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英加意科研机构概览

发布时间:2018-05-15    来源:《世界教育信息》2018年第8期
导读
一个国家的科研机构的形成、发展与特点与该国科技体制密切相关,政府对科技活动的支持和干预都会对该国科学技术、科学组织机构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一、英国科研机构
 
  一个国家的科研机构的形成、发展与特点与该国科技体制密切相关,政府对科技活动的支持和干预都会对该国科学技术、科学组织机构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早在1660年,世界著名的科学组织——伦敦皇家学会(全称伦敦皇家自然知识促进学会)就在英国诞生,英国女皇是学会的保护人。学会的宗旨是促进自然科学的发展。伦敦皇家学会虽不是具体的科研机构,但其成立体现了英国对自然科学发展的重视,也为之后英国许多著名科研机构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在18、19世纪工业革命过程中,英国政府进一步认识到自然科学的发展对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开始重视并资助科研机构的建设。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大学实验室多数由优秀的科学家组织建立,在英国科研组织机构中占主导地位。如著名的卡文迪许实验室(后为剑桥大学物理学系)就是在这个时期组建成立的。这种模式顺应了当时科技发展的需要,很好地促进了科学的发展。科学研究工作的规模越来越大,社会化和专业化是必然的发展趋势。卡文迪许实验室先后培养出诺贝尔奖获得者28人,培养了波尔、卢瑟福、布莱克特等著名科学家。
  20世纪初到20世纪中叶,英国政府对科研事业的支持进一步加强,建立了一系列国家研究实验室,开始在国家层面有组织地发展科技事业,并将工业技术研究提上议事日程。该时期内建立的著名科研机构有英国国家物理实验室、英国国家工程实验室等。
  例如,英国国家物理实验室创建于1900年,坐落在英国伦敦特丁顿的布希公园(Bushy Park),是英国国家测量基准研究中心,也是英国最大的应用物理研究组织。其研究方向有电气科学、材料应用、力学与光学计量、数值分析与计算机科学、量子计量、辐射科学与声学等。作为高度工业化国家的计量中心,英国国家物理实验室与全国工业、政府各部门、商业机构有着广泛的日常联系;对外则作为国家代表机构,与各国际组织、各国计量中心联系。
  这些国家研究机构的建立与发展标志着英国在该阶段已初步完成国家对科技发展方向、发展内容的控制与引导,使得科学技术更优先服务于国家亟需发展的方向,使得科技发展能够更有力地服务社会,同时构建了一个完整的现代科研组织体系和科技管理体制。
  20世纪80年代后,面对日趋激烈的世界科技竞争,英国政府以提高工业竞争力、加速科技成果转移为目标,对科技体制进行了一系列重大调整。1988年,英国政府将皇家航空研究院改为皇家航空航天研究院,并于1991年并入国防研究机构。该研究院曾研制过多种飞机、导弹、火箭,还与布里斯托尔飞机公司等制造商联合开发了世界闻名的协和超音速客机。
  2001年7月,英国进一步改组科研体制,将防务评估与研究署分成两个部分:其中较小的部分被命名为防务科学与技术实验室(DSTL),仍然留在国防部;而较大的部分,包括非核试验和评估机构的大部分改名为奎奈蒂克,并于2002年成为上市的私有合伙制企业。奎奈蒂克集团公司,是一家跨国股份有限公司,总部在英国南部汉普郡范堡罗,产品包括防务、安保、航空、能源和环境。2012年,公司总销售额21.04亿美元,其中防务销售额14.10亿,占总销售额的67%。英国的科研机构在21世纪正在发生新的变化,在政府的干预下,除核心技术研究部分仍保留在国家科研机构,其余大部分技术逐步被转化为产品并以公司的形式推广至全球,在实现科技成果转化为经济价值的同时,精简了科研机构规模,减轻了政府在科技支持方面的负担。
  英国的大学是科研的主要力量,英国拥有多所世界领先的大学,其诺贝尔奖获得者数量仅次于美国。大学的科研是英国在全球保持科学技术领先的重要原因,在很多领域对世界科技作出了突出贡献。最新ESI数据显示,英国的高被引作者数量仅次于美国,科研论文被引用的平均数量也不比美国差。
  近些年,英国在工业规模上有所衰退,英国大学更加重视科技成果转化,造就了英国众多的科技公司,培养了众多的科技精英,也为英国提供了源源不尽的创新源泉。
  英国的科研机构的形成、发展与变革是政府科技发展策略的侧面反映,也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互作用的结果,值得我们在科研机构改革、科技发展政策制定时加以借鉴。
 
  二、加拿大科研机构
 
  加拿大的科研机构包括联邦政府资助的科研机构、大学和企业或私营科研机构等。除了企业、基金会等提供科研经费资助外,联邦政府是科研经费的重要来源。加拿大三大联邦科研资助机构是指加拿大健康研究院、加拿大自然科学与工程研究理事会、加拿大社会科学与人文研究理事会。
  加拿大是科技比较发达的国家。相关数据显示,在20个关键科学技术领域中,加拿大有16项处于世界前二十名,4项处于世界前五,加拿大在人工智能、临床医学、信息通信技术、天文物理、心理学、认知科学等研究领域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加拿大自然资源储藏丰富,石油及天然气等专业方面的研究也相对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其中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加拿大国际发展研究中心等世界知名科研机构在研究领域作出了巨大贡献。主要研究机构如下。
  加拿大原子能研究有限公司(Atomic Energy of Canada Limited Research Company)是一家高度综合的核技术与工程公司,为世界各地的核电业主提供产品与服务。该公司拥有一大批物理、冶金、化学、生物学以及众多工程领域内的世界级专家。该研发基地拥有世界上第三大的研究型反应堆。这一性能优异的研发设施为现有坎杜型(CANDU)电站和先进CANDU反应堆的设计提供燃料和材料等方面的试验支持,为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的中子散射项目提供中子,并且为世界市场提供了大部分用于诊断和治疗癌症及其他疾病所需要的医用同位素。
  加拿大地质调查所(Geological Survey of Canada)是加拿大主要的地质调查研究机构,隶属于加拿大能源矿山及资源部。该所的主要任务是更好地利用土地、估算资源基础和制定政策,提供加拿大陆海全面的地质、地球物理和地球化学的资料,以及有关的技术和专门技能服务。该所在背斜储油理论、海底扩张作用的地磁逆转现象、含铁层和喷气相、地表物质快速踏勘填图法等研究方面都取得了重要成果。
  加拿大贝德福德海洋学研究所(Bedford Institute of Oceanography)始建于1962年,该研究所研究范围非常广,涉及物理海洋、气候变化、海洋生态、海洋化学、海洋地质、海洋观测仪器研发等领域。该所目前有超过600名科学家、工程师、技术人员、自然资源和环境管理者以及支撑人员在不同的学科领域进行研究,已经成为加拿大最大的海洋研究中心。该所主要研究计划与项目包括描述和模拟加拿大大陆架毗邻海洋的循环及其过程的深海研究计划以及海洋监测项目。该所有着很强的科研实力,在海洋预测模型研究、鱼类与水产养殖研究等重点研究领域的部署和规划方面有其独特性和前瞻性,还建有专门的耳石研究实验室。此外,贝德福德海洋研究所近些年来也越来越偏重气候变化方面的研究。[1]
  加拿大国际发展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Research Centre)于1970年由加拿大国会创立,目的是促进和支持发展中国家为其自身利益所进行的科技研究。中心强调科学家们对国际发展的作用,鼓励第三世界国家发挥本国科技界人才的作用。为发展中国家的研究建立扎实的基础,是大部分受该中心资助的项目的一个重要目标。该中心在农业、粮食和营养科学学科重点研究谷物、农田系统以及干旱和半干旱地区的绿化;在卫生科学学科集中支持五大领域(供水和卫生、产妇和儿童健康、热带疾病和传染病、职业和环境卫生以及卫生运筹学)的应用研究;在能源领域内,其重大活动之一是协调国际能源研究小组,为发展中国家确定能源研究的优先项目,并就如何更好地分配给国家、地区和国际研究资源等问题提出建议。[2]
  加拿大国家研究理事会(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是加拿大政府负责科学技术研究和开发的主要国家研究和技术组织,于1916年成立,下属20多个研究机构和国家计划,广泛跨越多种学科,并提供多样化的服务。其研究机构和计划主要分布于三个主要领域:理学与工程学、生命科学与信息技术学、工艺学与产业支持。其中,加拿大国家研究理事会生物技术研究所是目前国家研究理事会里规模最大的研究所,在研究任务中,人类健康课题占40 %,农业课题占25%、环境课题占10%、公共事业25占%。[3]
  此外,加拿大还有一些非营利的私立科研机构。他们与常规的大学和科研机构不同,通过社会、科学、技术等领域科研项目合作的独特方式来吸引和资助世界各地的优秀科研人员,以激发他们的创见。如:加拿大高等研究院(CIFAR)就属于非营利性的私立科研机构,目前有超过300名研究人员围绕12个项目开展研究,其中来自加拿大以外国家的研究人员占1/3。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加拿大联邦政府支持和鼓励学术成果的开放共享。加拿大规定,自2015年5月1日起,所有获得三大联邦科研资助机构(加拿大健康研究院、加拿大自然科学与工程研究理事会、加拿大社会科学与人文研究理事会)资助的项目,要将经同行评议期刊上发表的论文和其他研究成果于一年内在网上公布,以供公众免费获取。此举使获得联邦资助的研究成果更为公开和更易获取,从而为研究人员、企业乃至普通大众提供更多机会来创造新思想。
 
  三、意大利科研机构
 
  意大利有良好的科学传统,公元14-15世纪,意大利文艺空前繁荣,成为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发源地,但丁、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伽利略等文化与科学巨匠对人类文化的进步作出了无可比拟的巨大贡献。进入20世纪,意大利先后有9位科学家获得诺贝尔物理、化学、医学奖。意大利在物理与天文(如超导托克马克、同步辐射加速器、宇宙射线的研究、大型天体望远镜的研制等),临床医学,生物医学,化学等领域处于世界前列。高新技术领域如空间技术、信息通信、高性能并行计算机、核能等有一定的竞争力。
  意大利的科研机构分为三个部分,即公共科研机构、高等院校和企业研究开发中心。公共科研机构主要从事基础研究和基础应用研究。意大利共有近70所大学,90%是公立大学。他们既是培养科技人才的摇篮,又是基础研究的主力。意大利企业的研究和开发力量比较雄厚,并且与公共科研机构及大学研究机构合作密切。
  意大利国际高等研究院(Scuola Internazionale Superiore di Studi Advanzati,SISSA)位于意大利北部的里雅斯特(Trieste)。它是与比萨高等师范大学(Scuola Normale Superiore,SNS)、圣安娜高等研究学院(Santa’Anna Scuola Universitaria Superiore,SSSUP)齐名的精英大学,也是意大利高级指导性学术研究中心。该研究院还是意大利最早授予博士学位的研究机构之一,其学位等同于意大利各大学的博士学位(Dottorato di Ricerca)。学院下设8个研究部门,分别是:天体物理部、认知和神经系统科学部、凝聚态物理部、基本粒子部、泛函分析和应用部、数学物理部、神经生物学部、统计和生物物理部。在意大利对所有大学和科研机构的研究质量的评估中,SISSA在全国排名第四,在意大利北部大学中排名第一。
  比萨高等师范大学位于意大利中部的以比萨斜塔而闻名世界的文化历史名城比萨市,是具有独立自主权的为国家培养高级科学研究人才的最高学府,学校分为文学哲学部和数理自然科学部。拥有超级计算机中心、文物信息研究中心、中世纪文化中心、语言语音实验室、历史考古实验室、古文化信息可视艺术实验室、国家纳米科技中心、物理实验室、神经生理实验室、分子生物实验室,还有图书馆、文献资料中心、出版社等。
  圣安娜高等研究学院是一所在欧洲享有盛誉的精英学院,位于意大利历史文化名城比萨市,其前身可上溯至16世纪。学校规模很小,但在科学研究方面走在意大利乃至世界的前列。作为一所研究型的大学,它更注重博士生的培养,以满足科学创新的需求。意大利只有两所大学拥有独立颁发博士学位的资格,即比萨高等师范大学和圣安娜高等研究学院。另外,其所颁发的博士学位称谓(Perfezionamento)也有别于其他大学的博士学位称谓(Dottorato),前者在意大利是比一般的博士学位更高的学位。
  此外,意大利还有系统分析和信息科学研究所(Systems Analysis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Institute)、地外辐射研究所(Extraterrestrial Radiation Research and Technology Institute)、国家光学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Optics)、农业机械化研究所(Agricultural Mechanization Institute)、数学和信息科学应用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Applications of Mathematics and Information Science)、系统动力学和生物工程研究所(Systems Dynamics and Bioengineering Research Institute)、控制论研究所(Cybernetics Institute)和电极加工研究中心(Electrode Processes Research Centre)。
  作为发达国家,无论是经济条件还是教育水平,意大利都秉承了自身的科学传统和精神,这些研究机构也为意大利的科学技术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参考文献:
  [1]王琳,於维樱,冯志纲.加拿大贝德福德海洋研究所概况及科研实力分析[J].海洋信息,2015(4):11-15.
  [2]竺肇华,张艺华.加拿大国际发展研究中心[J].世界林业研究,1994,7(5):94-95.
  [3]彭以祺,魏志远,王蓉芳,等.加拿大国家研究理事会及其应用基础研究特点[J].中国基础科学,2002(6):59-62.

上一篇:财经院校“服务+”创新创业人才培养模式——基于上海财经大学的实践
下一篇:联邦政府资助下美国研究型大学跨学科研究组织的发展与演变

分享到: 收藏
为多样性而辩
作者简介:温德尔·贝瑞(Wendell Berry),美国小说家,诗人,环保行动者,文化批评家,...[详细]
一方水土、文化定位与教师培训
文章探讨了师生在一个地方的居住年限、地方知识、教学能力发展三者之间的关系。本项质性研...[详细]
在地化教学:教育生态化转型的支点
编者按:中共十七大提出了建设生态文明的理念,十八大提出“五位一体”的建设目标,十九大...[详细]
语言艺术学科的生态化转型:科学课堂之外的可持续教育
文章探讨了师生在一个地方的居住年限、地方知识、教学能力发展三者之间的关系。本项质性研...[详细]
习近平与马英九见面会专题报道
两人身份的特殊性,决定了这次会面中的诸多细节,比如着装、领带颜色、如何握手等,细节里...[详细]
可持续与人文教育:天然的合作伙伴
作者简介:奈尔·B·韦思曼(Neil B. Weissman),美国迪金森学院(Dickinson College)...[详细]
东盟青年:走向21世纪教育的愿景与使命
“中国—东盟教育交流专栏”由中国—东盟中心支持,报道东盟地区教育发展、中国—东盟教育...[详细]
美英德艺术教育纵览
《教育部关于推进学校艺术教育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指出,艺术教育对于立德树人具有独特...[详细]
构建行业伙伴关系 助力大学知识转移——来自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经验
编者按:约翰·普罗沃(John A Provo)教授领导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经济发展办公室设计并...[详细]
法国新任总统马克龙教育政策走向初探
2017年5月14日,法国当选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正式就任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八任总统。这位...[详细]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8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