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主管    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巨大鸿沟:欧盟劳动力中的数字化与数字技能差距

发布时间:2017-09-11    来源:《世界教育信息》2017年第15期
导读
欧洲职业培训发展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Vocational Training,Cedefop)的“欧洲技能与就业”(European Skills and Jobs,ESJ)调查显示,欧盟成员国超过七成的成年劳动力需要掌握基础的信息通信技术(ICT),才能胜任他们的工作。然而,其中约1 3的员工面临数字技能不足的风险。与此同时,在低技能的岗位中,又有近一半的员工不需要掌握任何ICT就能完成他们的工作。欧洲职业培训发展中心的专家普列克斯(K·Pouliakas)指出:“数字鸿沟确实存在,有相当一部分的欧盟成年劳动力供职于一个半信息化的世界,而其他劳动力则面临数字技能的退化。要想使所有欧盟劳动力都能充分享受到数字化发展所带来的便利,就要不断促进欧盟教育和培训体系的现代化发展。但是,目前的关键问题是数字资本基础设施的更多投资和继续在线学习小组(continuing online learning for group)被排除在数字经济之外。”
  欧洲职业培训发展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Vocational Training,Cedefop)的“欧洲技能与就业”(European Skills and Jobs,ESJ)调查显示,欧盟成员国超过七成的成年劳动力需要掌握基础的信息通信技术(ICT),才能胜任他们的工作。然而,其中约1/3的员工面临数字技能不足的风险。与此同时,在低技能的岗位中,又有近一半的员工不需要掌握任何ICT就能完成他们的工作。欧洲职业培训发展中心的专家普列克斯(K·Pouliakas)指出:“数字鸿沟确实存在,有相当一部分的欧盟成年劳动力供职于一个半信息化的世界,而其他劳动力则面临数字技能的退化。要想使所有欧盟劳动力都能充分享受到数字化发展所带来的便利,就要不断促进欧盟教育和培训体系的现代化发展。但是,目前的关键问题是数字资本基础设施的更多投资和继续在线学习小组(continuing online learning for group)被排除在数字经济之外。”
 
  一、欧盟职场对数字技能的要求
 
  欧洲职业培训发展中心的分析表明,未来欧盟劳动力市场结构的转型与对先进数字技能的高需求紧密相连。事实上,《欧洲技能与就业调查洞察》(ESJ survey Insight)第8期说明,欧洲职业培训发展中心的技能预测的未来十年有望发展的职业与依据欧洲技能与就业调查中的这些职业要求的先进数字技能的重要性之间呈现较强的正相关关系。
  这一发现与其他许多信息来源是一致的,如欧盟统计局对企业和家庭ICT使用情况的调查信息。欧盟委员会近期针对12份历来很少获得ICT投资的职业(如奶农、机器操作员、工业设计师、兽医专业教师等)调查也表明,ICT的使用对这些职业的工作任务和技能需求也会产生深远影响。然而,尽管数字技能的重要性广为人知,但大众对欧盟职场所需的ICT技能的类型却知之甚少;作为工作任务的一部分,员工并不了解职场对ICT的要求程度。
  欧洲职业培训发展中心所做的欧洲技能与就业调查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这一空白。欧洲职业培训发展中心收集了欧盟员工需掌握的最高水平ICT技能信息。这项调查将员工工作中所需的ICT技能分为三个等级:初级ICT水平(如使用个人电脑、平板电脑或移动设备发送邮件或浏览网页),中级ICT水平(如使用文字处理软件、创建文档或处理电子表格),高级ICT水平(如开发软件、应用或程序,使用计算语法或数据分析程序包)。在调查中,部分受访者表示,在他们的工作中并不需要掌握任何ICT技能(见图1)。欧盟大多数(52%)成年员工表示,他们需要达到中级ICT技能水平才能完成工作任务,另有19%的成年员工表示,只需要达到初级ICT水平即可。总而言之,有超过七成(71%)的欧盟员工需要掌握某个基础水平(如初级或中级)的数字技能才能完成他们的工作。另有14%的员工表示,他们需要达到高级ICT水平,而有14%的员工表示在工作中根本不需要掌握任何ICT技能。欧盟成员国瑞典、丹麦和爱尔兰有超过80% 的成年劳动力在工作中需要至少掌握基础水平ICT技能,而在塞浦路斯、罗马尼亚和希腊,有同样ICT技能要求的员工约占60%。在葡萄牙、保加利亚、拉脱维亚和荷兰,超过1/5的员工称他们根本不需要掌握任何ICT技能就能完成工作,这一比例是所有欧盟国家中最高的。
  
\
图1 014年欧盟28个成员国成年员工在工作中所需的ICT技能水平及其所占比率
  
  二、生活在一个半信息化的世界:数字鸿沟和排斥风险
 
  分析欧洲技能与就业调查的微观数据后,我们会发现,数字鸿沟——一部分人群会被排斥在数字时代的发展之外——是欧洲就业市场的一个比较突出的特征。图2 显示,在欧盟具体职业分类中,大部分的劳动力在工作中根本不需要掌握任何的ICT技能,其中56%从事初级职业的员工,25%从事服务和市场销售的人员,33%农业部门的员工,29%从事住宿、餐饮、食品服务业的员工也都表示他们在工作中根本不需要掌握任何ICT技能。对这些从业人员来说,手工或其他职业技能往往更重要(见图3)。
  
\
图2 2014年欧盟28个成员国成年员工不同职业所需的ICT技能水平及其所占比率

\
图3 014年欧盟28个成员国成年员工在不同部门就业所需ICT技能水平及其所占比率

  
  人们的日常生活大部分时间是在职场上度过的。如果他们从事一份不需要或不使用数字技术的工作,那么他们在工作之余也很少会使用数字技术,也不会自觉地掌握数字技术以成为社会的积极参与者。这会导致大部分欧洲人的数字技能不高或根本不使用互联网。
  为改变一些人未使用ICT的现状,许多国家已经或正在准备采取措施,尽最大能力提供ICT技能培训和主动学习的机会。考虑到那些可能面临被数字化排斥风险的人群的需求并促进数字技能的普及,有些国家已经将数字化议程视为优先方向。因此,随着欧盟经济发展,将有更多的职业需要掌握初级数字技能。然而,在未来的职场中,高级数字技能,尤其是编程和编码技能将有可能成为进入职场和工资溢价(wage premium)的先决条件。
  欧洲技能与就业调查显示,在当今的欧盟就业市场中,除可能决定员工收入的各项重要因素(如性别、年龄、教育程度、从业年限、学习能力、职业、行业)外,比起从事需要基础ICT技能职业的员工,从事需要高级ICT技能职业的员工每小时的收入要高3.7%左右。如果考虑到认知(读写能力、计算能力、外语能力、解决问题能力、学习能力)或非认知(团队合作能力、策划能力、沟通能力、客户服务能力)的一系列技能的影响,那么这一比率降至2.5%。相较于其他同样从事需要基础ICT技能职业的员工,从事不需要任何ICT技能职业的员工平均每小时工资低8%。在英国和德国,从事需要高级ICT水平职业的员工的工资会高7%~8%;在捷克,从事不需要任何ICT技能职业的员工平均每小时工资低20%。
  尽管在欧盟劳动力市场中,高级数字技能如预期的那样日益重要,但欧洲技能与就业调查数据显示,目前有一部分欧盟员工仍处于劣势。具体来说,年老的、受教育程度低的以及女性员工在工作中需要高级ICT技能的可能性比较小。如果员工失业一段时间后再返回劳动力市场,那么进入需要高级ICT技能职业的机会就会减少。对任职于公共部门、从事兼职或非正式工作(没有正式签订劳动合同)及供职于微型或小型职场(员工数量少于50人)的员工来说,情况也是如此。
 
  三、数字技能差距:技能还是技术,哪个更胜一筹?
 
  除了从数字经济中排除了相当一部分劳动力之外,欧洲技能与就业调查也收集了欧盟成年员工数字技能与职场要求不匹配的信息。这项调查要求受访者评估自己的技能水平超过或落后其工作所需的技能水平的程度。尤其针对ICT技能,此项调查要求受访者对自己之前认为的工作中需要的ICT技能与实际水平不匹配情况进行评估。
  图4展现了欧盟28个成员国部分员工根据其工作需要基础(初级/中级)ICT技能还是高级ICT技能所表述的数字技能差距。平均来看,约有28%的欧洲劳动力认为自己的数字技能水平大大低于工作所需的水平。约有22%的从事高级数字技能职业的员工正面临技能差距的风险。在爱沙尼亚、保加利亚和葡萄牙,约有40%的员工受到基本数字技能差距的影响,而在南欧国家(塞浦路斯、意大利、希腊)这一比例则仅为20%。在瑞典、爱沙尼亚、葡萄牙和丹麦,员工在高级ICT技能方面最容易产生技能差距。
  
\
图4 2014年欧盟28个成员国成年员工由工作所需的数字技能水平产生的数字技能差距的发生率
  
  在农业部门、住宿餐饮业、社会和个人服务行业的工作人员,超过1/3都会受到基本水平数字技能差距的影响。而就职于ICT、金融业、保险业和房地产服务行业的员工中,存在基本水平数字技能差距的员工数不足1/4。图5也表明,就职于建筑、手工业和相关行业的员工以及高级农业从业员工、初级职业(elementary occupations)从业员工中,有超过1/3的员工更容易产生基本水平数字技能差距;而约1/4的管理人员、文秘和技术人员会产生基本水平数字技能差距。对工作中需用高级ICT技能的员工而言,初级职业从业人员、装配员和销售员最容易受到数字技能水平不足的影响。
  
\
图5 2014年欧盟28个成员国成年员工根据职业所需的数字技能水平产生的数字技能差距的发生率
  
  除经济活动中不同部门和不同职业之间存在着数字技能差距外,欧洲技能与就业调查就欧洲成年员工的数字技能差距与不同的人口和社会经济特征之间的关系还做了进一步的分析和调查。
  调查展现了妨碍员工从事高级数字化工作和承受数字鸿沟(如公司规模、性别和教育水平等)的特征。而员工承受数字技能差距的高风险性也与这些特征紧密相关,尤其是对女性的、年老的和受教育程度低的员工及受聘于从事高水平技术密集型工作的专业员工而言,此类人群更易产生数字技能差距。而相对于管理职位,那些从事低技能工作的员工存在数字技能差距的可能性则较低。调查还发现,存在数字技能差距风险的可能性与是否接受过正式的在职继续培训存在一定关联。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通过学习补救性职业培训课程, 员工们可以应对数字技能差距。调查也表明,与其他特征相比,尽管职场规模大小没有对基本数字技能差距产生显著影响,但相较大型职场,微型职场更容易产生基础水平的数字技能差距。
 
  四、哪些技能与数字技能互补?
 
  正如经合组织所强调的,在职场内引入数字技能会加速职场的转型,这种转型不仅影响对数字技能的需求,而且会激发其他ICT辅助技能。例如,员工在工作中使用ICT会影响其完成相关工作任务的整体能力。通常而言,员工对数字化职场相关的信息使用越频繁,其需要掌握的基本技能水平(如读写能力)、策划能力、个人适应能力及筛选和过滤重要信息的能力就越高。同样,那些技能偏向的(skilled-biased)组织变化包括在企业内部建立更多的水平层级结构,而这对员工的团队合作能力、协作能力和领导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在数字化背景下,员工的人际交往能力以及与客户的互动技巧也受到影响。比如,日益重要的电子商务对“面对面”的交流方式的依赖性不断降低,而该方式也是非数字化商务交易中的典型特征。
  与经合组织的调查发现相似,欧洲技能与就业调查表明,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掌握ICT技能的员工一般更易获得技术密集型行业的工作。一个特例是高级ICT技能工作的员工在工作中很少会依赖人际(比如团队合作及交际)和客户服务技能。然而,那些需要ICT技能的工作,毫无疑问对员工的高级认知技能(读写能力、计算能力、解决问题能力及学习能力)依赖性更强。具体来看,从事着需要基础水平ICT技能工作的成年员工既需要掌握高级的基础技能(读写能力、计算能力),同时又需要拥有高级的策划能力和组织能力。而从事需要高级ICT技能工作的员工则需要拥有高水平的计算能力和专业技术能力。这些工作显然要求员工拥有解决问题能力,以及在工作中学习、适应和应用新方法、新技术的能力(学习能力)。此外,在履行工作职责的过程中,ICT的使用和外语需求之间呈正相关关系。
  由于职场中数字技能和非数字技能之间存在互补关系,我们就可以从欧洲技能与就业调查数据中得出员工数字技能差距和其他非ICT技能差距之间的相关性。分析显示,受ICT技术差距影响的员工在基础技能(读写能力、计算能力)和技术技能(如完成工作任务所需的专业知识和技术设备)方面更有可能同时产生技能差距。ICT技能差距产生的概率和成年员工在工作中无法继续学习也存在明显的正相关关系。

  五、充分利用数字化的好处

  我们正面临职场的大范围转型,对决策者来说,这也是一个严峻的挑战。公众呼吁决策者采取相关政策,确保每个人都能享受到数字革命带来的巨大益处。要想弥合数字鸿沟并且跨越数字技能差距,就需要不断推动欧盟的教育、培训体系和就业市场的现代化发展。事实证明,在欧盟职场中,高级ICT技能的使用以及ICT技能差距的出现,与其他技术和基础技能存在着高度的互补关系,这就需要员工高水平的学习能力。
  因此,要想在全球市场中具有竞争力,就要对高级ICT技能进行持续的投入,并将其作为关键技能融入到教育课程之中。这是因为掌握高级ICT技能将有可能成为未来更多职业的规范(norm)。年轻人在ICT相关课程和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领域参与度较低,从总体上提高此类课程的吸引力仍然是问题的关键。方法之一就是充分发挥在线ICT教育这一新模式的潜力,以促进私人企业参与到数字化学习中并获得新的高质量电子证书和资格。另一方法是像欧洲委员会数字技能和职业联盟那样,在教育培训机构和雇主之间建立更强的伙伴关系。
  欧洲技能与职业调查报告还强调,职场内将会以继续学习和在职学习的方式对员工的技术老化进行大的调整。要想让员工不断适应新的数字化需求,人力资源管理部门就要履行对员工的承诺,即对员工进行投资,而不仅仅是投资硬件设施。此外,还需要对工作方法和日常工作进行大重构,特别是在低技能职业和部门中。只有这样,数字革命才能转化为职场革命,才能使欧盟大部分目前在工作中并不需要任何ICT技能的员工继续学习。总而言之,尽管数字技能已经催生了新的平台经济,但是对于欧盟的决策者和企业来说,防止出现边缘化和工作不安全感(job insecurity)的现象至关重要,同时他们还要确保这种新的工作方式不会影响个人技能的可持续发展。
  (编者注:译自2017年2月2日《欧洲技能与就业调查洞察》第9期,原文题目为:The Great Divide:Digitalisation and Digital Skill Gaps in the EU Workforce。当时的欧盟成员国包括英国。)

上一篇:以企业创新为导向的德国职业继续教育管理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尼日利亚国家开放大学委员会设立开放教育资源部
据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协会(ICDE)网站2015年11月17日报道,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开放教育资源(...[详细]
新西兰学分认证与转换政策研究及启示
基于《新西兰资格框架》的学分认证与转换政策,是新西兰应对经济社会发展对教育新要求的重...[详细]
职业课程与技术课程的区别
编者按:“职业教育”与“技术教育”往往被统称为“职业技术教育”,但两者有何区别和联系...[详细]
革新而非革命——德国“工业4.0”及其对职业教育与培训的影响
2013年4月,德国科学与工程研究院、德国工业与科学研究联盟在德国联邦教研部经费支持下,共...[详细]
台湾高中职教育新举措:“青年教育与就业储蓄账户”规划
台湾高中职教育新举措——“青年教育与就业储蓄账户”规划,以经费账户“青年教育与就业储...[详细]
英国政府征收企业学徒税指南
2016年2月,英国商业、创新与技能部(BIS)在其公布的2015-2020年部门工作规划中指出,通过...[详细]
中国31个省份均已建立高职院校生均拨款制度
据中国教育部网站2016年1月11日报道,截至2015年12月,全国31个省份已经全部建立高职院校生...[详细]
欧洲新技能议程:十大行动方案
欧盟成员国普遍面临低技能劳动者众多、技能不匹配、数字技能短缺、人才流失等挑战与机遇,...[详细]
欧盟如何推行现代学徒制?
作为欧盟职业教育的主要模式之一,现代学徒制将学校教育与企业培训相结合,旨在培养适应现...[详细]
瑞士职教师资培养特色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教师的质量直接关系到职业院校的办学水平,西方发达国家高质量的职业教育与其具有高水平的...[详细]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世界教育信息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7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