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中美大学生创业竞赛比较

发布时间:2018-02-06    来源:《世界教育信息》2018年第1期
导读
大学生创业竞赛是提升高校创业教育成效的重要途径。莱斯商业计划竞赛是美国奖金额度最高、规模最大的大学生创业竞赛,“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是中国规模最大、影响范围最广的大学生创业竞赛。文章通过对美国莱斯商业计划竞赛和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进行比较,从大赛宗旨、组织和发展、具体开展等方面深入分析两者的不同点。
  创业型社会的趋势正在加速,许多初创企业成为新产业的创造者、领导者,也成为就业岗位的大规模创造者[1]:初创企业创造了约20%的就业岗位,高增长企业(多为年轻企业)创造了约50%的就业岗位[2]。创造新的企业、增加就业岗位成为一个国家经济增长的关键驱动力。创业教育成为培养创业人才、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途径。高校是开展创业教育的主力军。高校创业教育项目不仅包含诸多形式的创业课程,还提供诸多课外创业教育项目,如商业计划竞赛、创业俱乐部、知名企业家讲座等,其中商业计划竞赛是最受学生欢迎的活动之一。
  开展商业计划竞赛是开展创业教育、提升创业教育效果的良好途径。商业计划竞赛为有志于创业的学生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和展示自我的平台(见表1)。通过参加商业竞赛,学生可以将书本知识与具体实践相结合,还有机会获得成功创业者的支持、指导,获得评委对商业计划的针对性分析,从而有助于学生更好地理解投资者的需求,并获得投资,将创意变为现实[3]。另外,参与商业计划竞赛还能帮助参赛者提高抗压能力、团队协作等可迁移技能。有研究发现,参加商业计划竞赛能提高参与者的团队协作、市场营销、领导力、沟通交流等能力[4]。甚至有参赛学生认为,他们在准备和参与商业计划竞赛过程中学到的东西比他们在整个MBA项目中学到的还多[5]。因此,对创业类竞赛进行分析,不仅有助于完善竞赛开展机制,还可以为促进创业教育发展、提升创业教育成效助力。
\

 
  一、美国大学生创业竞赛
 
  美国创业教育始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创业竞赛是创业教育的重要部分。举办创业竞赛有助于高校建立跨校合作关系,也为学生提供了良好的资源和平台,催生了诸多优秀企业的产生和发展。1973年,国际大学生企业家联盟举办首次创业大赛;1984年,百森商学院和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联合举办第一次商业计划竞赛,之后美国创业类竞赛获得蓬勃发展。2000年,美国有40~50个创业竞赛,2004-2009年,创业类竞赛开始以平均22%的速度增长[7]。至此,美国形成数目众多、规模不一的大学生创业竞赛。其中莱斯商业计划竞赛(Rice Business Plan Competition)是奖金额度最高、规模最大的学生创业竞赛。
  莱斯商业计划竞赛由莱斯大学技术与创业联盟(The Rice Alliance for Technology and Entrepreneurship)主办。莱斯大学技术与创业联盟由莱斯大学工程学院、自然科学学院和商学院于1999年合作成立,为科技成果商业化、创业教育、技术公司提供支持。莱斯商业计划竞赛旨在为大学生创业者提供一次真实的体验,让他们能够对自己的商业计划和一分钟电梯游说(Elevator Pitch)①视频内容进行调整,从而获得投资,成功地将他们的产品商业化。参赛者可以获得:在社会中成功创业所需的技能,投资者和经验丰富的企业家的指导,与风险投资者和其他投资者进行三天的交流,评委对商业计划的针对性反馈。[8]
  莱斯商业计划竞赛于2001年首次举办,已经从当年的9支参赛队伍、1万美元奖金发展为2017年的42支参赛队伍、150万美元现金和奖励。2017年,超过180家企业和私人赞助商为商业计划竞赛提供支持。大赛共收到约750份参赛申请,评审从所有参赛申请中选出42支队伍进行现场比赛,比赛为期3天,由近300名大多来自投资行业的评委按投资意向进行评分,决出优胜者。
 
  二、中国大学生创业竞赛
 
  中国的大学生创业竞赛始于20世纪90年代末。1998年,清华大学举办首届“创业计划大赛”,拉开了中国高校创业大赛的帷幕。随后上海交通大学于1999年开始连续举办“上海交通大学创业计划大赛”。同年,首届“挑战杯”中国大学生创业计划竞赛成功举行。2013年,为适应大学生创业发展的形势需要,共青团中央、教育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中国科协、全国学联决定,自2014年起共同组织开展“创青春”全国大学生创业大赛。2015年,为贯彻落实李克强总理的重要指示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高等学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实施意见》,教育部会同国家发改委、工信部、人社部、共青团中央和吉林省人民政府联合举办首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
  总体来说,从2010年起,我国创业大赛逐渐增多。就目前来讲,虽然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开展时间并不是最长的,却是规模最大、规格最高、影响范围最广的大学生创业大赛。首届大赛于2015年5月启动,参赛高校1878所,提交项目36508项,带动20多万名高校学生投入创新创业活动。第二届大赛于2016年3月启动,参与高校2110所,提交项目120476项,掀起了大学生创新创业的热潮。
  随着大赛规模和影响力的提升,第三届大赛增加了赛道设置和同期活动。第三届大赛于2017年3月启动。参赛项目按组别分为创意组、初创组、成长组和就业创业组;按类别分为“互联网+”现代农业、公共服务、信息技术服务、商务服务、制造业、公益创业、文化创意服务。大赛采用校级初赛、省级复赛、全国总决赛三级赛制,全国共有600个项目入围全国总决赛,通过网上评审,产生120个项目进入全国总决赛现场赛。
 
  三、莱斯商业计划竞赛和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比较
 
  笔者对2017年莱斯商业计划竞赛和第三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比较(表2),分析两项大赛的异同点。
表2 莱斯商业计划竞赛和第三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比较
\

  (一)共同点
  莱斯商业计划竞赛和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均为所在国规模最大、极具影响力的大学生创业类竞赛。大赛宗旨均涵盖推动参赛团队创业成果商业化;主办方均具有较强知名度和号召力,莱斯大学为美国顶尖私立研究型高校,其研究生创业项目排名全美第11位。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的所有主办单位均为政府管理部门和省级政府,承办单位为知名高校。两项大赛赛制符合国际惯例,均是从所有参赛团队中选出部分项目进入现场总决赛,所提交材料均涉及商业计划书、一分钟展示视频、团队信息等,现场比赛均为三天。
  (二)不同点
  1.大赛宗旨
  莱斯商业计划竞赛旨在模拟现实创业情况,帮助参赛团队吸引风险投资人或投资公司的资金。具体来说是为大学生创业者提供现实体验,让他们能够对自己的商业计划和电梯游说视频内容进行调整,从而获得投资资金,成功将产品商业化。莱斯商业计划竞赛着力于帮助大学生创业者吸引资金,将创业理念转变为创业现实,以现实为导向,着力点比较微观,具有针对性。
  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有三重目的:深化创新创业教育改革;推动赛事成果转化和产学研用紧密结合,服务经济;以创业带动就业[9]。从大赛举办宗旨可以看出,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着力点多重且宏观。为达成此目的,大赛除全国总决赛外,还设置了七项同期活动,即高校创新创业成果展、深化高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经验交流会、“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组织工作研讨会等。
  我国大学生创业大赛关注宏观,而莱斯商业计划竞赛着力微观,这与国家经济发展、创业环境、创业教育发展等因素均有关系。创新创业是美国保持世界经济竞争力的核心驱动力,美国创业教育也是世界创业教育的佼佼者,对于促进大学生创业已经形成了完善的宏观社会环境和微观教育环境。大学生的创新意识和创业理念业已形成,创业教育体系,尤其是课外创业教育资源项目更注重增加学生实际创业体验。要帮助大学生创业者将创业理念转化为现实,资金必不可少,因此莱斯商业计划竞赛着力吸引各方投资者的参与,帮助大学生创业者获得资金。当前我国经济处于效率驱动阶段,着力向创新驱动转型,需鼓励创新思维发展。我国创业教育虽然开始时间不算晚,但真正得到重视则是在2014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出后。2015年5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高等学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实施意见》,高校创业教育受到重视。经济发展正待转型,大众创业号角响起,万众创新思维还未成型,创业教育体系有待完善,在此背景下,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开始举办,势必要承担多重责任。
  2.大赛组织和发展
  莱斯商业计划竞赛由莱斯大学技术与创业联盟自主、自发、自下而上组织和发展。莱斯商业计划竞赛举办18年来,所有参赛的563支团队,62%成功启动,31%现在仍活跃在市场中。这说明莱斯商业计划竞赛确实达到了帮助大学生创业者吸引资金,将创业产品商业化的目的和宗旨。
  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由教育部等管理部门主办,一所高校承办,自上而下组织和发展起来。在我国创业大环境没有特别完善、创业教育刚受重视的情况下,由管理部门牵头,有利于推动大赛的顺利开展。然而,由于大学生创业者的创新、创业意识还没有完全培养起来,为保证大赛的规模和影响,有一些地方会强制学生参赛。例如,陕西省规定各校要按照不低于全日制在校生数(本专科生、研究生)18‰的比例组织学生参赛(即每1000名学生应至少有18个参赛项目),省教育厅将定期通报各高校参赛项目报名情况[10]。大学生创业大赛要想获得持久的发展,一是要培养参赛者的创业热情和创业意识,让学生主动积极参与;二是应重视参赛项目的质量而不是数量。
  3.大赛具体开展
  大赛具体开展方面,莱斯商业计划竞赛更为成熟,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体系还有待完善。如大赛奖励方面,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设30个金奖、90个银奖、480个铜奖,设最佳创意奖、最具商业价值奖、最佳带动就业奖、最具人气奖各1个,获奖项目颁发获奖证书,提供投融资对接、落地孵化等服务。表述比较笼统,并没有说明获奖项目具体能获得的奖励和服务。莱斯商业计划竞赛则详细列举了获奖项目能获得的现金和非现金奖励,包括21项现金奖励和10项实物奖励(如知识产权咨询、财务管理服务、营销服务等)。冠军得主将一并获得得州鹅协会提供的30万美元的股权投资和20万美元猫头鹰投资。进入总决赛的6名团队将获得3000~30万美元不等的奖励,进入半决赛、挑战赛、电梯展示赛的团队也将获得不同金额的奖励。对于大学生创业者来说,获得投资资金比获得获奖证书更有现实意义。因此,将奖励以具体数字和等价实物的方式具体表述出来,更有利于激发大学生创业者的参赛热情。
  参赛配套指导方面,莱斯商业计划竞赛不仅与专业的咨询公司合作,为每一个进入决赛的参赛团队进行指导,还在比赛过程中安排评审反馈环节,帮助参赛团队明确电梯展示视频和商业计划书的优缺点。另外还承诺决赛名单公布后,所有材料齐全的申请团队都将收到来自莱斯商业计划竞赛评审的反馈意见。莱斯商业计划竞赛期望,无论团队是否被选中参与决赛,申请参赛的过程都会为大学生创业者提供培训机会。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并没有说明为大赛参赛团队配备专门指导,仅在协办单位之一中关村百人会天使投资联盟的服务指南中提到会对高校师生进行双创讲座和项目辅导,表述较为模糊和笼统。
  参赛材料提交方面,两项大赛均要求提供项目商业计划书、项目展示PPT、一分钟展示视频、团队信息等材料。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没有明确要求所提交材料的内容和格式。莱斯商业计划大赛对所提交材料应包含的内容、格式、命名方式等都有详细要求。例如,商业计划不超过10页,包含执行摘要和财务数据,具体包含以下部分:执行摘要,产品或服务描述(如现在发展阶段、原型等),消费者、市场分析(市场规模和潜在市场份额),销售和市场营销计划(如何面向市场),知识产权,竞争者分析(竞争者和竞争差异),管理团队和顾问,财务亮点(现金流、损益表、资产负债表),投资(寻求投资的金额、正在使用的资金等)。商业计划书是项目开展的依据,也是能否赢得投资者青睐的关键。规范的商业计划书撰写是创业教育的核心课程之一,应该受到创业大赛和创业教育的重视。另外,对提交材料进行必要的规范要求,有利于参赛项目公平竞争,也有利于专家评审迅速找到项目的可投资观测点,提高评审效率。
 
  四、对我国高校开展创业教育的启示
 
  (一)注重创新型创业,明确创业教育方向
  世界经济发展阶段分为要素驱动阶段、效率驱动阶段和创新驱动阶段,我国目前还处在效率驱动阶段。《全球创业观察报告2016》[11]显示,我国早期阶段创业者中,机会型创业(opportunity-motivated)与生存型创业(necessity-motivated)比例低于效率驱动经济体的平均水平。有研究表明,机会型创业涉及更多、更密集的创新过程,而生存型创业则依赖成熟的市场模式[12]。同时,机会型创业相对于生存型创业也能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新市场机会、创新机会和企业增长机会。《全球创业观察报告2015》[13]显示,虽然中国的创业活动指数高于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等发国家,但创业中“产品采用新技术”和开发“新市场”的指数远低于这些国家,这表明我国的创业者在创新创业方面亟待加强。莱斯商业计划竞赛发展成功的参赛项目中32%属于生命科学领域、24%属于能源/清洁领域、27%属于信息技术/网络领域、12%属于技术创新领域,项目多为机会型创业,创新含量较高。我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的参赛项目多为创新含量较低的项目,属于生存型创业。我国创业教育不仅要鼓励培养学生的创业意识,更要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培养学生成为创新型创业人才,推动我国经济向创新驱动转变。
  (二)完善创业教育课程体系,夯实创业教育基础
  美国作为世界创业教育的领导者和佼佼者,创业教育体系尤其是高校创业教育体系已经相当完善,不仅设置创业学士学位、创业硕士学位、创业博士学位、创业辅修项目、创业证书项目等,涵盖创业学、商业计划书、创业融资、新创企业、企业营销、知识产权等内容,更是提供了多样的课外创业教育资源项目以深化学生创业意识,强化学生创业实践。我国部分高校作为深化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示范高校,在教育部的推进下开始发布深化创新创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深化创新创业教育改革。如中国人民大学成立创业学院,开展非学位教育,普及创业知识;开设创业管理+N(专业方向)副修学位教育和创业专业教育,培养创业型人才[14]。但大部分高校的创新创业教育课程体系还非常零散,有待统筹、整合各方资源进行完善。创业教育课程是创业教育开展的基础,创业教育课程体系是否完善直接影响创业教育效果和创业型人才培养效果。我国教育管理部门和高校应借鉴美国经验,结合自身实际需求和特点,协力完善高校创业教育课程体系,夯实创业教育基础。
  (三)完善创新创业教育实践体系,深刻理解社会问题
  创新创业教育的核心是帮助学生将创业理念转化为创业现实,创造经济、社会价值。大学生创业竞赛作为增强高校创新创业教育效果的有力工具,为学生近距离了解创业实践提供了良好的平台。但这还不够,我国不仅创新创业教育课程体系存在较大改善空间,创新创业体验式教育部分更是存在很大欠缺。如果创业者前期对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理解不够全面和深刻,就容易在后期的创业实践中产生很多意想不到或超出企业控制范围的问题,给社会管理带来不便,也不利于企业自身长远发展。如第二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获奖项目“ofo共享单车”,着力缔造无桩单车共享模式,解决城市出行问题,发展初期深受投资人青睐和使用者好评。但是由于对“解决城市出行”认识的不够深刻和全面,没有全面考虑单车摆放、管理、维修、退出等问题,随着单车社会投放量的剧增和竞争对手的快速涌进,造成了诸多问题,如随意停放、占据交通空间等。
  对于大学生创业者来说,提出创业想法、获得资金是迈向真正创业的第一步。他们必须对他们想要解决的问题有一个深刻的、全面的理解,才能逐渐完善自己,站稳脚跟,而不仅仅是成为理想化的初创企业创始人或“英雄创业者”。因此,高校也需致力于完善创新创业教育实践体系,不仅鼓励大学生创业者积极参与创业类竞赛,更要鼓励他们深度了解社会问题,这样有利于有效降低大学生创业试错成本,进一步提升大学生创新创业教育价值。
  注释:
  ①“电梯游说”指在60秒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对创业创意或创业项目进行简洁介绍,呈现出创意或项目的亮点。
  参考文献:
  [1]Abdesselam R, Bonnet J, Renou-Maissant P, et al. Entrepreneurship,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Institutional Environment: Evidence from OECD countries[R]. Center for Research in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CREM), University of Rennes 1, University of Caen and CNRS, 2017.
  [2]Decker R, Haltiwanger J, Jarmin R, et al. The Role of Entrepreneurship in US Job Creation and Economic Dynamism[J]. The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014, 28(3): 3-24.
  [3]Grimaldi R, Kenney M, Siegel D S, et al. 30 Years after Bayh-Dole: Reassessing Academic Entrepreneurship[J]. Research Policy, 2011, 40(8): 1045-1057.
  [4]Jones A, Jones P. “Making an Impact”: A Profile of a Business Planning Competition in a University[J]. Education+Training, 2011, 53(8/9): 704-721.
  [5]Cannice M V. Getting In on the University Business Plan Competition Circuit[J]. Entrepreneur. com, October, 2004(19): 2004.
  [6]Russell R, Atchison M, Brooks R. Business Plan Competitions in Tertiary Institutions: Encouraging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J]. Journal of Higher Education Policy and Management, 2008, 30(2): 123-138.
  [7]L. W., ,Byrd, K. A.. Business Plan Competitions: Start-up“idols”and Their Twenty-first Century Launch Pads.[J].Journal of Higher Education Theory and Practice, 2011,11(4):53-64.
  [8]Rice University. Rice Business Plan Competition[EB/OL]. http://www.ricebusinessplancompetition.com/,2017-09-10.
  [9]教育部关于举办第三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的通知[EB/OL]. http://www.moe.edu.cn/srcsite/A08/s5672/201703/t20170316_299808.html, 2017-09-18.
  [10]关于举办第三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陕西赛区省级复赛的通知[EB/OL]. http://www.snedu.gov.cn/news/jiaoyutingwenjian/201704/07/12023.html,2017-09-16.
  [11]Global Entrepreneurship Monitor 2016-2017 [EB/OL].http://www.gemconsortium.org/report,2017-09-17.
  [12]Sambharya R, Musteen M. Institutional Environment and Entrepreneurship: An Empirical Study across Countries[J].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ntrepreneurship, 2014, 12(4): 314-330.
  [13]全球创业观察(GEM)中国报告发布[EB/OL].http://edu.qq.com/a/20160128/044531.htm,2017-09-10.
  [14]中国人民大学深化创新创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EB/OL].http://www.moe.gov.cn/s78/A08/gjs_left/s3854/cxcyjy_ssfa/201605/t20160516_244082.html,2017-09-18.

上一篇:认证和质量保证在国际高等教育中的杠杆作用
下一篇:俄罗斯高等教育评估体系发展脉络及启示

分享到: 收藏
新加坡高等教育国际化政策探析——以新加坡国立大学为例
文章以新加坡国立大学为例,从新加坡高等教育发展的历史追溯该国高等教育国际化的足迹,对...[详细]
浙江大学爱丁堡大学联合学院和浙江大学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校区联合学院成立
据中国教育新闻网2016年2月26日报道,教育部正式批复同意浙江大学设立 "浙江大学爱丁堡大...[详细]
未来卓越国际化人才:“多语种+”是趋势
随着 "一带一路 "战略的实施和提速,破解我国非通用语种人才的匮乏已成当务之急。高...[详细]
未来五年,高等教育的发展趋势
未来五年高等教育机构将会面临什么形势?有哪些趋势和技术将会驱动教育的变革?有哪些挑战...[详细]
法国大学技术学院考试制度与教育质量保障
法国大学,尤其是大学技术学院实行“宽进严出”的招生考试政策。严格的考试及较高的淘汰率...[详细]
印度大学排名的方法与特点
印度政2016年4月4日首次公布全国高等教育机构排名,这是印度有史以来第一次组织实施全国大...[详细]
美国大学内部审计简析——以康奈尔大学为例
在美国大学,内部审计在确立法人治理和内部控制中,扮演了关键且常常是领导者的角色。文章...[详细]
博洛尼亚进程中德国高等教育改革之现状、影响和评价
德国博洛尼亚高等教育改革历经20年,是欧洲教育一体化和国际化改革的典范,文章以德国综合...[详细]
构建行业伙伴关系 助力大学知识转移
约翰•普罗沃(John A Provo)教授领导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经济发展办公室设计并实施应用...[详细]
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国际学生服务对我国高校的启示
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国际化程度较高,为国际学生提供了从到校前、到校时、学习中和毕业后的...[详细]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8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