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主管    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学生参与高等教育质量评估的突破与成效——基于博洛尼亚进程十五年的经验

发布时间:2017-08-03    来源:
导读
在博洛尼亚进程的推动下,北欧国家高等教育质量评估开启了由教师转向学生的新型评估路径,其独特的学生参与模式对教育质量的提高产生了良好成效。文章基于北欧学生参与模式的经验以及博洛尼亚十五年取得的学生参与成效,总结高等教育质量评估新路径的成功之处,并得出以下启示:我国学生参与评估的改革应树立“以学生为中心”的评估理念、强化学生参与的制度保障、完善学生全面参与评估机制、构建利益相关者间的均衡博弈平台、发挥学生自治组织的作用。

  一、促进欧洲学生参与高等教育质量评估的主要力量

  (一)博洛尼亚进程的积极倡导

  1999年,29个欧洲国家的教育部长聚集在意大利召开会议,共同提出了欧洲高等教育改革计划,并一致通过了《博洛尼亚宣言》,标志着博洛尼亚进程(Bologna Process)全面启动。博洛尼亚进程的成员国希望到2010年,签约国的大学毕业生可自由流动,在欧洲任何国家申请硕士阶段的学习或就业,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欧洲高等教育一体化。历届欧洲国家教育部长会议都对学生参与高等教育质量评估提出新的政策观点,这充分体现了学生参与的重要性(见图1)。

  (二)北欧国家与欧洲学生联合会的影响

  2003年,博洛尼亚会议在柏林召开。会议提出,2005年,学生代表应参加国家级高等教育质量评估。北欧高等教育质量保证网络由北欧国家(冰岛、丹麦、瑞典、芬兰和挪威)组成,2002年出版的《北欧国家高等教育质量评估中的学生参与》研究报告对推动北欧国家学生参与产生了积极影响,并总结了学生参与评估的经验。此外,欧洲学生联合会对学生参与评估的政策落实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2001年,欧洲学生联合会发表的《欧洲高等教育中的学生参与》政策文件指出,高等教育共同体(高等教育机构和大学生)中的学生应该成为高等教育政策制定和质量提高的重要参与者。

  二、打破学生参与评估的局限性

  高等教育质量评估是一项专业、规范、科学的工作,传统思想认为,其评估人员应是教师、权威专家或领导等,学生只能参与基层的评教,不能全面参与质量评估的全过程。北欧国家打破了学生只参与评教的局限性,建立了相对成熟的学生参与机制。下文简要介绍北欧学生参与高等教育质量评价的过程和方法。

  (一)参与“三级”院校自评

  高校的内部自评是开展外部质量评估的前提和保障。北欧国家的学生可参与“三级”院校自评,提升院校评估的客观性、公平性和透明性。学生参与院校自评包括定期评估和自我评估两种方式。 定期评估的方式涉及三个层面。第一,校级层面,质量决策。学生参与院校质量评估机构、决策机构、管理机构的工作,承担起共同治理高校的部分责任。第二,院级层面,信息反馈。各个学院将学校的教育目标、方针以及评估标准指南发放给学生,学生就此提出关于院校或教师质量评估方面的反馈意见。第三,学生联合会的参与。学生联合会是学生自己的组织,学生自治提高了学生参与高等教育质量评估的积极性,学生可通过联合会对评估工作提出意见或建议。

  学生参与院校自评主要是对教师教育质量进行评估,并提出下一步改进的建议,而学生联合会在院校自评过程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其通过访谈、调查问卷、小组会议等方式收集学生的意见。院校自评结束后,学生独立撰写评估报告。评估报告要求体现学生的意见或观点,否则就违反了评估规则。

  (二)参与外部评估小组

  学生是高等教育质量的直接体验者,在高等教育质量评估过程方面,其观点与专家的观点存在一定的差别。学生参与外部质量评估小组,可以促使学生的观点引起外部评估小组的关注,进而提升评估结果的可接受性。北欧国家在制定并实施外部评估计划之前召开会议,就外部质量评估的方法、经验、学生代表的专业培训进行讨论,会议结束后组织学生代表参加外部评估的培训,以确保学生参与外部评估的质量和有效性。例如,2005年,芬兰高等教育理事会(FINHEEC)颁布了高等教育评估的新的审核方法和标准,同时成立了全面、全过程的学生参与机制,学生成为内部和外部评价的重要成员。参与过程包括:学生成员的标准制定、学生成员的招募、学生成员的培训、考察前会议准备、参与审核考察、评估报告撰写等。学生作为外部评估小组的重要参与者,有利于外部评估专家站在学生的角度思考问题。

  (三)参与现场考察

  学生在高等教育质量评估中发挥重要作用的阶段是现场考察,其考察的方式主要是学生访谈。现场考察的目的是通过访谈了解学生和其他群体的观点,并确定评估机构的自我评估报告是否满足学生的要求。学生是教育的体验者,能够从自身出发评判所学学科的优劣。然而,不同国家的现场考察模式存在差异。例如,瑞典的现场考察环节需要访谈8~12名学生,这些学生可以是现场挑选的学生,也可以是招募的志愿者,但他们的专业和年级不同;挪威和芬兰按评估类型选择不同专业、不同年级的6~60名学生进行访谈,访谈过程中,教职工不允许在现场,以免学生不能大胆说出真实的想法,导致访谈内容失真;爱尔兰的现场考察包括主评估考察和计划考察两部分,主评估考察一般进行五天左右。现场考察阶段,学生代表全程参与,可以充分发挥学生代表与学生之间的亲和力,大大提高学生参与访谈的积极性与主动性,保证现场考察的质量。

  (四)参与评估的后续处理

  学生作为评估组成员完成评估后进入评估的后续处理阶段。为了更好地收集学生的意见或观点,学生在这一阶段可撰写自评报告。例如,芬兰的学生撰写自评报告的方式有三种:一是将学生的观点或意见纳入自评报告,学生有机会对自评报告表达观点;二是学生独立完成自评报告的撰写;三是学生的观点在评估报告中单独展现。又如,爱尔兰的学生可参与正式评估报告的撰写,在评估考察的第五周,学校将在IUQB网站公布评估报告,学生可在第一时间了解评估的过程及内容,并且可对评估的后续行动持续关注。

  三、博洛尼亚进程十五年间的“学生参与”成果

  (一)学生参与的法律制度不断完善

  高等教育法律条例为学生参与高等教育质量评估提供有力的制度支撑。博洛尼亚进程推进的这十五年间,学生参与的法律制度不断完善。2015年博洛尼亚进程报告显示,有29个国家建立了学生参与的法律制度,还有2个国家正在拟定草案。譬如,北欧的国家在学生参与法律制度方面做得比较好,其高等教育法明确规定了学生参与评估的权利与义务(见表1),一方面维护了学生参与的法律地位,另一方面为学生参与高等教育质量评估奠定了稳定的基础。

  (二)学生参与质量保障体系的水平不断波动

  在过去的十五年中,欧洲质量保证体系发展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充分认识到利益相关者在高等教育质量保证中的重要性,尤其是学生的重要性。博洛尼亚进程报告承认学生在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中起重要作用,并支持学生作为平等合作伙伴参与高等教育治理的各方面。本文总结了2005-2015年博洛尼亚进程中的学生参与度(见图2),数据显示学生参与质量保障体系的水平处于波动状态。2009年博洛尼亚进程报告提出“政府、高等教育机构、学生、教职工、雇主”五位一体共同参与的发展模式,推动学生参与度达到波峰,2009年之后学生参与度有所下降。2015年的报告显示,学生以5种方式参与高等教育质量评估的成员国在不断增加,近3/4的成员国学生以3种以上的方式进行参与,学生在欧洲高等教育质量评估中的参与度开始恢复,学生参与又得到了广泛关注。

  图2中的5种参与方式分别为:学生参与国家层面的质量保障机构,学生是外部审查组或观察组的正式成员,学生参与大学自我评估报告的编制阶段,学生参与外部评价过程,学生参与后续评估的处理。

  (三)学生代表结构均衡、培训到位

  博洛尼亚进程中,学生成为高等教育评估的重要参与者之一。高等教育评估机构可通过自己提名和广告招募的形式选举出学生代表,而学生代表结构分布呈现均衡状态,不同的性别、民族、背景的学生群体都在其中,保证了学生代表的多样性。被选出的学生代表要符合国家规定的标准,并对学生代表进行培训。随着博洛尼亚进程的发展,学生代表培训成为学生参与高等教育质量评估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例如,每年的七月,爱尔兰学生联盟通过公众演讲等方式选举学生代表,被选举出的学生代表接受培训,以确保学生参与外部评估的有效性和真实性。

  (四)学生会可独立运作

  经过十五年的发展,学生参与高等教育质量评估取得了显著性成果。学生会组织自身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总体而言,学生会在高等教育机构可作为一个组织独立运行。2015博洛尼亚进程报告显示,学生会可独立撰写评估报告,证明了学生在博洛尼亚进程中的重要性以及其自身的独立性。同时,学生会组织对学生参与高等教育质量评估有极大的推动作用。2001年,欧洲学生联合会发表了政策性文件《欧洲高等教育中的学生参与》,认为高等教育共同体包括高等教育机构和大学生,学生应该成为高等教育政策制定和高等教育质量提升的重要参与者。

  四、启示

  在博洛尼亚进程的发展中,北欧建立的独特学生参与模式加快了欧洲高等教育一体化的步伐。同时,学生参与对教育质量的提升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结合我国学生参与的过程,有以下几点启示。

  第一,树立“以学生为中心”的评估理念。围绕学生展开活动,是教育成功之本。欧洲国家一直秉承“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理念,学生在高等教育质量评估中占主要地位,这与我国高等教育质量评价中的学生不受重视形成鲜明对比。建立“以学生为中心”的评估理念,会增强学生的参与感、主体性,会提高高等教育质量评估的针对性、有效性。我国应该在“以生为本”的管理理念的基础上,树立“以学生为中心”的评估理念,评估策略可由学生评教转向学生全面参与,政府可依据高校的评估结果进行财政拨款。学生积极参与院校开展的活动,不仅提高了学生参与的主体性和主动性,而且让高等教育评估趋向透明化。

  第二,强化学生参与的制度保障。从学生参与取得的成果部分看到,欧州国家将学生参与的权利与义务纳入高等教育的相关法律,维护了学生参与的权益,而我国的相关法律没有明确规定,这也是我国教育质量评估中学生参与度低的制度壁垒。因此,我国在进一步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和《普通高等学校教育评估暂行规定》等政策法规时,应该明确学生参与高等教育质量评估的权利,让学生参与高等教育质量评估有一定的制度保障。

  第三,完善学生全面参与评估机制。我国的高等教育实行中央集权制,由政府主导,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学生作为教育主体的利益诉求。学生作为关键的利益相关者,应持续关注教育质量并参与内外部评估。为了提高教育质量评估中学生的参与度,我们需要建立一套完善的内外部质量评估相结合的学生参与机制,学生作为教育质量评估的重要参与者,可以参与评估的准备阶段(评估计划的制定),实施阶段(内外部评估、现场考察),后续处理阶段(撰写评估报告、评估跟踪)的各个环节,并且可在评估的全过程提出自己的观点。

  第四,构建利益相关者间的均衡博弈平台。高等教育质量评估的利益主体间有不同的利益诉求。如果权力集中在某一利益群体,学生不能参与评价解决利益诉求,极易造成非均衡博弈乃至矛盾。为了维护学生的利益诉求,多元利益相关者在多个层次上的持续合作对利益均衡发挥着关键作用。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认为,高等教育在改进、发展、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的过程中,政府和高校的全力配合至关重要,也需要所有利益相关者的积极参与。因此,要加强中央与地方院校、地方院校与地方院校之间在教育质量保障方面的交流与合作,加强高校管理者、教师、学生、家长以及社会部门等所有利益相关者间的密切合作,努力构建利益相关者间的均衡博弈平台,进而促进学生参与机制的完善。

  第五,发挥学生自治组织的作用。学生自治组织在学生参与质量评估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譬如,欧洲学生联合会的积极倡议极大地提升了学生的参与度。在我国,学生组织主要是开展丰富校园文化的活动,这些活动的顺利开展充分体现了学生组织的自主性。学生自治组织拥有一套完整的组织制度,其管理方式、运作形式同样可在教育质量评估中运用和发展。学生团体组织充分发挥组织的自治作用,以团体的形式积极参与对教育质量评估会产生重要意义:一是有利于推动学生参与评估的工作进展;二是有利于收集学生的真实想法,提高评估报告的可信度和说服力;三是提升学生的整体参与度和综合能力。学生组织在自治过程中,充分展示其强大的主体性、能动性、责任感和影响力,必然会对学生参与高等教育质量评估的进程产生强大的推动力,同时使得高等教育质量评估工作更加民主、公开、和谐。

上一篇:美国高校境外办学的政策和实践研究
下一篇:国际背景下东南亚/东盟高等教育的问题与挑战

分享到: 收藏
未来卓越国际化人才:“多语种+”是趋势
随着 "一带一路 "战略的实施和提速,破解我国非通用语种人才的匮乏已成当务之急。高...[详细]
浙江大学爱丁堡大学联合学院和浙江大学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校区联合学院成立
据中国教育新闻网2016年2月26日报道,教育部正式批复同意浙江大学设立 "浙江大学爱丁堡大...[详细]
未来五年,高等教育的发展趋势
未来五年高等教育机构将会面临什么形势?有哪些趋势和技术将会驱动教育的变革?有哪些挑战...[详细]
印度大学排名的方法与特点
印度政2016年4月4日首次公布全国高等教育机构排名,这是印度有史以来第一次组织实施全国大...[详细]
构建行业伙伴关系 助力大学知识转移
约翰•普罗沃(John A Provo)教授领导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经济发展办公室设计并实施应用...[详细]
法国大学技术学院考试制度与教育质量保障
法国大学,尤其是大学技术学院实行“宽进严出”的招生考试政策。严格的考试及较高的淘汰率...[详细]
美国大学内部审计简析——以康奈尔大学为例
在美国大学,内部审计在确立法人治理和内部控制中,扮演了关键且常常是领导者的角色。文章...[详细]
来华留学生教育服务现状与质量保障策略
来华留学生教育已成为我国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详细]
南非将大幅减少高校私立特殊项目 缩小贫富差距
  据《耶路撒冷邮报》网站2016年2月10日报道,南非一些由学术机构开办的额外特殊项目并不...[详细]
博洛尼亚进程中德国高等教育改革之现状、影响和评价
德国博洛尼亚高等教育改革历经20年,是欧洲教育一体化和国际化改革的典范,文章以德国综合...[详细]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世界教育信息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7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