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国际教育交流的作用和推进路径探析

以“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为例
发布时间:2018-02-06    来源:《世界教育信息》2018年第1期
导读
2017年11月,第六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在匈牙利举行。此次会议恰逢“16+1合作”启动五周年,对进一步推进“16+1合作”深入发展、促进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具有重要意义。文章基于这一历史节点,结合当前国际局势新变化和党的“十九大”后国家外交战略新布局,重审国际教育交流在“16+1合作”中的定位、功能和作用,探析未来合作的重点和方式,以期以“16+1合作”板块为试点,探析国际教育交流在发展中东欧地区关系,推进“一带一路”全面建设中充分发挥作用的维度和路径。
  一、背景
 
  多数中东欧国家是最早与新中国建交的国家,但在冷战期间受到中苏关系影响,中国与该地区的双边关系发展曲折。进入21世纪后,中东欧国家的对外政策逐渐从原来的“向西靠”转为“向东看”。2012年4月,温家宝总理访问中东欧地区并正式建立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该机制以基础设施建设为基础,通过投资、金融、贸易、教育、文化等多个分领域,全面、立体地打造“16+1”互利共赢、共同发展的区域性多边合作的新局面,标志着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关系进入全新发展阶段。
  在这一多主体、多领域的合作机制下,国际教育交流机制于2013年6月正式建立,各方承诺通过共同努力,实现区域教育信息共享,促进学历学位互认,加强校际合作和青年交流,推动中国和中东欧国家人文交流的深层次发展。5年以来,国际教育交流对扩大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空间、支撑各领域项目合作、弥合区域交流鸿沟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同时在创新合作路径、实现可持续发展上也面临诸多新问题。
 
  二、全面认识“16+1合作”机制需要把握的几个关系
 
  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的建立,明确了中东欧地区外交在中国外交大局中的战略地位。从地缘上来说,中东欧国家属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从亚洲步入欧洲的门户,是推进中欧互联互通、经贸合作的必由之地。从模式上来说,“16+1合作”机制是中国政府主动以“打包方式”开展区域性外交的尝试,是以多边机制促进、互补双边合作的路径创新。从结构上来说,“16+1合作”是多领域、多轨道的立体交流合作平台,覆盖商贸、农业、工业、旅游、教育、文化等多个领域。全面并充分认识国际教育交流在这一多国家、宽领域、多维度合作机制中的功能定位和推进路径需要把握以下三方面的关系。
  (一)把握“16+1合作”机制、落实“一带一路”倡议、构建全球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关系
  推动构建全球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党的十九大报告对新时代中国外交做出的顶层设计,是中国作为新兴大国面对当前全球治理危机贡献的中国方案。这一理念以合作共赢为核心,表明中国崛起是更积极地参与全球治理而非传统的霸权复兴,是在自身壮大发展的同时造福人类,以双赢、多赢、共赢的方式与世界分享发展成果与红利。“一带一路”倡议是实现这一宏伟目标的重大举措之一,旨在通过促进各国合作,实现共赢共享发展目标。中东欧16国均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秉承“平等协商、互惠互利、开放包容、共创共享”[1]的原则,与“一带一路”倡议在指导思想上高度统一,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有机组成部分和具体实践表达。
  (二)把握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双边合作和多边机制的关系
  中东欧国家间的实际国情存在差异,发展水平参差不齐。发展“16+1合作”,需结合各对象国自身特点,将多边机制内普适性的合作原则同各国国别的具体优势与需求相结合,有针对性地以多边平台带动双边合作,进而推动双边关系发展,形成“以面促点”的聚焦效应。这种将双边合作与多边机制有机结合,形成互补,共同推进的模式对增强多边机制活力、提高机制效率和可持续性至关重要。
  (三)把握教育与其他合作领域的关系
  “16+1合作”机制是“一带一路”倡议下重要的区域合作框架之一。应“一带一路”建设的市场需求,该机制以实现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能源资源开发利用、经贸产业合作等作为优先战略项目。近年来,随着该机制的深化发展,人文交流领域的合作成果逐渐显现。教育作为其中一个合作领域,已经成为衡量机制成果与效率的指标之一。同时,教育更渗透在其他各个合作领域中,支撑和保障其他领域合作,是影响其他领域合作的隐性变量。
 
  三、“16+1合作”框架下国际教育交流的定位和作用
 
  国际教育交流是一种将思想交流、文化交流、人员流动相结合的特殊国际交往活动,除教育行为本身具有的知识性和学术性之外,它还兼具政治性和文化传播性。这些特点决定了国际教育交流对把握上述三组关系时可发挥的独特作用。
  (一)传播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消除外界疑虑
  “16+1合作”机制自成立至今,一直面临来自欧盟等中国重要战略合作伙伴的疑虑,担心中国试图利用经济手段达到分化欧盟的政治目的。此外,一些原苏东国家对华政策的“历史遗留”依然存在于其国右翼媒体或政党政客的观念中。同时,中东欧各界和各阶层的“中国观”还常受到西方舆论引导,质疑同中国合作的声音不绝于耳。
  国际教育交流的政治性在于,它一般带有国家和政府赋予的价值判断和政治属性,客观成为宣传本国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传播器”。由中国政府倡导并开展的“16+1合作”,以正确的义利观为指导,以互利共赢为目的,实现中国发展的同时惠及对象国。在“16+1合作”机制下开展国际教育交流,应着力加强本地区乃至国际社会对该机制根本目标的认识,对其作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重要组成部分的定位认知,及对其所秉承的“共商、共建、共享”的价值认同,消除外界对该机制的警惕和疑虑。与此同时,国际教育交流也是构建国家软实力的重要资源。美国学者约瑟夫·奈(Joseph Nye)认为,国际教育交流是能让参与者接受交流所在国家的规范、理念、程序的重要方式,他还指出,“美国每年接受数十万的国际学生,在回国后把美国的价值观传递给生源国的权利精英,从而极大提升了国家形象和文化软实力[2]。”从这点经验来看,国际教育交流在消除政治疑虑的基础上,更是培养知华、友华、亲华人士,塑造维护和促进友好合作关系政策制定者的重要途径。
  (二)共享优质资源,夯实合作政治意愿和民意基础
  人力资本是驱动全要素生产率的核心因素,而教育通过提高人力资本质量,优化人力资本结构,实现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进而促进社会经济增长。“16+1合作”框架内开展教育国际交流,通过加强教育政策沟通,推进学校间开展多层次、多领域的产学研合作,实现优质教育资源共享,推进区域教育共同体建设,在带动本地区教育质量水平整体提升的同时,助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通过为该地区国家带来实实在在的内增长式的利益,进一步夯实各国深入开展合作的政治意愿和民意基础。
  (三)提供智识参考,实现精准对接
  一方面,中东欧16国作为一个新构建的区域,加上国内与国际、历史与现实、宗教与文化等多方面因素,客观上造成该区域内聚性较低,具有多重复杂性的特点。另一方面,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在政治制度、领土人口、经济体量等方面均存在诸多差异。深刻了解中东欧16国的上述差异性和复杂性,及其与中国的差异性和互补性,是切中“16+1合作”框架下双边合作契合点,紧扣彼此真正需求,实现发展战略“精准对接”,最终为合作双方带来实实在在利益的基础保障。
  (四)提供人才支撑,助力各领域合作
  李克强总理在出席2017年的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时指出,“‘16+1合作’已迈入新的发展阶段,下一步将继续围绕做大经贸规模、做好互联互通、做强创新合作、做实金融支撑、做深人文交流五个维度推进”[3]。在此推进过程中,人才无疑是一个重要因素。“16+1合作”框架所涵盖的建设内容,包括基础设施建设、技术、资本、货币、贸易、文化等,无一不需要教育来提供优质的人才支撑。具体而言,各合作领域愿景和目标的实现离不开创新创业人才、多边国际组织人才、非通用语种人才、华人华侨人才、亟需领域专业人才等各类人才的支撑和保障。面对这一需求和挑战,国际教育交流通过提升留学生来华和出国学习规模和层次,开展多层次合作办学、海外办学,以及进一步推广汉语教学等途径进行人才补给。
 
  四、推进“16+1合作”框架下教育交流合作的路径建议
 
  作为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具体实践,“16+1合作”机制框架下的教育国际交流推进工作应在遵循“一带一路”倡议的总体原则,结合机制本身的特点和功能,着重解决“16+1合作”的三大关系。具体来说,笔者建议重点推进以下几项合作。
  (一)开展面向中东欧国家青年精英的访学项目
  面对中东欧国家精英群体的国际教育交流项目有助于增进他们对中国的认知和理解,从而增进互信,推进双边关系。例如,作为美国艾森豪威尔学者项目的中国姊妹项目——“知行中国”中美青年精英项目于2015年启动实施,旨在为美国青年提供一个深度了解中国的机会。项目实施两年来,收效良好。在这一实践基础上,设计并设立面向中东欧国家精英青年群体的短期来华访学项目,为他们提供一个了解中国历史、中国现状和中国改革开放进程的平台,对中国制度、体制、价值观拥有更全面的了解,成为推动与中国双边关系的维护者和促进者,进一步夯实与中国开展合作的政治意愿和定力。
  (二)开展多种形式的师生短期交流
  短期交流以学习交流知识为载体,以体验交流对象国的文化为主要活动。从宽泛的意义上说,每一位交流生都是文化大使和文化传播者,有助于传播所在国的传统文化和国家发展理念。因此,应鼓励在各个学龄阶段的师生及其他教育工作者中开展如夏令营、冬令营、短期游学、寄宿家庭(home-stay)等多种形式的交流项目,以此增进国家间的了解。
  (三)增设专门的区域和国别研究培育基地
  目前,中国教育部指导并批准设立的国别和区域研究培育基地共计42个,其中针对欧盟研究的基地或中心有3个(分别设在中国人民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和四川大学),但没有专门针对中东欧国家的研究培育基地,远远不能满足与中东欧国家实现精准战略对接,并由此稳步扩大并深入合作的需求。建议下一步在更大范围内动员高校、智库、研究机构资源,在现有国别和区域研究培育基地平台上增设针对中东欧国家的研究基地。同时,细化研究维度,实现覆盖人文、地理、政治、经济、社会、军事等各个层面的深度研究,切实服务于对该地区的整体外交战略。
  (四)加大急需领域人才的联合培养力度
  亟需领域专业人才主要涉及项目工程、技术、经济、管理、贸易、金融、法律、非通用语种等多个领域。一方面,中方高校应对原有的人才培养方案进行重审,深化改革课程教学。对于专业人才培养,建立跨学科、跨区域的人才培养方法,结合各国优势学科资源,加强学科交叉与融合,整合语言及已有专业学科学习,实现人才多视角联合培养。另一方面,加强高校与“16+1合作”产业界之间的良好合作,及时传递人才需求信息,协同制定人才培养标准,开展联合人才培训,实现中国与中东欧国家间的人才互通。
  (五)加强来华留学教育和多层次海外办学
  《2015来华留学生简明统计》数据显示,中东欧16国在2015年来华留学各级各类学历生人数为1225名,仅占学历来华生总数的0.66%,这一数据说明中东欧国家人才培养有很大的上升空间。下一步要积极落实《推进共建“一带一路”教育行动》中设立的“丝绸之路”中国政府奖学金,乘势扩大中东欧16国来华留学规模,通过加强学历教育和非学历访学等多种方式满足16国人才的发展需求。中方高校在扩大吸收中东欧国家留学人员的同时,还应利用好本国高等教育的各种资源和渠道,加大境外办学力度,在16国实现大学共建或者开办分校,实现优质教育资源共享,切实惠及当地整体教育发展。
  注释:
  ①该数据系笔者根据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出版的《2015年来华留学生简明统计》一书分析得出。
  参考文献:
  [1]新华社.李克强总理2016年出席第六届中国-中东欧国家经贸论坛主旨演讲[EB/OL].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11/06/c_129352465.htm,2017-11-06.
  [2]Joseph.Nye. Soft Power and Higher Education[J]. Federal Policy & Law,2005:11-14.
  [3]新华网.李克强出席第六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讲话全文[EB/OL].http://news.xinhuanet.com/2017-11/28/c_1122022059.htm,2017-11-28.

上一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境内海外分校发展现状研究
下一篇:走向世界的中国教育——读周洪宇教授《陶行知研究在海外(新编本)》

分享到: 收藏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境内海外分校发展现状研究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积极引入海外分校,是其适应高等教育国际化趋势的重要体现。文章从地...[详细]
国际教育交流的作用和推进路径探析
2017年11月,第六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在匈牙利举行。此次会议恰逢“16+1合作”启动...[详细]
新时代中部地区高校国际化发展的实践与思考
编者按:为深入贯彻《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关于做好新时期教育对外开放工作...[详细]
网络孔子学院发展面临的挑战及建议
孔子学院在线教育不断发展,如今已初具规模。网络孔子学院作为孔子学院在线教育发展的一个...[详细]
国家公费出国留学工作重大改革回顾——纪念国家留学基金委成立20周年
2016年是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China Scholarship Council,CSC)正式获国家批准成立...[详细]
阿尔伯塔大学的国际学生经费资助模式及启示
根据QS2018年公布的世界大学排名及2017年2月《泰晤士高等教育》发布的大学声誉排名,加拿大...[详细]
走向世界的中国教育——读周洪宇教授《陶行知研究在海外(新编本)》
“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只有坚持中华民族本土文化的民族性与传承性...[详细]
可持续发展教育专题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的“战略主题”部分明确要求“重视可...[详细]
学习型城市建设的国际经验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明确提出,到2020年,基本形成学习型社...[详细]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8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