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瑞士职业教育发展的2030愿景与战略原则

发布时间:2018-06-14    来源:《世界教育信息》2018年第10期
导读
于2018年初发布的瑞士《2030职业教育发展使命宣言》提出了三大愿景:促进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提升职业教育的吸引力,使职业教育得到国际和国内社会的认可。在此基础上,该宣言明确了以“可持续、面向未来、个性化、融通、弹性化、质量、现代化、认证、吸引力、效率”为关键词的十大战略原则。
  2018年1月29日,瑞士联邦教育、研究与创新秘书处(Staatssekretariat für Bildung,Forschung und Innovation,SBFI)发布了《2030职业教育发展使命宣言》(Leitbild Berufsbildung 2030,以下简称《使命宣言》)。《使命宣言》分为三个部分:2030职业教育发展愿景、核心任务、战略原则,提出了包括联邦、州和经济合作伙伴联盟在内的瑞士职业教育界为面向2030年的职业教育发展制定的共同理想和战略指导原则。[1]
 
  一、提出背景
 
  瑞士职业教育以其接近劳动力市场要求的双元职业教育体制、科学完善的职业教育体系成为世界职业教育领域争相学习的典范,为瑞士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坚实的保障[2]。面对经济全球化、数字化技术革命、劳动力市场的技能需求升级等趋势,瑞士职业教育正在积极地寻求应对策略。
  (一)全球化带来的挑战
  在当今时代,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面临全球化带来的机遇与挑战,其中包括全球化给劳动力市场和职业教育领域带来的变化。一方面,教育机构受到来自国际市场的竞争压力,提升自身素质是加强国际市场竞争力的根本保证。在国际市场环境下,教育机构经常会与国外机构、企业或供应商展开合作。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国际企业需要承担职业教育的责任,一些外籍年轻人和外籍企业管理人员也都需要接受职业教育,为企业培养专业技术人员是其应尽的义务与责任[3]。总之,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职业教育的教育内容、责任主体和受教育者范围都已发生巨大变化。
  (二)数字化带来的挑战
  以数字化技术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正在深刻地改变世界,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经济、科学、社会和政治各领域的重点关注话题。数字化转型发展不断产生新的职业,一些传统职业逐渐消失,一些过时的技能经验已经失去了意义。因此,初始职业教育(Erstausbildung)需要培养青年学习者的数字化能力和跨专业领域所需的关键能力,以解决青年的高失业率问题。此外,数字化发展使教育传播形式产生新的变革,知识的获取渠道变得更加多样化。因此,数字化转型对职业教育的教学形式、方法与内容也都提出了新的要求。
  (三)技能需求的升级
  随着技术的不断更新发展,劳动力市场对从业者的技术要求也在不断提高,从业者的教育层次在逐渐上移,低技能工人逐渐被社会淘汰。接受过更高等级教育与培训的毕业生明显具有更好的职业发展前景。另外,随着三大经济产业中服务业所占比例的不断上升,以及工业领域中高科技企业和创新型企业就业岗位的不断增加,服务导向技能在传统服务业和工业领域中都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四)受教育群体的变化
  教育与培训系统必须直面人口变化带来的就业和社会结构的变化。职业教育的受教育群体逐渐扩大,由过去只服务“青少年”转向向“全民”开放,由职前阶段教育转向终身教育。职业教育不仅要培养熟练的专业技术工人进入劳动力市场,还要担负起提高成年人的就业潜力、帮助成年人完成转业转岗培训等任务。此外,随着移民人口的增加,外国年轻人、未接受完整义务教育的成年人、教育水平和语言能力都相对较低的弱势群体都需要接受教育与培训,职业教育将要承担起培养并提高这类人群技术技能的责任。职业教育在此方面也将发挥促进劳动力就业和维护社会稳定的社会功能。
 
  二、发展愿景与核心任务
 
  瑞士为应对国内外职业教育发展环境的变化,提出到2030年职业教育发展的三大愿景与三大核心任务。
  (一)发展愿景
  瑞士2030职业教育发展愿景主要从职业教育满足经济发展、个人发展和社会发展这三个方面展开描述。
  1.经济发展
  职业教育将对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起到更为重要的促进作用。瑞士职业教育主要由企业承担责任,同时也是劳动力市场人力资源供应的最重要途径,大多数技术工人都需要接受不同层次不同技能水平的职业教育与培训。在一定程度上,瑞士高质量的职业教育是其经济成功的最重要要素,是瑞士经济持续繁荣的关键。目前,部分企业已经意识到职业教育的经济价值。企业通过积极培养青年学徒,参与行业协会和职业委员会,以及引导员工接受继续教育等方式为职业教育作出了巨大贡献。这些企业的参与保障了职业教育的高质量和前瞻性。
  2.个人发展
  瑞士职业教育是具有很大吸引力的教育类型。展望2030年,职业教育的吸引力将进一步提升,职业教育不再是人生的第二选择,通过国家学位认证,它将为个人职业生涯和发展提供广阔的前景,为毕业生未来的职业和专业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2030年,职业教育和培训将向所有人开放,既包括不同能力、背景的年轻人,也包括再就业或有移民背景的成年人。
  3.社会发展
  2030年,瑞士职业教育将因其非常高的教育质量得到国内和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与高度认可。第一,职业教育将得到更广泛的社会支持。它由联邦、各州和来自行业的组织机构承担,各类社会合作伙伴共同努力促进其发展。第二,职业教育将得到更广泛的社会认可。据统计,目前有70%的瑞士年轻人选择并接受初始职业教育。这说明职业教育作为一种有价值的教育途径,已经被瑞士社会广泛认可[4]。2030年,职业教育将继续保持这样的社会价值与声望。第三,职业教育将得到更广泛的国际认可。随着全球化程度日益深入,职业教育国际认证变得越来越重要,瑞士职业教育培养的具有国际认证资格的专业技术人员将在国际上受到广泛欢迎。
  (二)核心任务
  2030职业教育发展愿景呈现了职业教育对于瑞士经济、个人和社会发挥的重要作用,以及瑞士职业教育界为面向2030年的职业教育发展制定的共同理想。为实现这些愿景,《使命宣言》提出以下三点核心任务。
  第一,与其他教育融通衔接。职业教育是瑞士教育体系的核心组成部分,职业教育在高中教育和高等教育中都占有重要的地位。职业教育必须与其他教育融通衔接,形成弹性灵活的教育体系,为个人发展提供个性化的学习路径。
  第二,职业教育必须时刻瞄准劳动力市场和社会的需求,能够预测外部环境的发展变化并适时做出调整,保证毕业生始终跟上社会发展的步伐,为学习者提供面向未来和以能力为导向的教育内容。
  第三,保证高效的治理结构和教育质量。联邦政府、各州和来自工作领域的组织机构要共同承担职业教育的责任。所有参与者应保持密切合作和对话,履行各自的责任。
 
  三、战略原则
 
  (一)促进劳动力市场的可持续发展
  广泛的受教育群体是当今瑞士职业教育的关键优势之一[5]。《使命宣言》提出,要继续加强这一关键优势,它关系到“劳动力市场的可持续发展能力”。[6]
  瑞士《职业教育法》规定,基础职业教育(beruflichen Grundbildung)的主要目标是,使毕业生具备进入劳动力市场的能力。通过完成基础职业教育,受教育者为今后的职业工作和融入社会掌握了必要的技能[7]。据统计,全瑞士25岁的年轻人中有95%完成了高中阶段教育(Sekundarstufe II)[8]。在这一数字中,职业教育对实现联邦政府和各州的教育目标作出了重大贡献,因为超过2/3的年轻人都选择了基础职业教育[9]。基础职业教育对劳动力市场人力资本的开发仍将继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高等职业教育也将在未来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随着经济全球化、数字化社会转型发展,一些传统职业逐渐消失,新的职业不断涌现。同时,由于新技术的出现,以及服务型社会的转变,各行业的工作内容和工作方式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为了保障劳动力市场的可持续发展,终身学习至关重要。终身学习内容不仅包括在自身职业领域内的进一步提升发展,也包括在其他职业领域的学习提高。成年人的继续教育与培训将成为职业教育的重要领域,高等职业教育在此将发挥极为重要的作用。
  总之,不同资历、不同年龄和背景的受教育群体可持续地进入劳动力市场,经济界才会拥有更多的专业技术人员,劳动力市场才会可持续发展。如果每一个个体都拥有了良好的受教育和就业机会,失业风险就可大幅降低,社会福利成本也可以大大减少,社会稳定程度也可以不断提高。
  (二)培养面向未来的综合职业能力
  技术不断进步使得工作流程不断发生变化。在此背景下,职业教育最需要培养受教育者的何种能力,使受教育者可以成功就业并获得职业发展?毫无疑问,职业教育的基本职能是培养受教育者完成职业岗位的工作流程所需的能力,但是由于工作流程的不断变化,能力目标必须考虑当前和未来劳动力市场的需要。
  《使命宣言》提出,必须提升受教育者的综合职业能力,综合职业能力应包括职业具体的知识和技能、跨专业的知识和技能,以及一般教育内容。第一是培养具体的专业能力,这对未来承担岗位职责以及职业发展至关重要。第二是跨专业领域的能力,也称为跨专业能力,这在不断变化的工作环境中也愈加重要,如信息通信技术能力(IKT-Kompetenzen)、沟通交流能力等;同时,随着经济的全球化发展,语言能力的学习也尤其重要[10]。跨专业的职业能力和具体职业领域的专业能力共同构成职业能力[11]。第三是一般性教育内容,包括商业和社会的基础知识,这些是今后创新发展的基础。为提高教育效率,可以在培养专业能力的过程中,协同培养或教授跨专业能力和一般性教育内容。
  (三)为个体发展提供个性化的学习路径
  随着技术进步和服务型社会转变,劳动力市场对劳动力的能力要求不断提高,个人需要不断获得新的技能。基础职业教育只是搭建了必要的能力基础,高等职业教育或职业继续培训成为越来越多人获得新的、更高的职业资格的必然选择。越来越广泛的受教育群体,需要通过个性化的学习路径,获得更高等级的职业资格。这里的个性化,不是指个人得到的职业资格认证和能力是个性化的,而是指他们获得更高等级的职业资格的途径是个性化的。未来不存在模式化的统一途径:职业中断和重新转业,都将被客观地评判,并不对职业发展产生影响。
  设计个性化学习路径的关键是对个人现有的能力水平的认证。《使命宣言》提出,职业教育对教育经历持开放态度,受教育者通过正规、非正规和非正式的学习途径获得的能力都给予充分的认可,对线性和非线性的教育经历给予能力评定和资格认证。认证的能力,既包括通过接受国家正规教育获得的能力,也包括通过实践经验或自学获得的能力,如完成志愿服务、家庭护理工作、线上学习等。个人在能力认证后可以在劳动力市场得到基本的回报,雇主聘用的技术工人质量也可以得到保障。
  (四)加强职业教育的垂直和水平融通
  基础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是瑞士职业教育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完善的职业教育体系,开放的教育发展空间(Bildungsraum)使瑞士的职业教育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12]。《使命宣言》提出,基础职业教育、高等职业教育以及其他教育部门应加强协作与融合,确保职业教育体系的融通,这其中包括垂直融通和水平融通。垂直融通是在同一个职业范围内教育层次的提升和发展,水平融通是在水平层面的不同职业的转换和发展。随着信息化发展和技术进步,一些传统职业逐渐消失和新职业的出现,水平融通显得尤为重要。
  为了实现垂直融通,职业教育内部不同层次之间必须相互沟通协调,主要是基础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之间的相互协调。职业资格认证在这里扮演重要角色。职业资格认证能够确保受教育者实现从基础职业教育向高等职业教育(也包括其他高等教育)的无缝衔接,尽可能保证人们可以无障碍地接受更高层次的教育。
  为了实现水平融通,同一层次的教育必须开放。战略原则(三)中提出的能力认证制度为实现水平融通提供了重要保障,应将已经获得的能力进行认证,并允许线性的和非线性的教育经历。
  (五)加强职业教育的弹性化
  职业教育必须提高其灵活性和适应性,以适应不断变化的工作世界[13]。职业教育必须设计并提供面向未来、能够与劳动力市场紧密对接的教育内容。
  第一,设计灵活的教育结构。为满足当前和未来劳动力市场的需求,要能够快速地调整教育内容。因此,须构建灵活的、模块化的教育结构。
  第二,提供个性化的学习路径。战略原则(三)也提出构建个人发展和职业发展的个性化学习途径。个人依据个人需要和职业需求,在灵活的教育体系中得到进一步提升和发展。
  第三,提供前瞻性的教育内容。目前与经济社会紧密联系的双元职业教育体制已经成为瑞士职业教育的核心优势。这一点应得到秉承和继续加强。必须不断调整教育内容,及时反映劳动力市场变化。
  (六)提高职业教育质量
  职业教育为瑞士经济发展培养了大量的受过良好教育、训练有素的专业技术人员。高质量的职业教育产出让瑞士的职业教育具有竞争力,并得到了国内和国际社会的认可。为了实现良好的产出质量,就要争取最优的输入质量。
  今后应努力提高各个教育层次和所有学习地点的职业教育质量,重点加强以下两个方面。第一,提升职业教育教师的素质。要求教师必须具有良好的职业经历和教学经验,并使用最新的方法和技术开展教学,还要积极开展与企业的交流与合作。第二,加强国家对学历认证和教学过程的督导,引导毕业生获得所预期的技能,同时保证劳动力市场引进训练有素的专业技术人员。
  (七)提升职业教育现代化
  我们无法确定2030年的工作和世界将会有怎样的发展。但可以肯定的是,经济社会在不断变化,而且变化的节奏会越来越快。现代化的职业教育必须与时俱进。因此,必须及时准确把握职业教育所处环境的变化,提高职业教育的灵活性和适应性。
  而且,无论职业教育如何发展和变化,其始终依靠的是实践知识、科学基础和沟通交流。因此,要保证职业教育的现代化,就要做到以下三个方面:首先,职业教育必须基于工作世界本身的发展,将企业的创新实践纳入职业教育与培训中,这一点至关重要;其次,开展应用研究和职业教育研究,这为职业教育的适应和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研究基础;最后,广泛开展与其他国家的沟通与交流,参与国际对话,积极加入国际组织,以保持职业教育现代化。
  (八)完善学位国际认证制度
  目前,瑞士职业教育以其“与劳动力市场紧密联系,高教育质量,具有广泛的社会吸引力”,在国际上被认为是成功的典范[14]。在此背景下,职业教育可以成为不同于普通教育的一条等值教育路径。面向2030的瑞士职业教育,要保证职业教育学位获得国际认证,职业教育毕业生的价值在国内外的劳动力市场上得到认可,职业教育的社会和经济价值得到公众正确认识并认可。
  随着经济全球化发展,职业教育学位的国际认证不仅对学习者,而且对于企业也具有重要意义——对于学习者来说,他们的价值得到合理评估,可以使人们更加青睐职业教育,同时也提高了职业教育的竞争力;对于企业来说,企业将更加积极对职业教育进行投入,通过职业教育培训招聘到具有更高资质的学徒并加以培养。
  (九)加强信息宣传与咨询
  在不断变化的工作和教育环境中,向青少年、成人(特别是再入学者)和企业提供指导和帮助至关重要。今后,应加强信息宣传,努力让学习者和家长得到相关的最新信息,使他们了解复杂而不断变化的职业教育,并认识到未来通过职业教育能够获得的发展机会;积极向学习者提供合理化建议,保证教师和学习者以及企业人员都能获得个性化的咨询服务。如有必要,在职业教育过程中为学习者提供长期伴随和引导。
  仅靠提供信息与建议是不够的,应帮助学习者在整个职业生涯中积极规划自己的职业路径,并在此过程中正确评估职业前景并做出适当的职业决策。这不仅可以提高教育效率,还可以确保在外部环境不断变化的背景下劳动力市场具有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十)构建高效的治理结构
  目前,瑞士职业教育系统的成效还有待提高,部分原因是利益相关者之间责任不明晰,相互依赖[15]。鉴于有限的资源和环境的不断变化,职业教育系统必须变得更加高效和灵活。这意味着,在联邦、各州和经济合作伙伴之间应更加公平、透明地分配职责和任务,明确整个系统中各组织机构的作用定位,提高系统的运作效率,为系统的正常运转提供保障。通过有效的职业教育治理结构,保障所有参与者实现共赢。
  同时要确保职业教育继续拥有充足的经费,以全面和高质量地完成教育任务。目前,联邦政府、各州、来自行业的组织机构和个人,都对职业教育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在高等职业教育和职业继续教育与培训领域,很大程度上是企业和个人承担了费用[16]。未来计划有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到高等职业教育领域。[17]
 
  四、结论与思考
 
  广泛的受教育群体、完善的职业教育体系、强大的教育发展空间、劳动力市场中的资格认证制度使瑞士职业教育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今后瑞士将保持并强化这些优势。同时,促进劳动力市场的可持续发展、促进职业教育的弹性化和现代化、提高职业教育的质量和吸引力、构建高效的治理结构将成为瑞士职业教育与发展中新的战略亮点。
  2030年是我国提出的建设中等发达国家目标的关键时期[18]。职业教育发展要充分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要求,充分发挥自身在实现社会包容、可持续发展及建设人力资源强国中的作用[18]。借鉴瑞士职业教育发展2030愿景与战略原则,笔者对我国2030年职业教育发展提出如下建议。
  在社会地位上,加强信息宣传,努力让人们了解复杂而不断变化的职业教育,保证受教育群体得到最新信息,做好咨询服务和职业规划,帮助人们认识到未来通过职业教育学习能够获得的发展机会,使职业教育从当前的弱势地位成为社会公民普遍认可的终身学习的一种重要形式。
  在体系建设上,建设灵活、开放、衔接贯通的现代化职业教育体系,把具有不同需求、不同年龄的人口都纳入教育对象范畴,特别要将成年人的转业换岗技能提升培训作为职业教育的重要任务,向社会上大量的失业或其他人员开放职业教育与培训资源,满足其培训和技能提升需求;构建基于效率和需求的个性化的学习路径,建立职业教育的学位认证制度,允许线性的、非线性的教育经历,开展先前学习经历认证,特别是对于非正规和非正式学习的能力水平认证。
  在教育内容上,为满足当前和未来劳动力市场的需求,必须能够快速地调整教育内容。因此,要构建灵活的职业教育结构,保证职业教育内容的前瞻性与适切性。
  在治理结构上,完善职业教育治理结构和治理形式,明确行业、企业、社会等利益相关者的责任义务与利益分配,形成所有参与者积极主动参与职业教育的高效治理模式,同时要确保职业教育获得充足的资金投入。
  参考文献:
  [1][3]Leitbild Berufsbildung 2030[R]. SBFI, 2017.
  [2][4][6]Berufsbildung 2030——Vision und Strategische Leitlinien[R].SBFI, 2017.
  [5][11]A New Skill Agenda for Europe. Working Together to Strengthen Human Capital, Employability and Competitiveness[R].Europäische Kommission, 2016.
  [7]Die analog der Ziele gemäss dem Bundesgesetz über die Berufsbildung[R].Bundesrat, 2004.
  [8]Chancen Optimal Nutzen. Erklärung 2015 zu den Gemeinsamen Bildungspolitischen Zielen für den Bildungsraum Schweiz[R]. WBF/EDK, 2015.
  [9]Personen in Ausbildung[R]. BFS, 2015.
  [10]Ein Neuer Impuls für die Europäische Zusammenarbeit in der Beruflichen Aus- und Weiterbildung zur Unterstützung der Strategie Europa 2020[R]. Europäische Kommission, 2010.
  [12][13][14]Bericht über die Zentralen Rahmenbedingungen für die Digitale Wirtschaft[R]. Bundesrat, 2017.
  [15]Qualität der Verbundpartnerschaft in der Berufsbildung[R]. PVK, 2015.
  [16]Berufsbildung in der Schweiz, Zahlen und Fakten[R].SBFI,2017.
  [17]Finanzierung der Höheren Berufsbildung[EB/OL].https://www.sbfi.admin.ch/sbfi/de/home/bildung/berufsbildungssteuerung-und--politik/berufsbildungsfinanzierung/finanzierung-der-hoeheren-berufsbildung.html, 2018-02-08.
  [18]李玉静.我国2030年职业教育发展路径选择[J].职业技术教育,2017,38(13):1.

上一篇:德国职业教育的第三元——跨企业培训中心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尼日利亚国家开放大学委员会设立开放教育资源部
据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协会(ICDE)网站2015年11月17日报道,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开放教育资源(...[详细]
新西兰学分认证与转换政策研究及启示
基于《新西兰资格框架》的学分认证与转换政策,是新西兰应对经济社会发展对教育新要求的重...[详细]
英国政府征收企业学徒税指南
2016年2月,英国商业、创新与技能部(BIS)在其公布的2015-2020年部门工作规划中指出,通过...[详细]
职业课程与技术课程的区别
编者按:“职业教育”与“技术教育”往往被统称为“职业技术教育”,但两者有何区别和联系...[详细]
革新而非革命——德国“工业4.0”及其对职业教育与培训的影响
2013年4月,德国科学与工程研究院、德国工业与科学研究联盟在德国联邦教研部经费支持下,共...[详细]
以企业创新为导向的德国职业继续教育管理
在人类社会步入知识经济时代后,对知识和技术的创新能力直接决定着经济领域的创新程度。对...[详细]
巨大鸿沟:欧盟劳动力中的数字化与数字技能差距
欧洲职业培训发展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Vocational Traini...[详细]
台湾高中职教育新举措:“青年教育与就业储蓄账户”规划
台湾高中职教育新举措——“青年教育与就业储蓄账户”规划,以经费账户“青年教育与就业储...[详细]
欧洲新技能议程:十大行动方案
欧盟成员国普遍面临低技能劳动者众多、技能不匹配、数字技能短缺、人才流失等挑战与机遇,...[详细]
欧盟职业培训发展中心召开职业教育与培训年会
  据欧盟职业培训发展中心网站2016年1月20日报道,2016年1月19-20日,欧盟职业培训发展中...[详细]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8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