预计在2017年推出,以支持政府推进STEM教育,STEM教育被认为是促进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的关键。
  
  八、互联网及科技创新推动教育变革
 
  互联网作为当代社会最重要的科技元素,已成为推动人类新一轮科技革命和教育发展的重要动力。新西兰政府在《2013-2018年教育发展目标》中明确提出,要发展并实行数字化教育战略,支持学校和教育者利用新的科技手段使学生掌握21世纪的技能。未来3年,政府将投入15亿新元用于保证97.7%的普通学校和毛利语浸入式学校接入超高速光纤宽带网络。教育部将面向校长和教师租借4.5万台笔记本电脑,鼓励教育工作者运用数字技术,更好地发挥数字科技和超高速宽带的作用。
  日本政府于2014年内阁会议提出了“创造世界最先进的IT国家宣言”,并将此作为国家成长战略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据文部科学省调查,截至去年,平均5~6位师生拥有1台笔记本电脑,日本政府计划到2020年实现为学校每人配备1台信息终端设备(笔记本电脑)的目标,覆盖全日本的小学、中学、高中以及特别支援学校,实现完全网络化教学。
  德国联邦政府也于2014年8月通过了《2014-2017数字化行动议程》,正式确定以宽带扩建、劳动世界数字化、IT安全问题等为主要内容的跨部委数字化战略,其中第五行动领域由德国联邦教育与研究部负责,主要涉及教育科研的数字化,具体目标是:聚焦科学领域数字技术的变化,明确数字化知识对创新活动的基础性功能,确保其传播;开展数字型知识社会的教育攻势,充分利用数字化创新潜能,并以科研手段促进对数字变化的理解。
  法国政府在2013年设立了法国数字大学城,并自2014年起开设慕课平台,共有30万名学生和成人注册了41门在线课程。荷兰教育部于2015年专门拨款135万欧元支持在线课程的课题研究,同时积极鼓励教育机构开发更多开放在线课程,并计划于2015-2018年每年投入100万欧元用于课程研发。
  2016年5月,英国大规模网络开放课程平台“未来学习”(FutureLearn)正式启动了第一个大学学分项目,该平台由英国开放大学发起,成员包括利兹大学、伦敦国王学院、伯明翰大学、英国远程教育组织等,申请学习的人员将可通过学习网上课程而获得大学学位所需学分,慕课平台的大学学分项目将会引领英国高等教育的新一轮变革。
  随着学与教模式的不断演进,未来“混合式学习”将会更加普及,翻转课堂和自带设备将在未来几年内进入高等教育的主流应用领域,在线学习方式也逐渐呈现出多元化发展趋势,如由MOOC向SPOC、SOOC模式转变,或以“创客教育”帮助学生更好地习得知识等。英国著名媒体《经济学人》预测,在线教育将进一步影响教育经济。尽管目前高校的大多数行为还是实验性质,但是从经济学角度可以预计高等教育市场将发生重大变化。在线课程较低的边际成本将为更多学生提供免费的学习机会,而在线教育机构和教师也会凭借其广泛的学习群体获得更多收益回报。

上一篇:推动“一带一路”新兴学术劳动力市场建设 促进BBD效应最大化
下一篇:在行与知之间

分享到: 收藏
印度尼西亚语言教育政策探析
半个多世纪以来,印度尼西亚的语言教育政策经历了荷兰殖民统治时期、印度尼西亚独立后的建...[详细]
推动“一带一路”新兴学术劳动力市场建设 促进BBD效应最大化
“一带一路”倡议得到沿线各国热烈响应。我国高等教育应抓住机遇,以人才流动为抓手促进“...[详细]
从大学评鉴看两岸高教面临的挑战兼论全球时代华人教育模式
近年来,高等教育中的“全球化”与“本土化”议题备受瞩目。随着大陆经济与政治实力的崛起...[详细]
当前国际教育发展主要特点和趋势综述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处于深度调整之中,各国的教育也在发生着深刻变革。随着全...[详细]
叶扬波:美国高校招生和录取制度分析
  美国没有全国统一的招生制度,招生的自主权在各高校。各高校按照自己的条件和需要确定...[详细]
国家公费出国留学工作重大改革回顾
2016年是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China Scholarship Council,CSC)正式获国家批准成立...[详细]
周南照:21世纪教育的四大支柱
  国际21世纪教育委员会的报告——《学习:内在的财富》的两个互相联系的中心思想是终身...[详细]
周南照:关于教育国际化的政策思考
  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有力地推动了我国的教育改革和发展,促进了我国在全球化国际环...[详细]
在行与知之间
1946年12月1日,陶行知灵枢由沪抵宁,葬于劳山之麓。毛泽东向陶行知敬献挽幛:“痛悼伟大的...[详细]
周祝瑛:两岸大学生交流研究
  一、前言  自1949年以来,两岸分治,形成长期对峙状态,直到1987年台湾地区戒严令的...[详细]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世界教育信息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7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