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希拉里的“免费大学”计划行得通吗?

发布时间:2016-10-14    来源:斯科特·卡尔森、蓓琪·苏皮亚诺/文 周岳峰/译
导读
编者按:2016年7月25日至28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费城举办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演说中,对教育问题的论述颇为广泛,其政见的核心内容包括公立大学要为美国中产阶级和低收入家庭的学生免学费、让所有人都不欠学债并免除数百万人已经欠下的学债。希拉里在这次全代会上的教育政策演说引发包括教育界在内全美各界人士的热议。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报》于2016年8月5日刊登由该报资深记者斯科特•卡尔森(Scott Carlson)和蓓琪•苏皮亚诺(Beckie Supiano)联合撰写的《希拉里的“免费大学”计划如何引发一连串问题?》的文章,介绍了美国一些高校管理者和教育问题专家对希拉里提出的免费计划的看法。
  总统竞选活动中提出的政策建议并不经常关注各种细节,甚至于脱离现实。一位总统候选人的想法应该代表想象力、雄心和原则——同时包含着美国人最近的焦虑。
  现在,这种焦虑涉及大学的费用,以及当年轻人找工作、购买房子、组建家庭的时候,其学生债务会拖垮他们“安家乐业”的信心。希拉里的解决方案便是她的“大学新契约”(New College Compact),其包括一项将替家庭年收入在12.5万美元以下学生支付学费的计划,此项计划是参照希拉里的党内主要竞争对手、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主张制定的。
  “大学的学员在过去是相当实惠的,”希拉里“大学新契约”的一份简介称,“对于数百万美国人来说,现在已不再是这种情况了。”因为大学的资助以及其他财政援助制度很复杂,所以,推销“免学费”政策较之于推销一项对现有的杂乱无章援助进行调整的计划要容易得多。
  这种信息特别容易引起共鸣。高等教育被普遍看作是通向中产阶级生活方式之路的一个必要步骤,而且大多数政策制定者认同美国需要一支接受过更多教育的劳动力队伍。但是,随着为上大学所要支付费用的负担更多地转移到学生以及他们家庭的身上,像希拉里的免学费那样的主张便是一条强有力的建议,即高等教育是一种值得让大家免费享用的公共产品。
  希拉里的计划是很宏大的,而且极有可能一到华盛顿便夭折。虽然免费大学这种想法在进步人士和年轻人当中颇受欢迎,但是,保守派人士——他们在今年11月的大选之后将可能继续掌控联邦众议院和许多州的政府——对于希拉里、桑德斯以及奥巴马总统提出的各种免费大学计划所包含的成本问题犹豫不决。甚至就连某些立场左倾的政策专家也对该项计划是否将会推高学费、对税制施加新负担,乃至是否会损害入大学深造的机会提出了质疑。
  让我们暂且将该项计划是否可能变成现实这个问题搁在一边,把它当作一项思想实验。如果希拉里计划获得批准并且加以实施,那么高等教育将会出现什么情况呢?鉴于这种想法在美国较年轻的选民当中的受欢迎程度,这大概不是我们最后一次听说“免费大学”的想法。
  这一切究竟如何展现,取决于希拉里建议里的各种具体细节,其中很多都是我们根本不清楚的。不过有一点是很明确的,即政策制定者们能够毫不费力地起草一项带来显著的害处和可疑的好处的免费大学计划。
 
  一、处于危险中的私立大学?
 
  大多数专家认为,对于这种害处,首当其冲的将会是各私立大学。尽管很多人和一些政策制定者一提及“私立大学”便会想象到像格林内尔学院、明德大学或斯沃斯莫尔学院等这些富有的名牌大学,但是私立大学还包括数百所几乎未获捐赠的小型的、地处偏僻的高等院校。
  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高等教育助理教授罗伯特·科尔成 (Robert Kelchen)说:“这些大学集中在中西部和东北部的农村地区,那里的高中学历人口不断增加。”他补充说,更重要的是,这些地区的高中毕业生中,少数族裔及较低收入家庭的第一代大学生越来越多。他说:“因为这些学生也许对于价格较为敏感,而且相较私立大学,他们可能对于上一所公立大学更感兴趣。”
  这里存在一个大变数:希拉里的免费大学计划并未讲清楚私立大学的学生是否依然可以获得联邦政府的补助金和贷款。虽然免学费政策肯定会吸引许多家庭,但是学生们并非只是按照学费高低来选择大学,他们对于找到较强的学术项目和一个适合自身的选择也很在意。地理位置也起着关键作用,多数学生选择在离家较近的大学上学,因此,在家附近的各类高校将会对学生的选择产生一定影响。
  吉尔福德学院(Guilford College)前院长肯特·约翰·查伯特(Kent John Chabotar)说:“如果这些公立大学对于那些低收入家庭学生免学费的话,那么在拥有获得高度认可公立大学——尤其是这些旗舰型大学——的州里未获捐赠的小型私立大学将会陷入困境。在北卡罗来纳州,甚至区域性高等院校——像阿巴拉契亚州立大学(Appalachian State University)或者北卡罗来纳大学阿什维尔分校(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Asheville)——对学生们来说也是具有吸引力的,不然的话,他们可能会上吉尔福德学院或另一所私立大学。对于孩子们来说,除了教堂山和北卡罗来纳州,还有着很多选择。”
  考虑到各种人口趋势,查伯特相信私立大学将不得不展开竞争来吸引那些对于上大学准备不足而且有着较少家庭预期供款的学生们。他曾撰写过一本有关大学财务问题的专著。查伯特说:“你将会看到入学人数下降和学费折扣猛增,二者将消灭那些较弱的、非捐赠型的私立大学。”他说,虽然向公立高等院校的这种转移未必是普遍的,但后果是毁灭性的。某些高等院校连承受5%至10%的入学人数下降都有困难。
 
  二、对公立大学的压力
 
  如果大量新生选择上公立高校而不是私立高校,那么,对于这些公立大学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吗?也许不是吧。各种地区性公立大学和社区大学是否有足够能力来满足这种需求,这一点目前尚不得而知。
  公立的两年制和四年制大学招收了美国超过3/4的本科生,而私立和营利性大学则招收了其余的本科生。南加州大学(the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罗西尔教育学院入学研究、政策和实践中心(the Center for Enrollment Research, Policy, and Practice)资深学者唐纳德·霍斯勒(Donald Hossler)说,即便一所大学原本一直计划着在希拉里的免学费政策生效的时候获得发展,但是政府的资金随着时间的变迁也可能跟不上需求的步伐。“在这种财政环境下,我们真的认为要是一个州让高等教育免费,那么他们将会增加同样多的资金吗?”霍斯勒问道。他预言各大学将很快以人均更少的资源来培养更多的学生。公共教育质量可能下降。在入学率高而经费紧张的情况下,让学生们按时修完毕业所需要的所有课程可能是很困难的。
  对于各旗舰型大学以及其他录取率较低的公立大学,局面将会稍微复杂些。各旗舰型大学倾向于招收更多的相对富有家庭的学生,其社会经济条件给予他们在入学方面一定的优势。除非政府打算给予这些旗舰型大学某种发展的刺激,否则其将没有理由招收更多的学生,因为那将意味着对于数量固定的教室座位更加激烈的竞争。
  因此,旧金山大学(the 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教务长、主管学术事务的副校长、高等教育学者唐纳德·E·海勒(Donald E. Heller)说,虽然免除州内学生的学费听起来像是给低收入学生的一项福利,但是,如果他们无法进入自己想上的公立大学的话,那么学费免除对于他们将帮不上许多忙。
  事实上,某些专家担心,对于大多数家庭来说,免学费的做法可能会加剧现有的各种不平等现象,并且进一步固化高等教育利弊。贫困的学生不花钱将上拥挤的、质量低下的公立大学,而富有的学生则可以买通路子进入名牌大学——公立的或者私立的——他们在那里可能获得一种不同于其他人的教育。
  各旗舰型大学一直努力从各项州拨款之外的渠道获得来收入,例如,通过招收更多州外学生的方式收取学费。这种情况是不大可能改变的。一大问题是这些高等院校在那些努力里将保持多大的灵活性,比如将会要求家庭年收入为12.5万美元或更高的学生支付多少费用呢?为教育研究提供资助的斯宾塞基金会(the Spencer Foundation)总裁迈克尔·麦克弗森(Michael McPherson)说,如果年收入124999美元的家庭不支付任何学费,而年收入12.5万美元的家庭得支付所有费用的话,那么后一个群体成员将会变得相当不满。但是,给予刚刚超过这个年收入上限的家庭学费折扣则将会花费更多的资金。
  而且,州外学生们如何享受免费计划呢?麦卡利斯特学院(Macalester College)前院长麦克弗森(McPherson)说,希拉里的建议看起来只是覆盖了州内学费,但是,不同于各个州,联邦政府对于让学生们留在州界线范围内没有真正的兴趣。或许这项政策也将适用于州外学生吧。
  无论哪一种方式,免学费对于这些旗舰型大学来说可能是很痛苦的,并带来一个难题:如果此项政策适用于州外学生的话,那将会消灭一项额外收入的来源。佐治亚大学(the University of Georgia)高等教育研究所教授罗伯特·透寇珊(Robert K. Toutkoushian)说,如果它仅仅适用于州内学生的话,那么招收州外家庭年收入低于12.5万美元的学生的时候,将会变得更加困难。在州外无法广泛招生的实力较弱的旗舰型大学将会遭受沉重的财政打击。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th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at Madison)教育领导和政策分析助理教授尼古拉斯·希尔曼(Nicholas Hillman)说,作为弥补,旗舰型大学将至少有一个可以令其收取更多费用的额外的群体,即研究生。
 
  三、更好的学生成绩?
 
  虽然免州内学费可能会给学生们入读大学的所在地造成震动,但是当某些学生入学的时候,情况也可能出现变化。希拉里已提议该项计划首先覆盖年收入8.5万美元或更少的家庭,上限在接下来的4年里每年递增1万美元,直至所有年收入低于12.5万美元的家庭都被覆盖为止。麦克弗森说,在该项计划实施的第一年,年收入10.4万美元的家庭可能会拖延两三年再送他们的孩子上大学,那可能导致一些令人困惑的招生周期。
  一些支持者认为,希拉里的政策将会让更多人上大学和完成大学学业,但是,希尔曼指出,金钱并不是阻止人们上大学的唯一因素。即便在经济衰退期间,失业的青年只占相对不大的比例,这表明某些潜在的学生并不认同青年人应该得到更多教育的这种想法。“你可以让大学免费”希尔曼说,“但他们仍将不会回去。”
  希尔曼说,“你也许会想一项节省学生开支的计划,从而减少他们在课外工作的时间,帮助学生们毕业。但是,私立的四年制大学的毕业率总体上高于公立的四年制大学。那种模式大概不可能全都被归咎于这些大学本身——入读大学的这些学生也是很重要的——但是这使得人们更加难以将此项计划看作是完成大学学业的一个福音。”
  最终,免费大学这项建议关乎一件事:减少债务。希拉里在个人网站上描述她的免费计划时说:“每个学生应该有权选择在不负担任何学生债务情况下从他们所在州的一所公立学院或者大学毕业。”
  当然,虽然家庭年收入达到12.5万美元的学生将不必为了学费而借贷,但是那并不意味着他们不必借贷了。学生们将依旧不得不支付在校的生活费用。那些费用比起学费可能是一项更大的负担,尤其对于贫困学生来说。一些研究显示,学生们基于低时薪来支付那些账单是有困难的。希拉里的建议已预计到学生们每周工作10小时来帮助支付该计划的各种费用。虽然该项建议的确提出联邦佩尔助学金可被用于非学费的开销,但是助学金最高金额不到6000美元。
  除了可观的政府资助之外,许多学生将依旧需要借贷——这是一种在尝试过“免费大学”的其他国家里已建立的模式。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at Ann Arbor)经济学、教育学和公共政策学教授苏珊·迪纳斯基(Susan Dynarski)最近所做的一项分析指出,在瑞典,该国上大学是免学费的,学生们按照跟他们的美国同龄人相似的利率和金额借贷。而且,即便在美国少数富有大学里,学校满足学生们所有经济需要,使其没有贷款负担的情况下,一些学生依旧需要借钱。
  有关该项计划,还有另外一个未被回答的问题。免学费是否只是意味着学费,抑或包括各项学杂费?这不是小细节。直到最近,马萨诸塞大学(the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各个校园依旧是按照一种低学费、高收费的模式运转的,而且该州其他一些公立高等院校还在采取这种做法。在这种模式里,“全额学费”助学金并没有覆盖大部分的教育开支。如果各大学无法从大多数学生那里得到更多学费的话,那么也许会转向提高收费。
 
  四、大学关停,城镇遭殃
 
  有关高等教育政策的大多数讨论往往集中在象牙塔内部所发生的事情上,或者集中在学生们走出象牙塔的围墙,以及对经济作出贡献抑或拖垮经济后所发生的事情上。但是,作为经济引擎,各大学的影响远不止于此:大学是周转资金的机器,尤其对于农村社区来说。在东北、铁锈地带(意指工业衰退地带)、中西部及其之外许多地方,小型大学是“锚机构”(anchor institutions,意指一些大型非营利机构,主要包括大学和非营利医院等,这些机构一旦建立之后就很少迁移到别处,对当地经济和就业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支撑那些早已丧失了制造厂家和农场主的社区,这些制造厂家和农场主起初帮助创建了那些城市。
  琢磨希拉里计划最后一个潜在后果需要某种思辨性思维:让我们假设学生们在各公立大学里竭力获得免学费资格,舍弃了地位脆弱的私立大学并导致其被迫关停。一个像印第安纳州的伦斯勒镇(Rensselaer)这样的地方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该镇是圣若瑟英文书院(Saint Joseph’s College)的所在地。
  圣若瑟英文书院是一所有着2000名学生的罗马天主教大学。该书院45%的学生是第一代大学生,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将会被希拉里的免费计划所覆盖。圣若瑟英文书院院长罗伯特·帕斯特(Robert A. Pastoor)说:“如果你抢走我们45%的人口,而且你允许他们免费上普渡大学、印第安纳大学,或者印第安纳州任何一所州立大学的话,那么他们极可能将不会来这儿了,这所大学的生存能力将遭受严重质疑。”帕斯特补充说,印第安纳州共有31所私立高校,而且这些高校中有好多将会发现自身面临着相同处境。
  根据一项名叫三角洲成本项目(Delta Cost Project)的研究报告,在一个有着6000人口的小镇,圣若瑟英文书院雇用了大约250人——大致是有着相同规模的其他私立大学本科院校员工人数的一半。圣若瑟英文书院虽然并不是伦斯勒镇的最大雇主,该镇还有一家康家食品厂(ConAgra)、一家生产白色城堡牌(White Castle)汉堡面包的工厂以及其他制造厂家,却是一个重要的经济引擎。例如,获准在该书院就读的学生,以及来访的学生家长及校友们,在杂货店购物、餐馆就餐、旅馆住宿。当地居民去该书院参加各种体育比赛,在该书院标志性的罗马式教堂里做弥撒,而且在该书院的服务设施里举办婚宴和各种会议。帕斯特说:“所有这些将不复存在,而且这所书院的存在不可替代。”
  不只是金钱或者各种设施将会丧失。位于给予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 Trump)强有力支持的农村地区的那些大学,也会获得各种文化和智力资源。
  位于艾奥瓦州弗农山(Mount Vernon)的康奈尔学院(Cornell College)院长乔纳森·布兰德(Jonathan Brand)说,虽然该学院是弗农山镇最大的雇主和旅游胜地,不过该学院为弗农山镇提供的东西多得多:一个大学广播站、面向当地学校的辅导计划、剧场作品、电影之夜、音乐会、学龄前儿童阅读计划,以及在该学院图书馆里组织的各种编织会,图书馆供公众使用。布兰德试着想象弗农山镇要是没有康奈尔学院将会出现的情景:“没有了献血活动,没有了嘉宾讲座和各种表演,没有了总统竞选活动造访——去年我们共组织接待了八次不同竞选活动造访。”
  像弗农山这样的美国小镇有着强烈的求生意志,“但是,将会遇到好多狂风,”布兰德说,“虽然我毫不怀疑人们将会尽各自的全力,但是好像弗农山突然间变成了一个甜甜圈,而处在该镇的中间的我们则成了甜甜圈的洞。”
  
  作者简介:斯科特·卡尔森、蓓琪·苏皮亚诺,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报》记者
  译者简介:周岳峰,世界教育信息杂志特约译者

上一篇:17所美国大学招生办:我们愿意录取这样的学生
下一篇:课程选择:择校的替代模式?

分享到: 收藏
创业教育组织结构与教学框架的发展
编者按:2017年4月20-21日,由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指导,《中国教育信息化》杂志社、温...[详细]
法国教育部长布朗盖的学前教育理念
“学校必须允许孩子自由地开展活动,科学教育只能诞生在这样的学校里;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变...[详细]
美国联邦教育部长2017年中期高等教育成绩单
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后,为兑现其在竞选时对选民许下的承诺,着手对奥巴马时期所推行的各项...[详细]
中国学生常犯的英语发音错误及解决方案
很多年前,当我和几个俄罗斯朋友在哈尔滨中央大街闲逛时,发现周围有很多的 “pectopahs”...[详细]
择校与美国教育的未来
编者按:特朗普政府执政至今,在美国教育政策和改革措施方面显得乏善可陈,特朗普总统和美...[详细]
德国“职业教育4.0”的特点与启示
随着新型工业化的推进和科学技术的发展,现代职业教育越来越成为国家竞争力的重要支撑。西...[详细]
别拿旧眼光看中外合作办学新常态
  一些媒体或因缺乏常识,或因利益驱动,对中外合作办学进行不实或虚假报道,影响了其社...[详细]
协同创新促进知识转移——以法国法兰西岛高校的联盟为例
2013年7月22日起实施的法国《高等教育与研究法》提出建立一种新类型的科学文化专业类公共机...[详细]
芬兰教育和文化部长谈国家核心课程改革
编者按:从2016年秋天开始,芬兰在中小学全面实施新的国家核心课程,在教学大纲里增加了“...[详细]
发达国家应对网络欺凌的策略及启示——基于教师作为欺凌对象的视角
随着现代网络通信技术的不断普及,传统欺凌行为开始延伸到网络空间,网络欺凌现象屡屡发生...[详细]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9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