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课程选择:择校的替代模式?

发布时间:2017-08-17    来源:译自美国《教育周刊》2017年4月4日出版总第36卷第27期
导读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联邦教育部长贝琪·德沃斯(Betsy DeVos)和国会所提出的旨在扩大择校的措施主要有发放教育券和税收抵免奖学金等。但是,特朗普政府还可以有其他选择,这一做法获得《每个学生成功法》(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的支持,而且许多州已在实施。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联邦教育部长贝琪·德沃斯(Betsy DeVos)和国会所提出的旨在扩大择校的措施主要有发放教育券和税收抵免奖学金等。但是,特朗普政府还可以有其他选择,这一做法获得《每个学生成功法》(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的支持,而且许多州已在实施。

  课程选择,也被称为课程准入(course access),涉及可供家长和学生挑选的各种经过预先核准的课程,这些课程的范围超出了他们所在学区通常提供的课程。这些课程(其中许多都是在线讲授的),覆盖了从各种大学课程和学术能力评估测试(SAT)准备到焊工培训等各种内容。

  今年早些时候,德沃斯在接受一家名叫“市政厅”(Town Hall)的保守新闻网站采访中强调了课程选择,而且,她在就任联邦教育部长之初为美国联邦教育部所招聘的其中一名官员迈克尔·布里克曼(Michael Brickman)曾撰文提及课程选择的各种好处,后者在撰写该文时供职于华盛顿一家名叫托马斯·B·福德姆研究所(the Thomas B. Fordham Institute)的支持教育选择的智库。

  除了其他项目之外,按照《每个学生成功法》“直接学生服务”条款,各州可选择将各自所获得的第一条款(Title I)资金中的3%专用于课程选择。各州还可能潜在地使用被认可(但尚未获得资助)第四条款的各种整笔拨款推进课程选择。“这是我认为德沃斯可能起很大作用的某件事,她刚刚谈论过它。”立场右倾的曼哈顿研究所(Manhattan Institute)资深研究员马克斯·伊登(Max Eden)说,“推进它不存在任何政治风险,而且唯有鼓励它才会获得声誉。”

  复杂的行动步骤

  但是,美国存在着一些州和学区正在面临的有关课程选择的挑战。这些挑战包括课程本身的质量、建立合适的筹资机制方面的各种决定、由于数量有限的教师队伍或者有限的互联网联接所造成的各种准入的障碍,以及跟踪学生们先修课程中的表现所遇到的困难。

  研究咨询企业常青教育集团(Evergreen Education Group)创始人约翰·沃森(John Watson)说,课程选择可以成为一种“极其强大的”工具,帮助各种学生都有机会选修诸如高等微积分和世界语言等学生们很难选修的课程。

  但是,他说,“我认为它远比择校更加复杂……你有可能极快地颠覆筹资和问责机制,这些机制很大程度上是围绕着各个学校和学区而不是个别课程提供者建立起来的。”

  定义课程选择本身可能是棘手的。来自卓越教育基金会(the Foundation for Excellence in Education)和常青教育集团的报告列出了15个以某种形式提供课程选择的州。卓越教育基金会是由前佛罗里达州州长杰布·布什(Jeb Bush)所创设的一个支持课程准入的研究和权益倡导团体。

  虽然大多数项目规模依旧相对较小,但是它们的规模和范围是不一样的。例如,亚利桑那州的在线教学项目招收了46900名学生。资金如何流动(以及有多少资金)也是不一样的。例如,在德沃斯的家乡密歇根州,尽管无论一名学生是否完成课程都必须付费,但是每门课程的费用都是由在线提供者确定的。

  支持中等后教育

  最近几年,爱达荷州一直在试验各种课程准入模式,其中“快速前进”(Fast Forward)的项目为人们了解在提供此类课程选项方面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提供了窗口。

  “快速前进”项目于不久前启动,它使用了一种很简单的资金结构:每一位七至十二年级学生现在都有4125美元用于花(费)在他或她所选择的获得批准的高中和大学学分课程上。

  学生们可以挑选超修课程(overload courses),它们是超出一名学生正常课程负荷的高中课程或者双学分课程,后者同时提供大学和高中学分。学生们还可以参加诸如大学先修课程(Advanced Placement)考试、国际文凭(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考试等有大学学分的考试,以及诸如焊接、护理等不同学科专业认证考试。

  爱达荷州教育部门相关负责人马特·麦卡特(Matt McCarter)说,“快速前进”项目是正在进行的“全州范围各种旨在专注于帮助更多的孩子毕业并且继续进行某种中等后教育努力”的一部分。与其他一些州的情况有所不同,爱达荷州的课程选择资金只能被用于提高成绩,而不能被用于补习或者补修学分。

  爱达荷州议会在2017财政年度为“快速前进”项目拨款600万美元。但是,鉴于有大约2.5万名学生参与该项目,该州教育厅预计今年将会花费将近1100万美元。该州的应急基金将支付超支部分费用。

  在位于爱达荷州代顿市的西侧高中(Westside High School),根据该校校长泰勒·泰福特(Tyler Teleford)的说法,该校几乎所有学生都在利用“快速前进”项目的资金。他说,原因之一是该校大多数教师都有讲授双学分课程的证书。在爱达荷州各地,若是学生们就读于缺乏经过认证的双学分教师的学校,那么他们就可以选修由该州管理的爱达荷数字学习学院(the Idaho Digital Learning Academy)的在线课程。

  爱达荷州教育协会联络主管戴夫·哈比森(Dave Harbison)说,总的来说,“快速前进”项目已受到好评,“虽然我们并无它实际上已经取得成功的任何证据,但是随着该项目持续推进,它看来进展顺利。”

  但是,爱达荷州的项目确实伴随着各种风险,使用“快速前进”项目资金未能通过课程的学生们只有在支付后才能再一次使用各自的项目资助金。不及格的考试成绩也会被永久记在学生们的大学记录卡上。

  爱达荷州卡顿伍德(Cottonwood)县的普雷里高级中学(Prairie Senior High School)辅导员苏西·坎塔尔(Suzi Quintal)说:“我并不想推进这个项目,也不认为它对每个孩子都是合适的,因为它不是这样的。”

  有时,选修超修课程而且处于遥遥领先位置的学生们在高年级时可能会缺乏学习动力,泰福特说:“我已看到学生们的成绩在直线下降。”

  此外,该项目可能对已过度劳累的学校辅导员们施加压力,后者必须与各个学生家庭沟通有关课程选项,并且帮助学生们回到正确轨道上。

  很显然,有些学区更有能力支持参与该项目的学生,不过,根据爱达荷州教育厅的说法,初步证据表明,中等收入学区比更富裕的学区更频繁地参与该项目。协调该项目的蒂娜·波兰楚克(Tina Polishchuk)说:“这是很棒的,这意味着它正在帮助中产阶级家庭。”

  路易斯安那州也发起了一个引人注目的课程选择项目,大约有2.5万名学生参与其中。该州已经为该项目提供了750万美元的资金,资金按比例在所有公立学校中分配,随这些公立学校在七至十二年级在校学生人数而定。民主党籍州长约翰·贝尔·爱德华兹(John Bel Edwards)正在倡导在即将来临的州立法会议召开期间再增加1000万美元资金。

  学生们可以选修由经核准的公立和私立大学、技术学院、佛罗里达虚拟学校(the Florida Virtual School)和其他在线教育提供者,甚至诸如联合建设者和承包商(Associated Builders and Contractors)等行业团体所提供的课程。

  州教育厅官员们说,无论是在爱达荷州和还是在路易斯安那州,能够将联邦资金用于选择课程这一前景将不会太多改变现有课程,但也许会涉及某些额外服务。

  路易斯安那州教育厅内容办公室助理总监肯·布拉德福德(Ken Bradford)表示,这些直接学生服务资金可帮助在小学开设各种外语课程,在中学开设代数课程。而且可能为各个年级辅导付款。他说:“我们的州课程选择项目有望保持原有的水平。”

  “我们要走向何处?”

  路易斯安那州教师联合会(the Louisiana Federation of Teachers)法律主管辛西娅·波西(Cynthia Posey)说,不管这笔资金来自于何处,课程提供者预先都必须接受严格审查,这位官员说:“虽然我们在让孩子们得到高质量教学上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并非所有学生来都是平等的。”

  在新墨西哥州,主管政策和项目的州教育部门负责人克里斯·鲁斯科夫斯基(Chris Ruszkowski)说,新墨西哥州在线课程准入项目允许更多数量的西裔孩子选修大学先修课程,该州也正在请州内一流教师参与创作课程内容。

  虽然新墨西哥州为创新数字教育和学习项目(Innovative Digital Education and Learning,IDEAL)收集学生的毕业率和考试成绩的信息,但是在该州,对于使用课程准入项目资金选修大学先修课程的学生们通过考试的比例究竟是低于还是高于选择其他大学先修课程授课方式的学生比例,学生家长和公众都是不清楚的。鲁斯科夫斯基认为,解决这一问题是创新数字教育和学习项目的下一步行动步骤,他说:“那不属于新墨西哥州传统上所要收集和报告的数据。不过,我的确认为那是我们需要努力的方向。”

  在其实施《每个学生成功法》计划的草案中,除了其他项目外,新墨西哥州计划将为双学分和学分补修课程所留出的直接学生服务资金用于课程准入。

  (译自美国《教育周刊》2017年4月4日出版总第36卷第27期 文/[美]利安娜·利奥伍斯 安德鲁·尤季弗沙)  

上一篇:希拉里的“免费大学”计划行得通吗?
下一篇:芬兰教育和文化部长谈国家核心课程改革

分享到: 收藏
法国教育部长布朗盖的学前教育理念
“学校必须允许孩子自由地开展活动,科学教育只能诞生在这样的学校里;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变...[详细]
美国联邦教育部长2017年中期高等教育成绩单
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后,为兑现其在竞选时对选民许下的承诺,着手对奥巴马时期所推行的各项...[详细]
创业教育组织结构与教学框架的发展
编者按:2017年4月20-21日,由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指导,《中国教育信息化》杂志社、温...[详细]
中国学生常犯的英语发音错误及解决方案
很多年前,当我和几个俄罗斯朋友在哈尔滨中央大街闲逛时,发现周围有很多的 “pectopahs”...[详细]
择校与美国教育的未来
编者按:特朗普政府执政至今,在美国教育政策和改革措施方面显得乏善可陈,特朗普总统和美...[详细]
德国“职业教育4.0”的特点与启示
随着新型工业化的推进和科学技术的发展,现代职业教育越来越成为国家竞争力的重要支撑。西...[详细]
别拿旧眼光看中外合作办学新常态
  一些媒体或因缺乏常识,或因利益驱动,对中外合作办学进行不实或虚假报道,影响了其社...[详细]
协同创新促进知识转移——以法国法兰西岛高校的联盟为例
2013年7月22日起实施的法国《高等教育与研究法》提出建立一种新类型的科学文化专业类公共机...[详细]
芬兰教育和文化部长谈国家核心课程改革
编者按:从2016年秋天开始,芬兰在中小学全面实施新的国家核心课程,在教学大纲里增加了“...[详细]
发达国家应对网络欺凌的策略及启示——基于教师作为欺凌对象的视角
随着现代网络通信技术的不断普及,传统欺凌行为开始延伸到网络空间,网络欺凌现象屡屡发生...[详细]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9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