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财经素养及其影响因素:基于国外实证研究的综述

发布时间:2019-12-05    来源:《世界教育信息》2019年第16期
导读
国内有关财经素养的研究处于起步阶段。目前学术界对财经素养的界定众说纷纭,但它对个人和社会的重要性无可置疑。财经素养与性别、受教育年限、父母受教育程度、家庭收入、学校地理位置、财经教育开展情况密切相关。社会各界应认识到财经教育的重要性,加强家庭财经教育建设,拓宽财经教育媒介渠道。
  在过去的几年中,财经素养(Financial Literacy)似乎逐渐进入了教育工作者、社会团体、企业、政府部门的议事日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财经素养的培养。这不仅发生在中国,20多年前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家就已经采取了培养公民金融素养的举措。例如,美国个人财经素养快速启动联合会(The Jump$tart Coalition for Personal Financial Literacy)从1997年开始,每两年对高中生进行一次财经知识测试[1],以了解美国中学生的财经知识水平,帮助学生弥补不足。[2]
  中国的财经素养研究起步于2012年,当年上海代表中国参加了经合组织(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主持和实施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PISA),并在财商素养测评(共18个国家或地区参加)中位居首位[3]。这引起了教育领域研究者、决策者和实践者的关注。目前,国内研究者的研究内容主要集中于四大方向:界定财经素养的内涵与结构[4][5][6];描述我国青少年财经素养现状与财经教育成果[7][8][9][10];介绍其他国家财经素养教育实践[11][12][13][14][15];分析PISA关于财经素养的测评框架及其结果。[16][17][18][19][20][21]
  从整体来看,目前国内针对财经素养的研究仍处于起步阶段。在过去的几年中,人们依旧会疑惑,为什么那么多人突然“发现”财经素养对个人、家庭和社会十分重要。本文对国内外的相关文献进行了梳理,以期为后续研究提供参考。
 
  一、财经素养的内涵
 
  不同的研究者对财经素养有着不同的定义。
  1996年,英国国家教育研究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Educational Research)将财经素养定义为“一种明智并有效使用和管理资金的能力”[22]。维特(Vitt)等人将个人财经素养定义为“阅读、分析、管理并与他人沟通个人财务现状的能力,包括甄别金融产品的能力、有效讨论财务问题的能力、为未来做规划的能力以及对财务决策的反应能力”[23]。加曼(Garman)和福尔格(Forgue)则将财经素养看作是“实现个人财务有效管理所必须知道的信息与词汇”[24]。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Financial Services Authority)则建议青少年学习各种技能,包括“财务决策的后果以及消费者的责任和权利”[25]。可见,青少年必须认识到他们所肩负的责任,也要认识到他们不具备财经素养的后果。
  在对前人观点进行梳理的基础上,雷蒙德(Remund)将自2000年以来研究者提出的财经素养定义分为五类。
  ·财经概念知识(Knowledge of Financial Concepts)。财经素养的核心是基础知识和对财经概念、框架的理解。近年来,不同组织、国家银行、政府部门和政策制定者都认为消费者缺乏管理财务所必须的金融知识。
  ·交流财经概念的能力(Ability to Communication about Financial Concepts)。关于财经素养的另一个定义是一个人表达财经概念的能力。目前消费者可以接触到足够的财经信息与知识,但无法利用其进行财务决策。因此,财经素养是对财经知识的有效利用。
  ·管理个人财务的能力(Aptitude in Managing Personal Finances)。财经素养包括合理的个人花费和债务、拥有开户经验、理解健康保险知识、规划未来财务需求等。财经素养不仅仅是财务知识,更是管理个人财务和避免财务危机的能力。
  ·做出适当财务决策的能力(Skill in Making Appropriate Financial Decisions)。做出适当财务决策的能力与管理个人财务的能力在某种程度上存在类似的地方,但前者更偏重于决策能力,指通过比较个人的需要、价值和目标做出财务决策。财经素养是一种批判性思考的能力。
  ·对规划未来财务需求的信心(Confidence to Plan Effectively for Future Financial Needs)。财经素养是一种为未来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进行计划的能力,即对未来的规划能力。[26]
  总而言之,财经素养不仅包括短期的财经知识和决策能力,还包括长期的财务管理能力。
  此外,还有研究者将财经素养分为基础财经素养(Basic Financial Literacy)和高级财经素养(Advanced Financial Literacy)。依据卢萨尔迪(Lusardi)的观点,基础财经素养涉及复利、通货膨胀、货币价值、货币错觉等方面的问题;高级财经素养涉及股票、基金、债券、其他类型的证券、利率对证券价格和风险的影响等方面的问题。这两种素养都属于一般财经素养(General Financial Literacy)。[27]
  被国内研究者广泛接受与认可的财经素养的定义则是由PISA于2012年提出的,即“财经素养是一种关于财经概念和风险的知识和理解力,以及运用这些知识和理解力的技能、动机和信心,以便在广泛的财经背景中做出有效决策,提高个人和社会经济利益,并能够参与经济生活。”[28]
  我国学者孙铃等人对财经素养研究文献进行了学术史的梳理,在整合经济学和心理学的人性观(经济人与社会人)的基础上,将财经素养界定为“人们拥有的有助于个体应对财经事务、实现财经福祉的知识、能力和价值观的综合体”,并提出了财经素养的“三元”结构观。[29]
  虽然目前学术界与产业界对财经素养的界定众说纷纭,但是在这些定义中都始终贯穿着较为统一的主题,包括:在货币和资产管理、银行、投资、信贷、保险、税收等问题上具有广博的知识和最新的资讯;了解金融与财务管理的基本理论概念(例如投资资金的时间价值和风险);利用财经知识制定财务计划、执行财务决策。
 
  二、财经素养的重要性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需要在储蓄、投资、借贷等方面做出各种各样的决策,而财经素养是人们做出适当财务决策的重要条件。
  财经素养较高的人可以为自己和家庭做出更好的财务决策,增加自己与家人的安全感与幸福感。亚当·斯密认为“知情的消费者可以将无良卖家拒之门外”[30]。随着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新型网络终端诈骗、非法集资等问题日益突出,仅将问题归结于客户的贪婪未免有失偏颇。要求从未接触过银行以外的任何金融机构、金融知识缺失的客户有效发觉一些投资骗局,也未免过于苛刻,特别是其中部分公司善于利用监管漏洞,包装出令人眼花缭乱的衍生品。但根据底层资产的收益率与期限识破投资骗局的本质并不难,这就需要开展财经教育,从青少年时期开始增强投资者的财经素养。[31]
  除此之外,个人财经素养对国家社会经济发展至关重要。诚如美国经济学教育国家委员会主席罗伯特·F·杜瓦尔(Robert F.Duvall)所言:“对青年人进行经济学以及个人理财教育,对建立一个拥有深谋远虑的投资者和储蓄者、有见识的消费者、高劳动生产率的劳动力、负责任公民和全国经济有效参与者的国家是至关重要的”[32]。因此,财务状况理想的个人和家庭可以促进社区的经济发展,为社会繁荣作出贡献。
  21世纪的经济环境和金融市场更加复杂。正如美联储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指出的,“随着市场力量继续扩大,将涌现出越来越多的金融服务供应商,消费者在个人财务管理方面将拥有更多的选择,需要有更强的灵活性”[33]。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人们还需要培养运用新技术做出财务决策的能力。随着金融产品和服务的不断扩大以及新的交付方式的发展,掌握一定的财经知识在财务决策中变得更加重要。
 
  三、财经素养的影响因素
 
  个人财经素养会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主要包括个体因素(性别、受教育年限等)、家庭因素(父母受教育程度、家庭收入等)、学校因素(学校地理位置、财经教育开展情况等)三个方面。需要指出的是,关于财经素养的影响因素的研究非常丰富,但是研究结论大多各不相同,不同的研究人员对于不同的影响因素可能有着完全相悖的结论。
  (一)个体因素
  近年来,大量研究者对青少年的财经素养进行了研究,其中一些使用纯粹的人口统计变量对其进行评估,性别、年龄等是研究的重点。
  1.性别因素
  研究发现,男性对财经问题回答的正确率显著高于女性,即使在控制了社会经济地位、年龄、职业等变量后,这一差异依旧显著[34][35]。美国研究者丹妮丝(Danes)和平良(Hira)调查了来自艾奥瓦州立大学的323名大学生,调查问卷涵盖信用卡、保险、个人贷款、整体财务管理等方面。研究结果显示,男性对保险和个人贷款了解得更多,而女性在回答有关整体财务知识的问题时表现得更出色,这可能是源于传统的家庭分工[36]。在一般的家庭中,男性更多是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必须做出适当的经济决策;女性则更多的为家庭提供情感支撑[37]。这种家庭分工和决策角色上的差异与人们对这一差异的普遍认知,导致男性和女性在理财经历上存在重大差别。[38]
  然而,塔帕(Thapa)和尼泊尔(Nepal)的研究发现,男性与女性在理财知识方面并没有显著差异。虽然以往的许多研究都表明女性在个人理财方面的知识储备不如男性,但是大多数都是在特定财经知识和价值观上的差别[39]。丰塞卡(Fonseca)等人认为,男性和女性只是在理解和处理财经知识的方法上有差别,而在整体财经素养的水平上并没有差异。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并没有找到强有力的证据来支持“男性和女性在财经素养上的差异是由于性别原因(specialization by gender)导致”这一观点。他们仅发现,在家庭中,拥有相同学历的男性和女性承担着相似程度的财务责任。此外,受教育水平更高的配偶对财经活动往往负有更大的责任。[40]
  总而言之,研究者在性别因素对财经素养的影响上存在着较大争议。
  2.受教育年限
  大多数研究发现,受教育年限与财经素养呈显著相关。[41][42][43][44]
  约根森(Jorgensen)对本科生和研究生的个人理财素养进行了调查,发现从大学一年级到硕士研究生阶段,学生在金融知识、态度、行为等方面的得分存在显著上升的趋势[45]。一项针对尼泊尔23所学院的426名大学生的研究也发现年龄与学生的财经素养有显著的正相关,即高年级的学生有更多的金融知识[46]。呈现上述趋势的原因可能是高年级的学生有更多的机会和需要开展理财活动。例如,许多国家的高年级学生需要支付公寓账单和其他开销,这要求他们具有积极的理财态度和健康的理财行为。
  这与巴特利(Bartley)的建议不谋而合,他认为提高年轻人财经素养最有效的途径就是帮助他们将自己的理财经验与基础知识相结合[47]。因此,为了培养孩子的财经素养,应该使其从小接触赚钱、花钱、存钱,与人分享钱财,学习金融知识。
  (二)家庭因素
  孩子的财经素养受到父母的职业、收入和受教育程度的影响。此外,父母可以帮助孩子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态度,明确标准、规范,学习知识和培养行为技能,这有助于孩子获得独立财务能力和幸福感。特别是在学校不提供财经教育的情况下,父母是孩子获得财经知识的重要来源和学习理财实践的模范。
  1.父母受教育程度
  研究表明,父母的受教育程度与孩子的财经素养有着密切的联系,特别是母亲的受教育程度[48]。一项针对美国741名青年人口的研究显示,高学历母亲的孩子回答通货膨胀和理财风险问题的正确率明显高于低学历母亲的孩子。另有一项美国研究显示,当父母都是拥有大学学位的白人时,他们的孩子也拥有充分的财经知识,但是这类学生的比例非常小(7%左右)。[49]
  这可能是因为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家长在财务方面有更多的知识,因此更可能成为子女获得金融知识的重要来源。PISA2015的研究发现,在考虑了学生社会经济地位因素后,处于同一社会经济地位的学生与父母讨论金钱问题的频率越高,通常越拥有更高的财经知识水平[50]。也就是说,学生可以通过与父母讨论财经问题来学习金融技能,提高自身财经素养;或者,拥有较高财经素养的学生更频繁地向他们的家庭提出金融问题并寻求建议。同时,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学生与父母讨论财经问题的频率很高,但是财经素养较差,PISA给出的官方解释是,可能因为财经素养不佳的学生经常缺乏自信。[51]
  2.家庭收入
  此外,研究者还关注了家庭收入和财经素养的关系。实证研究发现,来自高收入水平家庭的学生在财经素养测验中通常会有更好的表现,并且这一差距在进一步扩大[52]。卡梅伦(Cameron)等人对家庭收入与财经素养的关系做了进一步的研究,发现虽然家庭收入与学生的财经素养显著正相关,但是这种差异只体现在识别和理解个人金融术语方面,这说明更多的财经知识并不一定可以转化为更强的财务决策能力。[53]
  根据美国个人财经素养快速启动联合会的报告,高收入水平家庭(父母年收入超过8万美元)的中学生并不是一直都拥有较高的财经素养。根据1997年和2000年的调查,来自中等收入水平家庭(父母年收入在40000~79999美元之间)的中学生在财经素养测试上的表现要好于来自高收入水平家庭的学生。但2000年之后的报告显示,高收入水平家庭的学生比其他学生拥有更高的财经素养。这可能是因为在21世纪初,来自高收入水平家庭的中学生在未来大学四年中不需要承担沉重的经济压力,因此没有意识到财经素养的重要性。而当父母收入高的学生以及他们的家庭意识到财经素养非常重要时,他们可以拥有更多的机会来培养自己的财经素养。[54]
  也就是说,家庭收入只是青少年财经素养的物质基础,来自高收入水平家庭的学生将会获得更多的资源接受财经教育,提高自己在财经素养测验中的表现。
  (三)学校因素
  尽管许多国家的学校当前没有开设财经课程,但是学校依旧是影响学生财经素养的重要因素。PISA2012结果显示,学校间财经素养测试成绩的差异远大于同校学生间财经素养测试成绩的差异,并且同一所学校的学生的社会经济地位往往比他们的财经素养测试成绩更具有多样性[55]。也就是说,不同学校的管理制度、培养方案、教学资源等方面的差异对学生财经素养的影响,远高于学生的个人因素和家庭因素对其财经素养的影响。
  1.学校地理位置
  学习财经知识的机会与学校地理位置有着密切的联系,因为学校的教学系统、校外学习机会都会随着学校地理位置的不同而不同。
  在大型社区的学校中,学生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各种财经信息和服务,可以参与更多的财务决策,对复杂的金融环境有更加生动的体验与认识。丰富的日常理财经历可以直接或间接地帮助学生提高他们的财经知识与能力,或激发他们发展财经素养的动机。PISA2015结果显示,城市学校学生财经素养得分高于农村学校学生,即使排除了学生社会经济地位的影响,城乡学校财经素养成绩差异依旧显著[56]。城乡学校的教学环境、师资水平等方面的差异影响了学校在财经素养教育方面的质量。
  因此,学校地理位置差异影响着学生获得财经技能的机会,从而影响学生的财经素养。
  2.财经教育开展情况
  许多国家与地区的高中学生正在接受财经教育。一项针对美国188名教师和4107名学生的评估显示,参加国家财经教育基金会(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Financial Education,NEFE)高中财务规划项目(High School Financial Planning Program)的青少年的财经知识和技能在课程结束的3个月内保持增长,并且对理财更有信心[57]。伯恩海姆(Bernheim)等人研究了高中财经课程与成人储蓄模式、净资产的关系,发现学习过财经课程的学生在未来将有更高的储蓄率和更高的净资产。因此,伯恩海姆等人指出“教育可能成为刺激个人储蓄的有力工具”。[58]
  但也有一些证据表明,财经教育与学生的财经素养并没有显著的正相关。曼德尔(Mandell)等人向财经教育对财经素养的影响提出挑战,他们的研究发现,高中生的整体学业能力与财经素养呈显著正相关,但是完成经济学、个人理财或财务管理课程的高中生并没有表现出具备更高的财经素养[59]。科尔(Cole)等人在使用美国人口普查数据、收入与计划参与者普查数据(Survey of Income and Program Participant,SIPP)和美国信用局数据重新审视了这个问题后也发现,高中财经教育实际上对学生之后的金融状况没有任何影响,反而高中数学课程对学生之后的财经行为有显著的积极影响。例如,接受过高中数学教育的学生在将来更有可能有更高的投资收益率、更低的破产率、更少的违约情况等。[60]
  从PISA2015的测试数据中,研究人员发现财经素养与数学、阅读等基础学科的成绩有着密切的联系。PISA2015结果显示,北京、上海、江苏和广东15岁学生财经素养与数学、阅读的相关性达到0.8[61]。可以说,阅读和数学素养是学生财经素养的基础。这是因为财经素养所涉及的金额计算、风险评估都必须用到数学知识和技能;阅读能力则可以帮助学生理解财经情境,解决财经问题,阐述、交流解决方案和结果。[62]
  但无论如何,研究人员发现,即使在控制了收入变量之后,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会更系统地表现出增加储蓄、进行合理的财务管理等行为。[63]
 
  四、研究结论与展望
 
  (一)重视我国财经素养教育
  目前各种形式的互联网金融服务产品在大学生中被广泛使用,但是我国的财经素养教育并未跟上,存在着“家长不会、学校不教、社会少有”的情况。当前中国的青少年财经素养教育,无论是在教育体制,还是社会、父母的认知上,还存在着巨大的发展空间。可以加强政府部门、教育机构、金融机构、企业和非营利机构的联动,开展具有跨界、跨学科、跨领域特点的财经教育,积极探索财经素养教育的机制保障,既协同创新又规范管理。
  (二)加强家庭财经教育建设
  当前,青少年是财经教育的主要目标受众。其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预防性”的财经教育试图阻止学生在未来遭遇财务危机。但作为孩子的第一任老师,父母的价值观和理财观对学生的财经素养有着重要的影响,父母也是孩子获得财务知识的重要途径。因此,父母也需要接受一定的财经教育,提高对财经素养的重视程度,使父母有能力为自己的孩子提供及时的财经资讯与准确的财务决策指导。这种“二对一”(two-for-one)的方式可以同时提高家长与青少年的财经素养。
  (三)拓宽财经教育媒介渠道
  不同社会经济地位、不同学校的青少年在财经素养方面的差异与他们获得财经技能的机会有关。与社区规模相关的学习机会差异在数字时代会逐渐减少[64]。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学生可以通过更多的平台学习财经知识、获得财务信息、开展财经实践。例如,青少年可以通过网络课程学习基础金融知识,通过线上媒体接触实时财经资讯。
  参考文献:
  [1][24][30][33][47][57]HOGARTH J M. Financial Literacy and Family and Consumer Sciences[J].Journal of Family and Consumer Sciences: From Research to Practice, 2002,94(1): 14-28.
  [2]BERNANKE B S. The Importance of Financial Education and the National Jump$tart Coalition Survey[EB/OL]. https://www.federalreserve.gov/newsevents/speech/bernanke20080409a.htm,2008-04-09.
  [3][21][28][62]朱小虎,杨玉冬,陆璟.上海学生的财经素养表现及影响因素——基于PISA2012的数据分析[J].比较教育研究,2015(6):36-45.
  [4][29][32]孙铃,宋晓星,周战强,等.财经知识的概念、结构和测量[J].心理技术与应用, 2018(6):459-464.
  [5]辛自强,张红川,孙铃,等.财经素养的内涵与三元结构[J].心理技术与应用,2018(6):450-458.
  [6]庄舒涵,何善亮.财经素养概念的多维理解与本土建构[J].现代教育科学,2016(8):41-47.
  [7]雷霞.广西高校财经素养教育嵌入模式分析与思考——以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为例[J].智库时代,2018(24):203,215.
  [8]李泓玮.“互联网+”环境下青年学生财经素养调查研究[J].教育教学论坛,2018(24):66-67.
  [9]史习琳, 张男星, 桂庆平,等.中小学实施财经素养教育认知调查报告[J].大学(研究版), 2018(11):52-67.
  [10]庄舒涵,何善亮.南京市小学生财经素养现状调查报告[J].上海教育科研,2017(8):40-45.
  [11]楚晓琳.国外财经素养教育实践及启示[J].大学(研究版),2018(9):66-70.
  [12]雷雅缨,林燕滢,邓家毓,等.美、俄、韩各具特色的财经教育实践[J].中小学管理,2014(8): 52-53.
  [13]雷雅缨,郑智潇,江婷婷,等.各国财经素养教育的实践及启示[J].科教导刊(上旬刊),2014(9):39-40.
  [14]王春春.国内外财经素养教育政策概述[J].全球教育展望,2017,46(6):35-43.
  [15]阴祖宝,倪胜利.PISA财经素养教育的美国实践及启示[J].上海教育科研,2013(6):49-52.
  [16]陈启山,李文蕊,黄彬彬,等.PISA财经素养测评对我国财经教育与财经素养研究的启示[J]. 全球教育展望,2017,46(3):6-15.
  [17][64]向蓉.财经素养表现及影响因素:基于PISA2015的实证分析[J].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学报,2018,25(1):138-144.
  [18]何其卓,陈启山.校外学习时间和数学素养对财经素养的影响:来自PISA的结果[J].考试研究,2016(1):102-106.
  [19]许世红.PISA 2015中国四省市学生财经素养测评与启示[J].教育测量与评价,2018(10): 56-64.
  [20]杨玉东,陆璟.PISA 2012测试新领域“财经素养”的动向和启示[J].上海教育科研,2012(10):40-43.
  [22]SCHAGEN S, LINES A. Financial Literacy in Adult Life[R]. Berkshire: National Foundation for Educational Research,1996.
  [23]VITT L, ANDERSON C, KENT J, et al. Personal Finance and the Rush to Competence: Financial Literacy Education in the US[R]. Middleburg: National Foundation for Educational Research,2000.
  [25][37][41]ADELEKE T. Effects of Gender and Gender Role on the Financial Literacy of College Students[D].Wilmington: Oklahoma State University,2013.
  [26]REMUND D L.Financial Literacy Explicated: The Case for a Clearer Definition in an Increasingly Complex Economy[J].Journal of Consumer Affairs,2010,44(2): 276-295.
  [27]LUSARDI A. Financial Literacy: An Essential Tool for Informed Consumer Choice[J].Nber Working Paper Series Financial,1(Working Paper 14084):1-29.
  [31]蒋光祥.投资者教育从娃娃抓起,才不会当“韭菜”[EB/OL].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3157114,2019-03-19.
  [34]CHEN H, VOLPE R P.An Analysis of Personal Financial Literacy Among College Students[J].Financial Services Review,1998,7(2):107-128.
  [35][48]LUSARDI A, MITCHELL O. Financial Literacy Among the Young[J].Journal of Consumer Affairs,2010,44(2):358-380.
  [36][43]DANES S M, HIRA T K. Money Management Knowledge of College Students[J]. Journal of Student Financial Aid,1987,17(4): 4-16.
  [38][40]FONSECA R, MULLEN K J, ZAMARROG, et al. What Explains the Gender Gap in Financial Literacy? The Role of Household Decision Making[J].Journal of Consumer Affairs, 2012,46(1):90-106.
  [39][46]THAPA B S, NEPAL S R. Financial Literacy in Nepal: A Survey Analysis from College Students[J].NRB Economic Review,2015,27(1):49-74.
  [42]CUDE B, LAWRENCE F C, LYONS A C. College Students and Financial Literacy: What They Know and What We Need to Learn[J]. The Eastern Family Economics and Resource Management Association,2006,102(9):106-109.
  [44]GUTTER M, COPUR Z. Financial Behaviors and Financial Well-being of College Students: Evidence from a National Survey[J].Journal of Family and Economic Issues,2011,32(4):699-714.
  [45]JORGENSEN B L. Financial Literacy of College Students: Parental and Peer Influences[D]. Blacksburg: Virginia Polytechnic Institute and State University, 2007.
  [49][59]MANDELL L. The Financial Literacy of Young American Adults: Results of the 2008 National Jump$tart Coalition Survey of High School Seniors and College Students[EB/OL].https://www.cajumpstart.org/resources/articles-studies-and-surveys/121-the-financial-literacy-of-young-american-adults-an-analysis-of-the-jumptart-coalitions-2008-biennial-survey-is-now-available,2019-04-04.
  [50][51][56][61]OECD.PISA 2015 Results(Volume IV): Students’ Financial Literacy[EB/OL].https://www.oecd-ilibrary.org/docserver/9789264270282-en.pdf?expires=1554549252&id=id&accname=guest& checksum=EB1A7D1FC4CC15E5EA53C432F3F93221,2007 -05-24.
  [52][54]MANDELL L. Financial Literacy of High School Students[M]//Jing Jian Xiao. Handbook of Consumer Finance Research. New York: Springer,2015: 163-184.
  [53]CAMERON M P, CALDERWOO R, COX A,et al.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Financial Literacy Among High School Students in New Zealand[J].International Review of Economics Education, 2014(16):12-21.
  [55]OECD.PISA 2012 Results: Students and Money (Volume VI) [EB/OL]. https://www.oecd-ilibrary.org/docserver/9789264208094-en.pdf?expires=1554545199&id=id&accname=guest&checksum=7BA4E225FE18090AD36BDEFBA815B419, 2004-01-09.
  [58]BERNHEIMA B D, GARRETTB D M. The Effects of Financial Education in the Workplace: Evidence from a Survey of Households[J].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 2006(87): 1487-1519.
  [60]COLE S, PAULSON A, SHASTRY G K. High School Curriculum and Financial Outcomes: The Impact of Mandated Personal Finance and Mathematics Courses[J]. Journal of Human Resources, 2016, 51(3): 656-698.
  [63]COLE S, PAULSON A, SHASTRY G K. Smart Money: The Effect of Education, Cognitive Ability, and Financial Literacy on Financial Market Participation[J].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Working Paper, 2009: 9-71.

上一篇:芬兰中小学信息素养教育概览
下一篇:美国早期教育ECR教学模式及启示

分享到: 收藏
3D打印在中小学课堂中的应用
互联网技术是人类社会第三次科技革命的主力军,传统打印技术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变化,3D打...[详细]
质素保证:香港学校评价制度与启示
质素保证机制是香港比较成熟的学校评价系统。围绕学校改善与问责的评价目的,质素保证评价...[详细]
华德福教育与瑞吉欧教育之教师观比较研究
文章集中展示了华德福教育与瑞吉欧教育两种教育模式(幼儿教育)中有关教师素质要求、教师...[详细]
美国《每一个学生成功法》改革内容及原因探析
美国颁布的《每一个学生成功法》改革内容主要集中于问责制,减少在问责制系统下对各州标准...[详细]
日本中小学“特别活动”实践探索——以古座川町高池小学“自然体验”活动为例
日本在二战后的社会风气、政府政策和教育价值的影响下,中小学生的心智培养显得越来越重要...[详细]
澳大利亚《家校合作框架》述评
澳大利亚政府于2008年颁布了《家校合作框架》,经过近十年的实践后,为了进一步适应当前家...[详细]
英国基础教育督导的挑战、应对及问题
英国基础教育督导体系在世界现代教育体系中拥有最悠久的历史,并不断改革创新,在保障英国...[详细]
斯里兰卡将进行学校教育体系改革
据斯里兰卡教育部网站近期报道,斯里兰卡教育部部长Akila Viraj Kariyawasam表示, 斯里...[详细]
全球化能力与评估——经合组织《面向包容世界的全球化能力》报告述评
经合组织于2016年5月14日在日本仓敷市召开的七国教育部长会议上提交了《面向包容世界的全球...[详细]
美国放学后联盟及其运行机制研究
放学后联盟是新世纪美国放学后计划的衍生物,为解决儿童放学后面临的危险及隐患而成立。成...[详细]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20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