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语言连接——2017-2026年爱尔兰教育中的外语战略》探究

发布时间:2019-08-08    来源:《世界教育信息》2019年第12期
导读
爱尔兰于2017年底发布的《语言连接——2017-2026年爱尔兰教育中的外语战略》提出了使爱尔兰成为一个多语种学习型社会的发展愿景,简述了爱尔兰开展外语教育的优势与劣势,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以学习环境、教学资源、学习意识、贸易语言为关键词的爱尔兰外语教育四大战略目标。
  2017年12月4日,爱尔兰教育和技能部(Department of Education and Skills)部长布鲁顿发布了《语言连接——2017-2026年爱尔兰教育中的外语战略》(Languages Connect—Ireland’s Strategy for Foreign Languages in Education 2017-2026,以下简称《战略》)。《战略》主要分为三部分:行动纲要、背景介绍以及旨在让爱尔兰成为一个多语种学习型社会的四大战略目标。[1]
 
  一、提出背景
 
  爱尔兰教育和技能部于2016年9月发布了《2016-2019年教育行动计划》(Action Plan for Education 2016 -2019,以下简称《教育行动计划》),这一行动计划旨在使爱尔兰的教育和培训体系于2026年前成为欧洲最佳。爱尔兰的《战略》正是在《教育行动计划》的背景下制定的,此行动计划的目标之一就是提高学习者的语言能力水平,使学习者能够有效地利用外语进行沟通交流。[2]
  根据《欧洲终身学习关键能力框架》(European Framework of Key Competences for Lifelong Learning),能够使用一门外语进行交流被视为是个人成就和发展、积极公民身份、社会融合和就业所需的关键能力之一。《欧盟2020年教育和培训战略框架》(EU’s Strategic Framework—Education and Training 2020)中也将外语能力视为提高就业能力、创新能力和积极公民意识的关键。在学习一门外语的过程中,学习者不仅打开了职业机会的大门,而且打开了文化参与和理解的大门。拥有掌握外语能力的人才将使爱尔兰成为更具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并使爱尔兰企业进军海外市场。
  此外,随着世界经济日益全球化以及新兴的非英语市场的崛起,掌握外语技能对爱尔兰的经济发展尤为重要。而一旦英国“脱欧”,爱尔兰将成为欧盟中仅有的两个讲英语的国家之一,因此爱尔兰更需重视外语,以确保其为应对欧洲格局的变化做好准备。
 
  二、四大挑战
 
  语言是人们思考、表达思想、交流和联系他人的手段之一。外语知识对爱尔兰的文化、社会和经济福祉至关重要。在《战略》中,爱尔兰教育和技能部希望达成一个社会愿景:每人都拥有学习和使用至少一门外语的能力,以实现外语对个人、社会和经济的内在价值。但是,爱尔兰在开展外语教育方面还面临一系列挑战。
  (一)外语学习外部环境未被充分利用
  就提升学生和教师的外语语言能力而言,其外部学习环境,诸如一些外语类项目、计划、框架等原本可以提供更大的支持,如“伊拉斯谟+”(Erasmus+)项目、“外语助理计划”(Foreign Language Assistants Scheme)、《欧洲语言共同参考框架》(Common European Framework of Reference for Languages,CEFR)等。但这些项目、计划、框架等却未被充分利用,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爱尔兰外语人才的匮乏。
  欧盟的“Erasmus+”项目为欧盟成员国间进行外语学习交流提供了很好的机会。爱尔兰作为欧盟的成员国之一,却很少利用“Erasmus+”项目的流动性机会来丰富学生的外语学习体验,这也导致爱尔兰商贸部门外语人才的匮乏。同时,参与爱尔兰“外语助理计划”的国家数量还有待增加。使用“外语助理计划”可扩大学校现有语种范围,使学生体验到生活化的语言。虽然爱尔兰已经与法国、德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签署了文化协议,但要使爱尔兰提供多语种教学,就必须增加参与“外语助理计划”的国家数量,扩大学校现有的语种范围。此外,衡量语言能力的重要工具——《欧洲语言共同参考框架》未被充分利用,导致许多爱尔兰雇主往往不清楚毕业生的外语能力水平,也不能很好地表达他们对雇员的语言需求。同时,这一框架还是衡量教师语言能力水平的重要工具,因此必须充分利用这一框架保证高质量的语言教学。
  (二)外语教学资源匮乏
  爱尔兰外语教学资源匮乏,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学校提供的外语课程种类有限,并且外语教学的开展存在一定困难。虽然学校有能力为学生提供法语、德语、意大利语等多样化的外语类课程,但实际很少有学校提供1~2种以上的外语类课程。即使学校有意愿为学生提供语言种类多样的外语类课程,在正常分配的教学时间之外,为少数希望学习某种特定语言的学生提供教学也十分困难。
  另一方面,缺乏相应的外语教师。目前,爱尔兰外语师资短缺,缺乏进入教师教育项目的多语种外语专业毕业生。毕业后从事教师工作的语言类专业毕业生人数不足以满足爱尔兰的需求。此外,虽然爱尔兰拥有来自世界近200个国家的移民族群(immigrant communities),为爱尔兰带来了近200个国家的不同语言,但爱尔兰公民整体的外语水平仍然很低。对于来自移民族群的学生来说,如果没有合格教师对其提供额外支持,他们很难真正掌握本族群的语言。此外,部分教师的外语语言能力也令人担忧。
  (三)外语学习意识薄弱
  长期以来,英语作为一种通用语在全球的主导地位使得爱尔兰公民一直持有“英语就已足够”的观点,这也导致了他们缺乏学习其他外语的动力。此外,许多家长和学生都没有意识到语言可以带来大量的工作机会。即使家长和学生有外语学习的需求,学校也具备提供更多不同语言课程的资源,但学校仍然没有把该事项作为优先事项处理。由此可见,爱尔兰学校对于外语教学的重视程度还不够。
  另外,许多学生认为学习语言十分困难,学习体验也不佳[3],激励学生学习外语成为爱尔兰教育和技能部面临的一个挑战。2015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大部分学生认为爱尔兰现有的外语考试并没有在促进语言学习方面起作用,他们更加关注语言的表达交流,并认为缺乏外语口试是爱尔兰现有教学安排的一个不足之处[4]。此外,除了学习爱尔兰语和英语(国家强制要求学习的语言),大部分学生选择另一门外语作为毕业证书考试科目在很大程度上也不是出于自愿,而是因为高等教育学院(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es,HEIs)有相应的入学要求。在应用型毕业证书考试(Leaving Certificate Applied,LCA)和职业毕业证书考试(Leaving Certificate Vocational Programme,LCVP)中,外语是必修课程。由此,使学生重视外语学习并改善学生的学习体验显得尤为重要。
  (四)各部门间缺乏合作,员工未能满足企业发展的语言需求
  语言能力的缺乏导致爱尔兰出口商失去了大量的出口机会,许多中小企业并未意识到这一问题。此外,爱尔兰各部门间缺乏合作,并且许多爱尔兰雇主不知道如何正确地阐明他们对员工的语言技能需求及如何有效地利用其员工现有的语言技能。2006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只有不到1%的爱尔兰企业制定了语言管理策略,而欧盟国家的这一比例为48%[5]。使用语言管理策略可以促进企业与国外客户和供应商的有效沟通,并且可以加深企业对市场上的语言和文化问题的认识,使企业表现出更强的灵活性并在出口销售方面取得更大的成功。
 
  三、四大战略目标
 
  为应对上述挑战,实现社会愿景,使爱尔兰学生拥有能享受其中的语言学习体验并增强人们的外语学习意识,爱尔兰教育和技能部制定了四大外语教育战略目标。
  (一)创设良好的外语学习环境,提升外语语言能力
  外语教学和学习质量是外语教育战略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人们对语言的教学与学习质量以及教育系统各级学习者所取得的语言能力水平表示关注。在创设良好的外语学习环境方面,有许多的外语类项目、计划、框架等可以提供支持,以提升教师和学生的外语语言能力水平。
  首先,要有效利用“Erasmus+”项目等交流项目。通过“Erasmus+”项目,学生可以在国外学习一门外语或在外国公司实习,从而提高自身的外语能力和跨文化交际能力,充分体验沉浸式语言学习。据有关调查,利用“Erasmus+”项目出国学习交流可以显著提高学生的语言能力水平。除此之外,“Erasmus+”项目还可以促进外语教师教育的发展。如语言专业的本科生在海外参加“Erasmus”项目,既能接受高等教育又能参与校本实习。因此,爱尔兰的学生及教师要善于利用“Erasmus+”项目来提升语言能力水平。
  其次,增加参与“外语助理计划”的国家数量。在“外语助理计划”下,中学可以于每年10月1日至次年5月31日申请接待以法语、德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为母语的毕业生。为了扩大学校现有的语种范围,爱尔兰将探索新的文化协定,增加来自波兰、立陶宛、罗马尼亚、葡萄牙和中国的语言助理以支持新的课程语言,并增补来自日本和俄罗斯的语言助理,为现有课程提供进一步支持。“外语助理计划”是一个互惠计划,爱尔兰毕业生也可以在其他国家担任语言助理并进行教学。此外,该“外语助理计划”也是培养未来教师外语能力和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工具。
  再次,在爱尔兰推广使用《欧洲语言共同参考框架》。调查发现,爱尔兰雇主往往不清楚毕业生的外语能力水平。而推广使用《欧洲语言共同参考框架》既有助于雇主更好地表达他们对毕业生的语言需求,又能确保雇主的这种需求和毕业生语言能力的有效匹配。此外,由于教师在各级教育和培训系统的语言教学中发挥着关键作用,为保证高质量的语言教学,所有申请注册为外语教师的申请人必须提交证明,以表明他们已完成独立的语言能力测试,并在所有语言技能方面达到了《欧洲语言共同参考框架》下最低的B2.2(“独立用户”阶段)水平标准。并且要继续鼓励和支持教师使用创新的教学方法和信息通信技术(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ICT)来教授各种语言。
  最后,推广使用内容与语言的整合性学习(Content and Language Integrated Learning,CLIL)模式。研究表明,如果将语言学习与其他学科的内容学习相结合,最终的学习效果会更好[6]。内容与语言的整合性学习就是指通过第二语言作为教学媒介语进行非语言内容的教学,如通过法语教授体育。这是一种将语言学习融入第二语言的有效方法,可以让学生在不增加课程负担的情况下更多地接触到另一门外语。爱尔兰教育和技能部也将在过渡年项目(Transition Year Program)和高等教育中设立CLIL模式的外语试点项目,以扩大CLIL模式在学校的使用范围。
  (二)丰富外语类教学资源,提升教师外语能力水平
  爱尔兰外语教学资源的匮乏体现为学校提供的外语课程种类有限及相应外语语言教师的缺乏。2016年的数据显示,在爱尔兰初中及高中毕业证书考试中,学生语言种类选择偏差较大,各类外语语言学习的人数不均衡[7]。为了打破这种不均衡,爱尔兰中小学需要丰富外语类教学资源,为学生提供语言种类多样的外语类课程并提供相应的外语教师。
  2000年,爱尔兰教育和技能部成立了小学后语言倡议(Post-Primary Languages Initiative,PPLI)项目,旨在促进和支持爱尔兰教育体系内两种较少教授的课程语言——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并引进和支持两种新的课程语言——日语和俄语,从而使外语课程种类更加多样化。此外,爱尔兰教育和技能部将在PPLI项目的支持下,采取混合式学习模式、巡回教学模式等多种教学模式帮助学生学习语言课程。
  为了丰富外语课程种类,爱尔兰教育和技能部还开设了一系列外语类短期课程,并利用过渡年项目,为学生提供了更广泛的语言选择范围。国家课程与评估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for Curriculum and Assessment,NCCA)此前开设了中国语言和文化(Chi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短期课程;PPLI项目开设了波兰语、爱尔兰手语、日语和俄语短期课程;爱尔兰教育和技能部于2018年9月开设了立陶宛语短期课程。此外,在PPLI项目的支持下,有31所学校开设了日语过渡年课程,有17所学校开设了俄语过渡年课程。2016年,在孔子学院的支持下,爱尔兰有86所学校还开设了普通话过渡年课程。
  与此同时,爱尔兰教育和技能部还鼓励不同语言的外语毕业生进入教师教育项目,并在提升爱尔兰外语教师语言能力水平方面,为教师提供了一系列的支持。例如,爱尔兰教育和技能部推出了《2015年初中阶段框架》(Framework for Junior Cycle 2015),这一框架作为现代外语的新规范,为外语教师提供了详细的专业发展指导。此外,教师专业发展服务中心(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Service for Teachers,PDST)、教师专业网络(Teacher Professional Network,TPN)、中学语言倡议项目等为教师持续专业发展(Continuing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CPD)提供了许多机会。同时,教育和技能部还为中学外语教师提供了短期交流项目,以提高教师的语言、文化和教学技能水平。
  (三)增强外语学习意识,鼓励广泛使用外语
  外语学习在教育、跨文化、经济等领域都意义重大。但在爱尔兰,家长、学生、学校都比较忽视外语学习,因此提高爱尔兰公民的外语学习意识并鼓励他们广泛使用外语显得尤为重要。
  目前,爱尔兰已经开展欧洲语言日(The European Day of Languages)倡议、欧洲语言标签(European Language Label)倡议等活动。前者旨在提高人们对语言学习的重视程度,并鼓励终身语言学习;后者旨在表彰创新的语言学习项目及优秀典范。
  除此之外,爱尔兰教育和技能部还将采取一系列行动来提升人们对外语学习重要性的认识并鼓励广泛使用外语。比如,举办一项与科学、技术、工程与数学(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STEM)学习意识提升活动类似的外语学习意识提升活动,以突显语言学习对个人、社会的效益。此外,将争取大使馆、文化服务机构的支持,并在爱尔兰中学与高校间建立更紧密的联系,以实现增强公民外语学习意识这一目标。
  (四)加强部门合作,鼓励雇主发展和使用贸易语言
  爱尔兰教育系统内的语言教学和学习质量将通过前三个战略目标中的具体措施得以提高,但还需要鼓励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学习和使用外语。爱尔兰高等教育语言院校会与包括政府机构在内的雇主加强合作,确保制定更符合雇主需要的语言课程,使雇员能够使用和提高语言技能。
  为此爱尔兰教育和技能部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鼓励雇主、工业发展部门、企业协会与爱尔兰中学进行紧密合作,特别是加强在过渡年项目、职业毕业证书考试课程和应用型毕业证书考试课程中的联系;鼓励有明确语言需求的雇主与所属地区的高等教育局在课程和项目设计方面进行合作;鼓励雇主与学生及教育培训机构接触,为学生提供需要使用外语的兼职工作机会;鼓励爱尔兰中小型企业实施适合市场发展的语言管理战略。
  在雇主中宣传和使用《欧洲语言共同参考框架》的信息,使雇主能够更清楚地表达自己对求职者的语言需求。此外,确保继续教育和培训部门及高等教育部门充分理解语言管理战略的概念和宗旨,并将其引入工商管理硕士课程和其他高管教育课程;推出一系列奖励措施(如设立国家奖励方案),表彰和鼓励中小企业在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使用语言管理战略方面的卓越表现。
 
  四、结论与思考
 
  双语教育的背景、语言学习的传统、广泛的移民族群语言、丰富的外语教育政策活动、爱尔兰经济全球化的国家地位使爱尔兰的外语教育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同时,提供一系列教师专业发展指导项目、开展特色的外语类过渡年项目、使用CLIL模式、鼓励雇主发展和使用贸易语言等是爱尔兰外语教育发展战略中的亮点。
  我国在开展外语教育的进程中出现了如外语教师能力参差不齐、外语类复合型人才匮乏、外语组织机构与协作机制尚未建立等问题,借鉴爱尔兰《战略》,并结合我国“一带一路”战略背景,笔者对我国外语教育发展提出几点建议。
  第一,在意识培养上,加强信息宣传,提高我国公民对外语教育重要性的认识,保证受教育群体能够获得相关的外语教育信息。要帮助人们认识到未来通过外语教育学习能够获得的职业发展机会,使人们在整个终身教育过程中提高外语水平。
  第二,在政策制定上,建立相关的外语教育政策制度,使我国学生和教师能够充分利用各种外语学习交流项目来提升自身外语能力水平。要制定与外语教师教育相关的政策,提高教师的外语素质,鼓励更多语言专业毕业生进入外语教师行业。要与其他国家建立友好的合作关系,在我国毕业生到各个国家进行语言教学的同时,鼓励其他国家的毕业生在我国进行语言教学。
  第三,在人才培养上,提倡培养“外语+专业”的复合型人才。可以使用CLIL模式,在教学中将外语作为一种教学媒介语来教授某一学科,使语言学习与学科内容相互融合,在不增加课程负担的情况下让学生更多地接触外语[8]。在“一带一路”视域下要培养出更多具有国际视野、熟悉相关行业的高层次外语专业人才,为我国“一带一路”建设开辟新路径。[9]
  第四,在治理模式上,鼓励各部门积极开展合作,明确各教育部门、学校、企业等利益相关者的责任义务与利益分配,形成所有参与者积极主动参与外语教育的高效治理模式。教育部门要制定出“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的相关外语教育政策;我国高校应针对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市场和就业需求,增设“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语种课程培养点;鼓励我国企业与外语类院校进行合作,为学生提供一系列的工作实习机会,共同为我国外语人才培养作贡献。
  注释:
  ①“伊拉斯谟+”项目是欧盟于2014年1月启动的一个大学生流动项目,这一项目可以为欧盟成员国间进行学习交流提供机会。
  ②“外语助理计划”旨在协助学生将一门外语视为一种生活化的语言,而不只是一种“学校语言”。在该计划下,学校可申请接收法语、德语、奥地利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瑞士语、日语等不同语言的助教。
  ③《欧洲语言共同参考框架》是衡量语言能力的重要工具。该框架由欧洲委员会设计,并由全世界负责语言教学和评估的专业人员使用。该框架最著名的是它的六个常见参考水平,这些参考水平描述了语言学习者从基本用户(basic user,水平A1和A2),到独立用户(independent user,水平B1和B2),再到熟练用户(proficient user,水平C1和C2)所处的语言发展阶段。每一水平阶段可以进一步细分为次一层的级别,如A1.1、A1.2等。
  ④移民族群大都是2000年后移民至爱尔兰的人,人数约占爱尔兰总人口的11%。
  ⑤爱尔兰共有3种毕业证书考试:普通毕业证书考试、职业毕业证书考试、应用型毕业证书考试。希望到高等院校深造的学生必须参加普通毕业证书考试,考试结果决定其是否被高等院校录取。职业毕业证书考试类似于普通毕业证书考试,但内容含有更多的职业和技术成分。应用型毕业证书考试以学生发展为中心,是为学生成年后的工作和生活做准备的一种考试。
  ⑥过渡年项目是爱尔兰学生在取得初中毕业证书之后可选修的一年制学校项目。初中教育结束后,学生可以选择学习两年制的高中毕业证书课程;也可以选择一年制的过渡年教育项目,然后再学习两年制的高中毕业证书课程。
  参考文献:
  [1][7]Languages Connect-Ireland’s Strategy for Foreign Languages in Education 2017-2026[R].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and Skills,2017.
  [2]Action Plan for Education 2016-2019[R].Department of Education and Skills,2016.
  [3]NCCA’s Background Paper and Brief for the Review of Junior Cycle Modern Languages[R].ESRI,2015.
  [4]Junior Cycle Modern Foreign Languages Consultation Report[R]. National Council for Curriculum and Assessment,2015.
  [5]ELAN: Effects on the European Economy of Shortages of Foreign Language Skills in Enterprise[EB/OL].http://ec.europa.eu/languages/policy/strategic-framework/documents/elan_en.pdf,2019-03-26.
  [6]J. Harris,P. ?魷Duibhir. Effective Language Teaching: A Synthesis of Research[R].NCCA,2011.
  [8]束定芳.关于我国外语教育规划与布局的思考[J].外语教学与研究,2013,45(3):426-435.
  [9]郑茗元.“一带一路”视域下中国外语教育政策调整问题的若干思考[J].黑龙江高教研究,2018,36(5):47-50.

上一篇:法国《数字化助力可信赖校园》报告解读与启示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生态教育:打破现代文明困境——直击“农人与哲人:走向生态文明”研讨会
现代文明,这里主要指的是西式工业文明,是在颂歌声中一路走来的。今天,恐怕没有人会完全...[详细]
艺术专业教育的路径——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德稻实验班首届本科生毕业观感
四年前,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和德稻教育集团合作,在上海视觉艺术学院校园内联合创办了德稻实...[详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国际中心虚拟会议的报告:讨论总结
编者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国际中心(UNESCO-UNEVOC)于2015年9月28日-10...[详细]
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森特尼尔校区:政产学研战略合作共同体
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将政府、产业界、大学合作一体化运作模式直接引进大学,三方建立稳...[详细]
农耕教育:培育生态素养的沃土
编者按:中共十七大提出了建设生态文明的理念,十八大提出“五位一体”的建设目标,十九大...[详细]
培养学生亲近自然:大学生在聚焦农耕的人文课程中体悟关怀、联系与再生
为了在真实的情境中提出应对环境恶化的解决方案,笔者对一门聚焦农耕的人文课程的大学生户...[详细]
种植的不止是蔬菜:由学生创造的可持续城市农场方案
文章展示肯恩大学的学生和“伊丽莎白市基础工作组织”(Ground Elizabeth,GE)合作开展的...[详细]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德稻实验班——设计大师的摇篮
走进上海视觉艺术学院,顿时便被一座座风格独特、中西合璧的现代建筑所吸引,被水系环绕、...[详细]
荷兰高等教育国际化战略目标、实施建议及启示
编者按:2015年9月,联合国发展峰会正式通过2015年后发展议程。教育作为促进人类实现可持续...[详细]
瑞典高等教育与科研国际化战略目标、实施建议及启示
2018年1月31日,瑞典政府调查机构发布的《瑞典高等教育与科研国际化:战略规划》提出了将瑞...[详细]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9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