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菲律宾MTB-MLE语言政策研究

发布时间:2019-12-05    来源:《世界教育信息》2019年第16期
导读
菲律宾是一个多民族、多语言和多文化的国家,官方语言是菲律宾和英语,很多学校的教学媒介语也是这两种语言,使得地方方言使用率下降甚至濒临消失。而菲律宾语和英语并非所有人的母语,很多人不能熟练使用这两种语言,学生经常由于语言问题对所教授的内容一知半解。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菲律宾教育部于2009年颁布了MTB-MLE语言政策,即以母语为基础的多语言教育。在政策实施过程中出现了很多问题和挑战,笔者就此提出了相关建议。
  语言对国家发展影响深远,小到沟通交流,大到国家稳定和繁荣,每个国家都会制定适合国情的语言政策。菲律宾是个海岛国家,拥有7000多座岛屿。地理和文化特点使菲律宾现存181种方言。菲律宾语和英语是官方语言,但只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才能熟练掌握这两种语言[1]。多样性的语言和文化使得菲律宾的语言政策在过去一个世纪处于不断变化之中。直到菲律宾于1974年和1987年分别规定菲律宾语和英语为学校教学语言,但是当时80%的国民的母语既不是菲律宾语也不是英语[2]。该政策导致了很多问题,例如,学生因语言问题听不懂上课内容,许多方言在实施过程中使用率下降甚至濒临消失等。为解决这些问题,菲律宾教育部于2009年提出了“以母语为基础的多语言教育”(Mother Tongue Based Multilingual Education,MTB-MLE)政策,并于2012-2013学年正式在学校施行。这一政策在实施过程中存在一定的问题,面临一些挑战。[3]
 
  一、政策内容和颁布原因
 
  (一)政策内容
  菲律宾教育部在2009年颁布的第74号法案确定了MTB-MLE语言政策。随后于2013年,贝尼尼奥·阿基诺三世(Benigno Aquino III)总统签署了一项关于提高基础教育质量的法律,该法律对MTB-MLE语言政策进行了修正和补充,并正式在全菲各地推广施行[4]。MTB-MLE语言政策主要关注K-3阶段,因为这是母语教学的主要阶段。MTB-MLE语言政策的内容主要包括以下两个方面。第一,尽管一年级就开设了菲律宾语课和英语课,但在K-3阶段将学生的母语作为课堂媒介语,不允许教师使用菲律宾语和英语上课。在4~6年级,教师才可以逐渐用菲律宾语和英语授课,但这只是过渡阶段,学生如果遇到不懂的问题,教师还可以用学生的母语解释问题,到了中学阶段,教师才可以完全将菲律宾语和英语作为主要的教学用语[5]。2014年,菲律宾把19种地区语言确定为MTB-MLE语言政策的官方语言,这些语言区域的学校必须在K-3阶段使用本地区的语言进行教学。第二,必须从幼儿园开始开设母语课,并在一年级的第二学期和第三学期分别重点培养学生的听说能力和读写能力[6]。目标是在一年级结束的时候,使学生成为“一个读者和一个写作者”。在此基础上,全面发展学生的听说读写的综合能力。[7]
  同时,菲律宾教育部制定了K-3阶段学生母语学习的要求(见表1)。
  
\
  
  此外,菲律宾教育部规定了语言教学的基本原则:一是用学生的母语教授即将学习的第二语言;二是在进行语言教学时,教师组织学生积极参与语言学习活动,以训练和发展学生的听说读写能力;三是注重提高学生使用语言的流利程度、语法正确程度和意义精准程度;四是在教授第二语言时,引导学生把与母语学习相关的技能运用到第二语言学习中[9]。教育部希望以此来培养学生的认知能力和第二语言能力,使学生成为一名具有自主学习能力和熟练掌握语言能力的毕业生。
  以上的语言政策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在实践中不断调整,目的是希望学生在基础教育阶段打下坚实的基础并且在扎实的母语基础之上更好地学习其他语言。可以说这项语言政策的实施是K-12改革(2012年菲律宾教育部把十年基础教育制度改成十二年基础教育制度)背景下一项关于基础教育改革的重大且具有特色的举措。[10]
  (二)颁布原因
  下面从历时和共时的角度说明MTB-MLE语言政策颁布的原因。
  1.历史原因
  1565-1898年,菲律宾处在西班牙的殖民统治之下,当时西班牙语是政府部门交流的主要语言,但是没有在全国流行。直到1898年,菲律宾也只有2%~4%的人会说西班牙语。1898-1946年,菲律宾处于美国的殖民统治之下,英语自然成为了政府间交流的语言。1900年,美国殖民政府下令学校用英语教学,禁止一切菲律宾语教学。1935年,菲律宾当局规定菲律宾语作为官方语言。1940年,政府规定在学校开设菲律宾语课。同时,英语仍然是官方语言,通行于全国。1942年,日本入侵菲律宾,下令禁止使用英语,但是收效甚微。
  1946年菲律宾独立后,英语仍然是主要的语言,同时在学校开设菲律宾语课。1948年,在教育部的倡导下,很多专家学者开始探索适合菲律宾实际情况的语言政策。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研究就是“伊洛伊洛”(Iloilo)实验。1948-1954年,一些学者在伊洛伊洛用当地的语言——希利盖农语(Hiligaynon)作为主要的语言进行教学,实验结果表明学生学好当地的语言对之后学习英语有很大帮助。1957年,教育部根据“伊洛伊洛”实验,对当时的语言政策进行了修改,规定在一年级和二年级用当地语言进行教学,同时在一年级开设英语课,在三年级把英语作为教学用语。三年级和四年级用当地语言作为辅助语进行教学,五年级和六年级用菲律宾语作为辅助语言进行教学。但是这一措施由于没有明确的目标和具体的实施方案,加上教育资源的限制等问题而引来诸多非议。
  1974年,新的语言政策出台,规定菲律宾语用于教授社会研究、教育、音乐、健康等课程,英语用来教授数学、科学、技术等课程,允许在三年级之前使用当地语言进行辅助教学。1987年,在原有语言政策的基础上,强调了菲律宾语和英语的官方语言地位,并且规定所有地区的教材全部用菲律宾语和英语撰写,当地语言仍然是教学辅助语言。
  2012年,教育部颁布更加具体的实施计划,并规定了12种地方方言为该项语言政策的指定教学语言。2013年1月,参议院通过了286号议案,规定小学三年级之前可以使用母语进行教学,但不同的是,众议院规定菲律宾语和英语可以在小学四年级到六年级的时候逐步引入教学,而母语作为主要的教学用语使用到中学阶段。最终,众议院和参议院于2013年1月底达成一致意见,同意将母语教学一直使用到中学阶段,并提交国会。同年贝尼尼奥·阿基诺三世总统签署了关于提高基础教育的法案,MTB-MLE语言政策正式推广。[11]
  2.现实原因
  菲律宾现有181种语言,其中171种是土著语,其语言多样性程度在215个国家中位列第12位[12]。正是这种多样性导致了菲律宾复杂的语言政策。为了方便交流,菲律宾当局在1987年规定菲律宾语和英语作为教学语言,希望通过学校教育普及官方语言。但是这两种语言并非多数学生的母语,有些地区的学生甚至在上学之前没有学过英语,这样势必会影响学生的学习效果和兴趣。有数据显示,在2010-2011年菲律宾全国学业考试中,2/3的菲律宾中学表现很差,其中有67.1%的中学处于平均水平以下,只有1.13%的中学表现优秀[13]。另外,菲律宾教育水平比较落后,在东南亚国家中位列第7位,在138个国家中排名第69位[14]。众所周知,基础教育阶段没有打下很好的基础会影响学生学业的发展和第二语言的习得。同时,一味地推广英语和菲律宾语,久而久之会导致很多方言面临消失的危险,这对地方文化的传承也是极其不利的。这些问题的根源就是菲律宾的语言政策不适合本国的实际情况,为了解决这些问题,MTB-MLE语言政策应运而生。在教学的早期阶段,用学生的母语进行教学可以使学生更好地理解上课内容,有利于学生同时发展认知能力和语言能力,学生也能够更好地学习各门课程和第二语言[15]。学生可以把所学的关于母语的听说读写的技能运用到第二语言的学习上,同时可以对比两种语言的异同,对第二语言的学习产生促进作用[16]。此外,菲律宾教育部在颁布法令时还提到MTB-MLE语言政策的诸多好处:发展学生的语言能力;锻炼学生的认知能力;提高学生的学业水平;培养学生对社会文化的理解能力。[17]
  此外,还有很多实验也论证了早期阶段使用母语教学的重要性。同时,菲律宾教育部颁布的MTB-MLE语言政策还依据以下研究的结果:美国的拉米雷斯(Ramirez)、育恩(Yuen)和雷米(Ramey)在1991年为美国联邦教育部所做的报告《少数民族儿童的沉浸式英语学习策略和早晚过渡期的双语教育的纵向研究》;美国的托马斯(Thomas)和科利尔(Collier)在1997年发表的论文《关于少数民族学生的长期学习表现的学校效能研究》;菲律宾的沃尔特(Walter)和德克尔(Dekker)在2011年发表的论文《卢布加根的母语指导的案例研究》。以上研究都发现用母语作为教学语言的学生要比使用第二语言作为教学语言的学生表现好。研究者还指出,学生在早期学习阶段熟练掌握母语并扎实地学习知识,对以后学习第二语言也大有裨益。[18]
  综上所述,历时的语言政策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同时复杂的历史原因导致了共时语言现状所面临的各种问题,两者共同作用促成了菲律宾MTB-MLE语言政策的出台和实行。
 
  二、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自MTB-MLE语言政策实施以来,取得了明显的效果。例如,多位小学教师表示,由于用母语进行教学,上课时学生的积极性和专注度提高了。[19]
  与此同时,由于语言政策的实施缺乏经验以及菲律宾语言情况复杂,政策实施中也遇到了一些问题和挑战。
  (一)方言之间词汇拼写没有统一的标准
  菲律宾各方言之间没有统一的文字,即使在同一种语言里,由于受到西班牙语、英语等外来语的影响,同一个单词也会出现不同的拼写方式。而词汇是构成句子的最基本的元素,如果没有统一的拼写标准,就会影响日常交流,给教师上课带来困难。[20]
  (二)教师教学能力不高
  由于缺乏专业的培训和相关经验,教师难以根据MTB-MLE语言政策进行有针对性的教学,再加上很多地区没有教材,加大了备课难度,这对教师能力是一个极大的考验。此外,教师也没有接受与方言相关的系统培训,其对学生的方言没有专业的认知,甚至有些教师不是来自学生所在的语言区,更加无法熟练地使用方言上课。在这一方面,教师的教学能力严重影响了MTB-MLE语言政策的有效实施。[21]
  (三)社会各界对政策认识不足,参与度不高
  自从MTB-MLE语言政策颁布以来,政府缺乏宣传和引导,导致很多人对这一政策缺乏足够的认知,再加上英语在国际交流中愈加重要,学生的父母往往认为学习方言会影响学习英语的效果,会让学生在国际社会失去竞争力。有些学校由于MTB-MLE语言政策与其教学大纲相矛盾而不按规定实施该政策。上述因素导致社会各界对MTB-MLE语言政策的积极性不高,而MTB-MLE语言政策由于没有充分吸取相关人员的意见和建议,使其自身脱离实际。[22]
  (四)缺乏配套教材并且教材编纂存在问题
  菲律宾政府资金不足,无法提供足够的配套教材,而已经编纂的教材由于没有遵循教学大纲,致使无法很好地结合学生的实际情况。例如,教师很难将英语教材翻译成学生的方言进行解释,这样就会影响教学效果和进度。此外,有些地方甚至不用菲律宾教育部提供的教材,因为其所用语言并不是他们的方言。[23]
  (五)学校所在地区的语言背景复杂
  菲律宾语言众多,学校所处地区的语言状况也非常复杂。菲律宾大致可以分成四个语言区:使用人数在200万以上的语言区域;使用人数在200万以下的语言区域;菲律宾语区域;地区有多种语言,使用人数相当,不分主次的区域。全菲律宾的学校基本处于上述4个区域内,但是该划分不是绝对的,不排除每个语言区内存在说其他语言的公民,甚至同一个学校的学生来自不同的语言区,特别是处在第四类语言区中的学校最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种种情况给学校教学和学生学习带来了很多不可避免的困扰。例如,学校无法给不同语言的学生配备统一的教材;学校难以确定将哪一种方言作为教学语言等。[24]
  (六)政府支持力度不足
  教育资金一般来自教育部和地方政府,但是菲律宾的教育资金不足,支持力度也不够。在师资培训和教材研发方面,很难得到足够的资金支持,有些地区的教师甚至还要自己花钱去支付培训费用。例如,由于菲律宾教育部不出资支持MTB-MLE语言政策规定的一些活动,导致教师参与积极性不高。[25]
  (七)课程大纲没有结合实际情况,未能及时获得反馈
  菲律宾教育部在制定MTB-MLE语言政策时,只是从理论上验证了该政策的有效性,并没有考虑到菲律宾复杂的情况,没有考虑学校、教师、学生、家长等利益相关者的想法,致使政策在实施过程中没有得到社会的广泛支持。此外,政策实施以来,一直在全国范围内强制实行,学校可调控的空间很小,无法根据实际情况制定教学大纲,如果一味地照搬教育部大纲,则会出现各种问题[26]。此外,在MTB-MLE语言政策实施之后,没有及时调查社会对该政策的评价,使得政策制定者不能及时对其进行修补。[27]
 
  三、建议
 
  美国印地安纳大学伯明顿分校博士马龙(Malone)认为,有效的MTB-MLE语言政策应该重视以下几点:一是研究社区对这一语言政策的态度、目标和需要,以及该政策所需要的资源;二是动员社会关注并支持此项政策; 三是注重师资选择、培训和监督;四是规范语言文字的拼写方式;五是发展有效的教学方法;六是印发与MTB-MLE语言政策相关的材料;七是进行有效的管理并协调相关在校人员;八是对相关教学和管理进行评估和反馈;九是寻找资金支持,合理发放资金;十是加大政府支持力度。[28]
  根据上述挑战和问题,结合马龙博士的观点,笔者为菲律宾MTB-MLE语言政策提出以下建议。
  (一)规范文字拼写规则和读音规则
  词汇是构成句子的最主要的元素,菲律宾相关语言部门应该通过废除异体字、杜绝使用不规范字、标准化字词读音等措施,净化语言文字,减少交流中由于文字不规范而带来的麻烦。
  (二)加强师资培训,提高教师教学能力
  为教师提供更多的培训,提高教师运用方言的能力,使教师能够快速适应教学,增强教师的教学能力,提高教师的综合素质。
  (三)加大政策宣传力度,让公众认识到该语言政策的重要性
  明确MTB-MLE语言政策实施的原则和框架,进一步听取学校、教师、学生、家长的意见和建议,加强与当地社区的联系,结合实际教学情况,让更多利益相关者参与到MTB-MLE语言政策的修订当中。
  (四)加大对教材的研发力度,编纂合适的教材
  教材是教师上课的依据,一本好的教材应该既要遵循学生的学习规律又要便于教师使用。相关单位应该提供相应的资金支持,加大母语教材研发的投入力度,规范母语教材的内容,鼓励没有母语教材的教师结合自己学校的实际教学情况编写教材。
  (五)充分结合各校实际情况,因地制宜实施语言政策
  针对复杂的语言环境,菲律宾当局应该给予地方学校足够的权利,让学校根据自身情况确定教学语言和教学大纲,鼓励学校之间进行交流,分享经验。此外,政府还应该鼓励相关的专家学者对该政策的实施进行实地调研,考察学校在实施过程中面临的问题,总结学校在实施中的经验,教育部门再根据这些调研结果完善该政策。
  (六)加强学校和国家之间的交流
  学校之间应该加强交流,探讨各自在实践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解决的方法,特别是新实施该政策的学校应该向其他有经验的学校学习经验并吸取教训。国家之间也应该在教育层面加强互访,借鉴其他国家在实践中所采取的方法,特别是有相似语言政策的国家。
  (七)政府做到全力支持
  政府是政策的制定者和推动者,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中央和地方政府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从宏观上和微观上推动政策的实施。此外,各级地方政府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积极主动地在资金、教材、培训、宣传等方面给予学校全力支持。
  参考文献:
  [1][2][3][5][6][11][18]BURTON L A. Mother Tongue-Based Multilingual Education in the Philippines: Studying Top-Down Policy Implementation from the Bottom Up[D].Minnesota: University of Minnesota,2013
  [4]Bilingual and Mother Tongue-Based Multilingual Education in the Philippines[EB/OL]. https://www.academia.edu/30469845/Bilingual_and_Mother_ Tongue-Based_Multilingual_Education_in_the_Philippines_ 2016_,2018-05-15.
  [8][9]CORPUZ B B, SALANDANAN G G.Principles of Teaching 2(With TLE)[M].Quezon:Lorimar Publishing INC,2015:102-103.
  [7][10]VALERI M T B. Current Perspectives on Mother-Tongue Based Instruction in the Newly Implemented K to 12 Curriculum of the Phillipines[J].British Journal of Education,2015,3(9): 51-66.
  [12]List of Countries Ranked by Ethnic and Cultural Diversity Level[EB/OL].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countries_ranked_by_ethnic_and_ cultural_diversity_level ,2018-03-15.
  [13]2/3 of Philippine High Schools Obtain Low NAT Scores[EB/OL].http://newsinfo.inquirer.net/63039/23-of-philippine-high-schools-obtain-low-nat-scores,2011-09-22.
  [14]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10-2011[EB/OL].http://www3.weforum.org/docs/WEF_ GlobalCompetitivenessReport_2010-11.pdf,2018-05-10.
  [15]K to 12 Curriculum Guide Mother Tongue [EB/OL].http://www.deped.gov.ph/sites/default/files/Final%20Mother%20Tongue%20Grades%201-3%2001.21.2014_.pdf,2018-05-05.
  [16][25][27]NAVARRO T M, ABAO E. Mother Tongue-Based Instruction: Policy to Practice[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 and Research,2015,4(3):157-172. 
  [17][19]Mother Tongue-Based Learning Makes Lessons More Interactive and Easier for Students[EB/OL]. http://www.deped.gov.ph/press-releases/mother-tongue-based-learning-makes-lessons-more-interactive-and-easier-students,2016-10-10.
  [20]Gaps and Challenges in the Mother Tongue- Based Multilingual Education(MTBMLE)Implementation in Philippines Basic Education: A Policy Issue Paper on Language-in-Education Policy[EB/OL].https://tonyigcalinos.wordpress.com/2016/03/27/language- in-education-policy-gaps-and-challenges-in-the-mother-tongue-based-multilingual-education-mtbmle-implementation-in-philippines-basic-education,2016-03-27.
  [21][22][23][26]Phase 2 Progress Report: Patterns of Challenges and Strategies in the Implementation of Mother Tongue as the Medium of Instruction in the Early Years: A Nationwide Study[EB/OL].https://actrc.files.wordpress.com/2013/07/mtb-mle-phase-2-progress-report.pdf,2018-05-15.
  [24]METILA R, PRADILLA L A. The Challenge of Implementing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in Linguistically Diverse Context:the Case of Phillippines[J].The Asian-Pacific Education Researcher,2016,25(5-6):781-789.
  [28]Phase 1 Progress Report: Strategies and Challenges in MTB-MLE Implementation in the Early Years[EB/OL].https://actrc.files.wordpress.com/2013/07/mtb-mle-phase-1-progress-report.pdf,2018-05-15.

上一篇:美国早期教育ECR教学模式及启示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3D打印在中小学课堂中的应用
互联网技术是人类社会第三次科技革命的主力军,传统打印技术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变化,3D打...[详细]
质素保证:香港学校评价制度与启示
质素保证机制是香港比较成熟的学校评价系统。围绕学校改善与问责的评价目的,质素保证评价...[详细]
华德福教育与瑞吉欧教育之教师观比较研究
文章集中展示了华德福教育与瑞吉欧教育两种教育模式(幼儿教育)中有关教师素质要求、教师...[详细]
美国《每一个学生成功法》改革内容及原因探析
美国颁布的《每一个学生成功法》改革内容主要集中于问责制,减少在问责制系统下对各州标准...[详细]
日本中小学“特别活动”实践探索——以古座川町高池小学“自然体验”活动为例
日本在二战后的社会风气、政府政策和教育价值的影响下,中小学生的心智培养显得越来越重要...[详细]
澳大利亚《家校合作框架》述评
澳大利亚政府于2008年颁布了《家校合作框架》,经过近十年的实践后,为了进一步适应当前家...[详细]
英国基础教育督导的挑战、应对及问题
英国基础教育督导体系在世界现代教育体系中拥有最悠久的历史,并不断改革创新,在保障英国...[详细]
斯里兰卡将进行学校教育体系改革
据斯里兰卡教育部网站近期报道,斯里兰卡教育部部长Akila Viraj Kariyawasam表示, 斯里...[详细]
全球化能力与评估——经合组织《面向包容世界的全球化能力》报告述评
经合组织于2016年5月14日在日本仓敷市召开的七国教育部长会议上提交了《面向包容世界的全球...[详细]
美国放学后联盟及其运行机制研究
放学后联盟是新世纪美国放学后计划的衍生物,为解决儿童放学后面临的危险及隐患而成立。成...[详细]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20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