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法人化改革后日本国立大学校长的遴选标准、程序及启示

发布时间:2019-08-08    来源:《世界教育信息》2019年第10期
导读
法人化改革后,日本的国立大学纷纷实施新的校长遴选制度。文章在深入剖析校长遴选制度实施背景的基础上,对校长遴选标准和程序进行了系统阐述,认为法人化改革后的校长遴选制度提高了日本国立大学自治能力和内部治理效益,对建立健全中国大学校长遴选制度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法人化改革政策的目的之一是改变校长、评议会、教授会在大学管理中的权力结构,将国立大学内部的最高决策权赋予校长。传统的校长遴选制度受到来自政府、教授会各方的严格控制,与法人化改革初衷相距甚远。法人化改革后,各国立大学在《国立大学法人法》的基础上自主遴选校长,国立大学自主运营能力和内部治理效益增强。目前,我国的公立大学校长直接由政府委任,与日本国立大学法人化改革前的校长遴选制度相似,可在结合我国国情的基础上借鉴日本经验,建立健全我国的大学校长遴选制度。
 
  一、改革背景
 
  (一)法人化改革前校长遴选制度存在的问题
  在法人化改革前,日本的国立大学属于行政组织的一部分,从其形态来看属于“国家设施型”,一切按行政体制进行管理。国立大学的校长候选人均由内部人员推荐和选举,经选拔后由文部科学省任命,整个遴选过程无外部人员参与,选拔过程中政府意志发挥着重要作用,可谓“组织化任命”。大学校长、院系负责人的任命,教师的晋升等都由教授会决定,校长遴选也受到教授会的控制。校长管理权有限,无法在大学工作中充分表达主观意愿。
  (二)法人化改革后对校长遴选制度的规定
  法人化改革后,政府赋予国立大学自主经营权,保障大学的独立法人地位。《国立大学法人法》第12条规定,大学校长由校长选举委员会遴选,任职期限为2~6年,具体遴选程序由各大学自行决定。《国立大学法人法》第10条、第20条规定:校长选举委员会的成员中,必须有校外人士参与,校长选举委员会成员均由大学自主遴选产生,不受国家和政府控制。[1]
 
  二、遴选标准
 
  法人化改革后,大学内部将最高决策权赋予校长,并提升其各项权力,形成了校长治校的体制。校长的素质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大学的发展,因此校长遴选标准尤其重要。作为国立大学校长候选人,除了要满足如年龄、学历、品质等最基本的要求外,还要具备一些核心能力。《国立大学法人法》第12条规定,国立大学校长在教学研究和大学运营管理方面都要具备很高的造诣。因此,在推荐校长候选人时,主要考查其学术背景和行政管理能力。
  (一)学术背景
  日本国立大学强调校长候选人的高学历,倾向于毕业于顶尖学府的候选人,且必须具有较强的教学与研究能力,以及一定的学术造诣。表1是7所国立大学校长的学术背景,可以看出国立大学校长大多是毕业于本校的工学、理学博士,拥有较好的综合能力,能够更有效规划大学发展蓝图,从而对大学绩效产生积极影响。
  
\
  
  (二)行政管理能力
  随着大学校长角色不断呈现社会化、多样化、复杂化的趋势,越来越多的大学把管理经验和行政经验作为选择校长的要素。例如,东京大学校长五神真担任过东京大学工学系研究科教授、附属光量子科学研究中心教授、理学系研究科教授、东京大学副校长等职位[9];京都大学校长山及寿一担任过京都大学教育研究评议会议员、大学院理学研究科科长、经营协议会委员等职位[10];大阪大学校长西尾章治郎担任过大阪大学校长助理、理事、副校长等职位[11]。校长具有丰富的行政管理经验,能够更加深刻地理解大学的理念和精神,更加有效地促使大学运转。
 
  三、遴选程序
 
  法人化改革后,各国立大学在《国立大学法人法》的基础上遴选校长,校长遴选程序呈现出多样化的趋势,各国立大学校长的具体遴选程序可归纳为:推荐→筛选→投票→选拔→任命。例如,东京大学采取校内公开投票的方式,校长选举委员会组织进行投票,委员会推荐第1次候选人,校长选举委员会进行资格审查,从中选拔3~5名作为第2次候选人,后由教员公开投票,从中选出最终的校长人选[12]。九州大学通过校内投票从经营协议会和教育研究评议会推荐的候选人中选出3人,再由校长选举委员会决定最终当选者[13]。东北大学则不再进行投票,由经营协议会、教育研究评议会或30位以上教授、副教授联名推荐候选人若干名,由校长选举委员会从中选拔。[14]
  (一)校长候选人的推荐方式
  由谁来推荐候选人、是否允许校外人员参与推荐,可反映大学的自主和开放程度。根据推荐候选人主体的不同,可分为开放型、中立型、教授自治型3种。其中,开放型候选人由本人和经营协议会推荐,中立型候选人由教员和校长选举委员会推荐,教授自治型候选人由教育研究评议会和教授会推荐。开放型和中立型的推荐方式保证了校外人员参与大学校长遴选的过程,促使社会上具有各种经验的人员共同参与到大学运作过程中,提高大学的管理效率。
  (二)校长的选举方式
  选举是校长遴选过程中的重要环节,由表2可见,校长的选举方式大致有6种类型。
\

  如表2所示,校长选举委员会决定型不考虑教职员工的意向投票,委员会进行资格审查后直接确定校长人选。在校长选举委员会主导型中,委员会对候选人进行资格审查并参考意向投票结果,经协商做出决定。在意向投票主导型和意向投票决定型中,意向投票具有决定性作用,但在意向投票主导型中,校长选举委员会有一定的调控权力,而意向投票决定型中排除了校长选举委员会的调控权。折中型是校长选举委员会型和意向投票型的结合。重视委员会折中型中,意向投票作为参考,校长选举委员会进行调控。重视投票折中型中,委员会为了限制候选人人数,对其资格进行审查,意向投票起决定作用。
  (三)推荐方式和选举方式相结合
  前文对国立大学校长候选人的推荐方式和校长选举方式进行了分类,对于遴选过程,要统一分析推荐方式和选举方式才能确认校长遴选的特征。国立大学校长推荐方式分为3种类型,选举方式分为6种类型,在此将推荐方式和选举方式相结合,可得到18种类型,并在此基础上将80所国立大学(因86所国立大学中有6所不公开相关资料)的校长遴选程序类型进行分类,计算各个类型所占比重,如表3所示。
\

  其中,有20所大学采用中立型-重视委员会折中型,所占比例达到25%;13所大学采用中立型-校长选举委员会主导型,所占比例达到16.3%;11所采用开放型-校长选举委员会主导型,所占比例为13.8%。在采用中立型推荐方式的情况下,选举方式多采用校长选举委员会主导型、重视委员会折中型。在选择中立型推荐方式的47所大学中,采用校长选举委员会型的有37所,占比达到78.7%。采用教授自治型推荐方式的仅有5%。由此可见,法人化改革后在校长遴选制度上,削弱了教授的权利,重视校长选举委员会的作用,引导校外人员参与校长遴选。
 
  四、总结
 
  日本国立大学的校长遴选由校长选举委员会启动,突出强调校长候选人的学术背景和行政管理能力,侧重于对校长任职条件的严格要求,同时强调校内公开投票遴选最终候选人,在遴选过程中校内教职员工和校外人员起主导作用。此遴选制度对促进日本国立大学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我们应在遵循国情的基础上,借鉴其遴选经验来完善我国校长遴选制度。
  (一)法人化改革后校长遴选制度对日本国立大学的积极影响
  法人化改革后,教职人员、校级机构主体具有推荐校长候选人的权力,国立大学校长遴选要经由各方人士组成的校长选举委员会选举,不再直接由文部科学大臣任命产生。校长是否续聘或解聘,也由校长选举委员会决定。多利益主体参与校长遴选过程,并有效地进行互动合作,对高校产生了积极影响;同时政府减少对国立大学的干预,大学管理独立性增强,大学自治能力提高。
  (二)有待解决的问题
  在校长选举方式上,多数国立大学在校内进行意向投票,校长选举委员会根据意向投票的结果决定最终人选。在这一过程中存在校长选举委员会如何看待意向投票的问题,如意向投票的结果在最终结果中占多大比例?是按照校内意向投票的结果,还是校长选举委员会根据委员的讨论和投票决定校长人选?这涉及到在校长选举中谁占主导的问题,各国立大学内部围绕这一问题出现了诸多争议。部分国立大学因为校长选举委员会和意向投票结果不同,教授与校长选举委员会之间产生矛盾。例如,富山大学在2008年选举校长时,在校内教职员工中进行两次意向投票选出3名候选人,校长选举委员会在3名候选人中最终选择得票最低的候选人作为下一任校长,富山大学人文学部教授会对校长选举委员会的决定提出声明,认为校长选举委员会无视校内意向投票,是对大学自治的重大侵害。[17]
  (三)对我国的启示
  在我国高等教育体制中,公立大学校长由政府直接任命,难以充分考虑学校需求,有的大学校长在到岗之前,学校教师和学生毫不知情。这种制度不符合大学校长职业化的发展方向,也不利于大学去行政化。可以尝试学校选举和政府任命相结合的形式,增加民主评议,听取大学内部人员的意见和建议,经投票选举后由国家任命。在我国《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有关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部分,明确提到完善大学校长选拔任用办法,但具体如何完善尚未展开,也暂无其他详实的法律界定。因此,需要建立健全关于大学校长遴选制度的教育法规,并用学校章程的形式加以规定。
  参考文献:
  [1]文部科学省.国立大学法人法[ EB/OL ]. http://www.mext.go.jp/b_menu/houan/kakutei/03042401/03091701/002.pdf, 2005-06-05.
  [2][9]東京大学.役員·監事略歴[EB/OL].https://www.u-tokyo.ac.jp/ja/about/overview/b01_04_01.html,2018-12-01.
  [3][10]京都大学.山極壽一総長略歴[EB/OL].http://www.kyoto-u.ac.jp/ja/about/president/profile.html,2018-12-01.
  [4][11]大阪大学.西尾章治郎総長プロフィール[EB/OL].https://www.osaka-u.ac.jp/ja/guide/president/profile.html,2018-12-03.
  [5]名古屋大学.大学の概要/学部研究科[EB/OL].http://www.nagoya-u.ac.jp/about-nu/president/profile/index.html,2018-12-01.
  [6]東京工業大学.略歴[EB/OL].https://www.titech.ac.jp/about/president/biography.html,2018-12-02.
  [7]北海道大学.総長プロフィール[EB/OL].https://www.hokudai.ac.jp/introduction/president/profile/,2018-12-04.
  [8]九州大学.総長略歴[EB/OL].https://www.kyushu-u.ac.jp/ja/university/president/organization,2018-12-03.
  [12]東京大学.東京大学総長選考会議規則[EB/OL].https://www.u-tokyo.ac.jp/gen01/reiki_int/reiki_ honbun/au07407151.html,2018-12-04.
  [13]九州大学.九州大学総長選考会議規則[EB/OL].https://www.kyushu-u.ac.jp/ja/university/president/election/,2018-12-04.
  [14]東北大学.東北大学総長選考会議[EB/OL].http://www.bureau.tohoku.ac.jp/souchousenkou/index.htm,2018-12-04.
  [15][16]国立大学法人化以降の学長選考における手続きの類型と特徴:各国立大学法人の学長選考規定を中心に[J].教育経営学研究紀要,2012(15):33-42.
  [17]金红莲.法人化改革后日本国立大学校长权力之评析[J].现代教育管理,2012(8):125-128.

  基金项目:辽宁省高校创新团队项目“东北亚高校内部治理的比较研究”(编号:WT2017002)

上一篇:追求全面卓越:世界一流大学战略规划文本的核心
下一篇: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事务专业硕士研究生培养特色及启示

分享到: 收藏
新加坡高等教育国际化政策探析——以新加坡国立大学为例
文章以新加坡国立大学为例,从新加坡高等教育发展的历史追溯该国高等教育国际化的足迹,对...[详细]
国际化视域下留学生辅导员职业能力标准建构
高等教育的国际化浪潮繁荣了我国的留学生教育,也对留学生教育管理与服务提出了更高要求。...[详细]
浙江大学爱丁堡大学联合学院和浙江大学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校区联合学院成立
据中国教育新闻网2016年2月26日报道,教育部正式批复同意浙江大学设立 "浙江大学爱丁堡大...[详细]
法国“数字化校园”教育战略规划概览及启示
近年来,教育信息化作为国家创新人才培养和国际竞争力提升的关键举措,在世界各国得到了高...[详细]
未来卓越国际化人才:“多语种+”是趋势
随着 "一带一路 "战略的实施和提速,破解我国非通用语种人才的匮乏已成当务之急。高...[详细]
法国大学技术学院考试制度与教育质量保障
法国大学,尤其是大学技术学院实行“宽进严出”的招生考试政策。严格的考试及较高的淘汰率...[详细]
媒体融合时代新闻传播教育的变革与创新: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和中国新闻传播类学院的合作
在媒体融合时代背景下,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在全美率先系统创办媒体融合专业,于2005年正式...[详细]
博洛尼亚进程中德国高等教育改革之现状、影响和评价
德国博洛尼亚高等教育改革历经20年,是欧洲教育一体化和国际化改革的典范,文章以德国综合...[详细]
以色列高校创新创业机构的运行及功能——以特拉维夫大学Star TAU创业中心为例
高校创业中心作为连接大学与产业部门的纽带,在科研成果转化、专利申请与保护、初创企业孵...[详细]
未来五年,高等教育的发展趋势
未来五年高等教育机构将会面临什么形势?有哪些趋势和技术将会驱动教育的变革?有哪些挑战...[详细]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9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