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美国教育国际化:数据、趋势与特朗普效应

发布时间:2019-01-09    来源:《世界教育信息》2018年第23期
导读
在美国,许多联邦机构独立管理学生及教师流动、科研合作与其他国际化项目。这些项目的目标与管理机构(如外交部和国家安全部)的授权相关;而美国高等教育国际化自身目标并不明确。
文/[美]罗宾·麦卓斯·赫尔姆斯 [美]卢西娅·布拉伊科维奇 编译/吕耀中 姜姝莹 

  在美国,许多联邦机构独立管理学生及教师流动、科研合作与其他国际化项目。这些项目的目标与管理机构(如外交部和国家安全部)的授权相关;而美国高等教育国际化自身目标并不明确。总而言之,其原因在于负责国际化项目的管理部门之间缺乏协调,且与其他很多国家相比,美国对此投入经费不足。
  美国整个高等教育体系缺乏中央协调,教育国际化项目也缺少联邦政府的支持。这意味着就资金、策略、优先设置(priority setting)和项目管理而言,教育国际化是学校发展的一项事业。虽然此前人们对于制定统一的教育国际化国家政策呼声不断,但是美国高等教育体系规模之庞大与多样化意味着教育国际化必须在不同大学里扮演不同的角色;制定一种既能凸显国家特色,避免千篇一律,又能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国家政策,将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美国教育委员会(American Council on Education,ACE)并不支持单一的国家政策,这就要求联邦机构之间更好地协调,制定更为清晰的政策,为教育国际化项目提供更多的资金支持。然而,考虑到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导向以及针对现存教育国际化项目的预算削减情况,在可预见的未来,学校可能依然需要承担起推动教育国际化的责任。
 
  一、美国校园国际化透视
 
  学校是推动美国教育国际化的阵地,是相关数据最重要的来源。为了掌握教育国际化的发展趋势,明确未来走向,美国教育委员会每五年对全国各学院和大学进行校园国际化调查。校园国际化调查自2001年首次进行,最近一次调查是在2016年。该调查是美国高等教育所有部门收集国际化数据唯一的综合性来源。就其内容与涉及的领域来看,调查围绕着美国教育委员会综合国际化模式的6个支柱进行:明确的机构承诺,行政领导、架构和人员配备,课程、辅助课程与学习结果,教职员工政策及实践,学生流动性,合作与伙伴关系。
 
  二、2016年的调查发现
 
  从广义上讲,2016年的调查数据显示出教育国际化在美国的学院和大学中备受推崇。至于发展速度,近3/4(72%)的受访者表示,近几年国际化发展加快;2011年仅有64%的受访者认为如此。
  2011年,“推动全球化时代的学生培养”是众多学校选择国际化的最重要原因;其次,学校想通过国际化工作“使国内在校学生、教师及员工多样化”;再次,国际化“对国内外求学的学生产生更大的吸引力”;第四个原因则是为了创收,与2011年相比,目前学校更加重视这一点,并把它作为开展教育国际化的目的。谈及国际化的优先活动,海外学生与本国学生的流动分别位列第一和第二位,很大程度上与这些目标一致,而位列第三位的则是与国外机构和组织建立伙伴关系。
  从目前取得的进展和享有的优先权来看,通过政策、项目和活动开展的国际化实践所获得的精确数据进一步说明了如何在校园开展国际化实践,同时也为国际化进展和趋势勾画出更为复杂的画面。
  (一)明确的机构承诺
  近五成(49%)回应机构的使命宣言特别提到国际化或其相关活动(如国际或全球活动),还有相当比重(47%)的机构把国际化及其相关活动纳入其战略规划的前五位。相当比重的机构发起了专门的筹款活动以支持教育国际化,还有许多学校引导校友、其他捐赠人和基金会为教育国际化提供支持。令人吃惊的是,鉴于整体承诺水平和资源分配,近几年正式评估国际化进展或影响的机构比率由2011年的37%下降到2016年的29%。
  (二)行政领导、架构和人员配备
  2016年的数据表明,目前,在很多校园,国际化成为越来越集中的管理工作。58%的学校有单独的办公室专门引导国际化活动或项目——相比之下,2011年只有36%的学校这么做。提及国际化的推动者,高级国际官员位列第二位——位列首席学者、教职员工及其他管理者之前。在设有博士点的大学里,高级国际官员实际上是推行教育国际化的主力,他们在教育国际化领域发挥的作用超过校长。
  (三)课程与辅助课程
  国际化课程与辅助课程在国际化优先工作中排第四位——位列招收国际学生、扩大出国留学规模和发展国际伙伴关系之后。然而,尽管国际化课程与辅助课程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但2016年在校生的全球学习成果十分乐观。过去五年,越来越多的院校已经实施了面向全球的通识教育要求和学生学习成果,而且——这是自2001年调查开始实施以来的首次——有外语要求的院校的比例正在上升,即使幅度不大。
  全球性的辅助课程项目也在增加。然而,正如过去调查中反复出现的那样,2016年最常见的辅助课程(比如庆祝一些国际节日和事件,以及为国际话题感兴趣的学生组织聚会)是那些不需要学生持续投入和高度投入的项目。
  (四)教职员工政策及实践
  2016年的调查显示,在招聘、雇用和晋升中考虑员工的国际经历与活动的院校所占比重有所上升,通过奖励认可教师为教育国际化作出贡献的院校比重也有一定的提高。虽然教师的职业发展被视作国际化中相对靠后的优先领域,但是过去五年中,机会也多少有所增加——着重强调的是资金投入及人员的流动,而非校园研讨会和以课程为主的活动。
  然而,尽管教师的机会有所增多,但综合来看,与其他领域的数据相比,教师相关的数据仍引起人们对教师的整体地位及其在国际化发展进程中扮演的主要角色认可的担忧。
  (五)学生流动性
  一直以来,学生流动性都是国际化工作的基石。2016年的数据表明,与该领域相关的其他方面的国际化活动越来越得到重视。为了刺激国内流动,近五成(48%)院校目前制定了国际生招收计划。这些计划中,80%以上明确说明计划招收本科生、研究生或两者的人数。招收学生的主要地域包括中国、印度和越南。
  从广义上讲,2016年的调查数据表明,国际化在美国的学院与大学中广受欢迎。约2/3的受访者表示,过去三年,学校送出的出国留学的学生数量有所增长(45%)或保持不变(27%);近年来,其他形式的海外教育(如国际实习、服务机会和国外研究)的参与率增幅较低,只有五成多的学院和大学为海外教育提供诸如学生奖学金的经费支持。虽然目前出国留学生总量创历史新高,但值得注意的是,全美本科生中仅有10%的学生选择在未获学位前出国留学。
  (六)合作与伙伴关系
  2016年的数据表明,在很多校园里,国际合作与参与获得了更多的关注、发展动能与支持。然而,在活动层面、计划范围以及国外机构关系的意向性方面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近一半的回应机构表示,在过去的三年里,他们有的(13%)已经开始发展国际伙伴关系,有的(36%)已经扩大了自己的伙伴关系数量。很多院校已经构建了伙伴关系发展的正式策略以及伙伴关系校园指导方针。未来有望增强伙伴关系活动的国家有中国、印度、巴西、墨西哥、越南和韩国。
 
  三、总结与建议
 
  一项涉及范围更广的对比结果显示,很多院校的国际化工作首要关注点仍停留在外部。学校把学生的双向流动和国际伙伴关系置于其国际化的优先位置。这些领域在经费、人力资源和项目方面处于最前列。不论从文本还是从实践来讲,校园内的国际化努力(本土国际化),如课程与辅助课程、教师职业发展的国际化,在优先活动清单上都排名靠后。
  国际化工作的外部导向是许多国家面临的问题,而考虑到美国的出国留学率始终很低,在美国,缺少对校内活动关注的现象尤为严重。一些学校称“为全球化时代培养学生”是其国际化的首要目标,这大概指的是全部学生——而不仅仅是一小部分出国留学生。下一步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以确保美国学校的学生有机会通过课程作业、辅助课程活动以及与国际化教师互动来获得全球竞争力。由于招生工作的加强为国际学生提供了支持,最优化的国际学习环境,对校内国际化工作和进一步发展综合国际化来说也至关重要。
 
  四、特朗普效应
 
  展望国际化的未来,不能忽视去年美国的政治发展。调查研究在2016年12月结束——适逢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但尚未就任之时。自此,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一系列有关移民和对外关系的总统命令和政策声明。这些命令和声明将会极大程度地影响学生流动——数据清楚地表明了国际化已成为美国学院和大学的优先工作。
  美国校园的原始数据、轶事报道与国外信息来源显示,当前的政治环境的确会影响国际学生对留学目的地的选择。不过,学生流动数量的长期效应以及更广泛的国际化努力是难以预计的。这些发展的影响无疑会因机构和部门而异。
  鉴于新政策障碍重重、政治气氛紧张,一些学院和大学可能会对国际化活动采取避而远之的态度。虽然另一些学校能保持国际化的发展势头,但是也会出现不同的活动和重点。一些学校可能会把国际化重点放在内部,把更多注意力与资源集中在校内课程、辅助课程和教师发展上。实际上,这是发展综合国际化很重要的活动,而这种途径是专门面向外部与当下所强调的流动所不允许的。2021年的调查研究出来后,时间会说明一切。
  (编译自《高等教育领导者国际简报》(International Briefs for Higher Education Leaders)2018年第7期“Internationaliz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Data, Trends, and Trump”)

上一篇:日本东京大学内部治理体系探析
下一篇:美国《国家高等教育技术规划》解读与启示

分享到: 收藏
新加坡高等教育国际化政策探析——以新加坡国立大学为例
文章以新加坡国立大学为例,从新加坡高等教育发展的历史追溯该国高等教育国际化的足迹,对...[详细]
国际化视域下留学生辅导员职业能力标准建构
高等教育的国际化浪潮繁荣了我国的留学生教育,也对留学生教育管理与服务提出了更高要求。...[详细]
浙江大学爱丁堡大学联合学院和浙江大学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校区联合学院成立
据中国教育新闻网2016年2月26日报道,教育部正式批复同意浙江大学设立 "浙江大学爱丁堡大...[详细]
未来卓越国际化人才:“多语种+”是趋势
随着 "一带一路 "战略的实施和提速,破解我国非通用语种人才的匮乏已成当务之急。高...[详细]
法国“数字化校园”教育战略规划概览及启示
近年来,教育信息化作为国家创新人才培养和国际竞争力提升的关键举措,在世界各国得到了高...[详细]
未来五年,高等教育的发展趋势
未来五年高等教育机构将会面临什么形势?有哪些趋势和技术将会驱动教育的变革?有哪些挑战...[详细]
媒体融合时代新闻传播教育的变革与创新: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和中国新闻传播类学院的合作
在媒体融合时代背景下,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在全美率先系统创办媒体融合专业,于2005年正式...[详细]
法国大学技术学院考试制度与教育质量保障
法国大学,尤其是大学技术学院实行“宽进严出”的招生考试政策。严格的考试及较高的淘汰率...[详细]
博洛尼亚进程中德国高等教育改革之现状、影响和评价
德国博洛尼亚高等教育改革历经20年,是欧洲教育一体化和国际化改革的典范,文章以德国综合...[详细]
公立研究型大学在人工智能热潮中的应对策略
在席卷全球的“人工智能热潮”中,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在安大略省政府的支持下成立了“人工智...[详细]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8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