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培养全球公民:多元文化环境中大学的角色——访英国卡迪夫城市大学副校长默罕默德·卢特菲教授

发布时间:2017-08-31    来源:《世界教育信息》2017年第15期
导读
默罕默德·卢特菲教授是英国卡迪夫城市大学(Cardiff Metropolitan University)副校长,主管合作关系构建与国际化发展。卢特菲教授是英国高等教育基金会的国际预备会员以及高等教育全球领导者计划参考群体的成员、欧洲质量保证机构的董事会成员、博洛尼亚基本大学价值观与权利大宪章观察组织理事;他还是“大学创客工场”智库学术委员会成员,该委员会由中国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建立,旨在促进创新与创业教育。卢特菲教授负责向超过25个国家发起合作并对合作关系进行协调,包括部分政府层面的合作关系,与不同国家的大学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促进机构之间在学习、教学与商业方面的合作,以及开展一些针对大学领导力培训的项目。他还从事过许多欧盟高等教育改革项目与学历评审及质量保证工作。此外,他还根据欧洲在该领域的经验,指导黎巴嫩、埃及、利比亚、突尼斯、摩洛哥的高等教育部门就如何培养高等教育领导者制定行动框架。2017年6月,卢特菲教授来华访问期间接受了我刊专访。在采访中,他指出,卡迪夫城市大学不断拓展国际化合作办学项目,促进学生全球流动;促进政-产-学合作,把教育国际化的成果带回当地社区;培养大学领导者的治理能力,发挥高等教育领导力作用;贯彻《欧洲大学宪章》基本精神,支持大学自治和学术自由。
  一、开发国际化合作办学项目,促进学生全球流动
 
  《世界教育信息》:首先,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卡迪夫城市大学国际化战略的核心内容。
  默罕默德·卢特菲:在当今时代的多元文化中,我们的宗旨是支持全球公民的创造性,以适应全球市场的就业环境。在大学,我们的工作均以学生为中心,如何让他们接触到全世界不同的文化,在全球就业市场中取得优异表现是我们一直关注的重点。一方面,我们通过开发国际化课程、打造国际化校园环境、招收国际学生,形成我校的国际化维度;另一方面,我们通过学生国际流动和海外实习让学生真正置身国际环境中,以提升教育质量。
 
  《世界教育信息》:请问,卡迪夫城市大学采取了哪些具体措施为国际学者、学生提供服务?卡迪夫城市大学又是如何发展与中国大学/机构的合作关系的?
  默罕默德·卢特菲:卡迪夫城市大学是一所全球性的大学,与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开展合作项目,在卡迪夫城市大学的1万多名在校生中,国际生源占10%~12%。此外,我们还在16个国家和地区拥有7000名参与卡迪夫城市大学合作办学项目的学生,包括摩洛哥、埃及、南非、阿曼、埃塞俄比亚、巴林、阿曼、希腊、保加利亚、中国香港、新加坡和斯里兰卡等。我们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大学建立院系间的合作,提供卡迪夫城市大学的项目,学生可以在本校修读部分课程,再到英国学习部分课程,也可以到其他与卡迪夫城市大学有合作办学项目的大学修读课程,如埃及的学生也可以到斯里兰卡修读学分。修读完学位课程的学生能获得的学位和在卡迪夫城市大学学习的学生获得的学位具有同等效力。我们试图给学生类似的体验,因此通过这样一种网络,他们可以有机会到不同校区学习。
  我们在海外的大部分项目是关于商业管理、旅游管理、信息技术和数据科学领域的,还有心理学、体育、运动管理、体育训练以及健康等项目,涉及的领域范围很广。例如,我们与香港大学合作开展食品安全管理项目。我们在全球范围内与合作伙伴共同提供学习项目,不过大部分还是商业管理类课程。
  现在我们正在拓展范围,通过在中国内地设立办公室来支持卡迪夫城市大学与中国院校的合作伙伴关系。我们在中国内地拥有52所合作院校,开展师生交流。我校国际化战略的重要部分就是支持教师间的交流,因此通过这些合作项目,我校的教师到中国高校交流,中国内地高校的教师也来到我校访学。同时,我们也开展了学生的双向流动。例如,2016年,我们有三批学生来到中国高校交流:一是将近40名学生到中国人民大学参观、交流;二是艺术与设计学院的学生走访了北京服装学院;三是健康科学学院的学生走访了天津农学院。这种流动兑现了我们派遣学生到国外学习的承诺。通过这种方式,学生可以了解文化的多样性,从而学会欣赏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
  不仅如此,我们还希望在中国内地开设合作办学项目,给我们的学生提供在中国内地学习的机会,同时让中国内地的学生到我们全球合作网络中的任何一所学校学习。河北师范大学正在与我们研讨合作办学项目。河北师范大学与卡迪夫城市大学有着共同的办学理念,即以学生为中心、推动国际化发展、培养全球公民,因此我们将两校的合作视为一次重要的机会。
 
  二、多方合作,共享高等教育国际化成果
 
  《世界教育信息》:请问在促成合作伙伴关系,加强机构间教学、科研、商业合作方面,您有何经验与我们分享?
  默罕默德·卢特菲:正如刚刚我提到的,我们在16个国家和地区提供卡迪夫城市大学合作办学项目。我也提到过,我们非常希望让我们的学生有机会在这16个国家和地区的合作伙伴院校或其他海外院校学习。卡迪夫城市大学获得了欧盟3000万欧元的资助,用于师生流动,我们通过这笔资助,与另外100所大学建立了合作关系。也正是因为重视师生国际流动,我们才能够获得这笔支持师生国际化发展的资助。
  我们现在的战略目标是专注于全球网络,将我们的研究和商业国际化。例如,我们和阿曼的合作伙伴正在努力进行校企合作。又如,在中国,我们和重庆大学合作建立了一个产品设计中心,因为我校的产品设计专业很有名,特别是现在正值中国大力推动高校发展创新创业教育,我们在重庆大学设立产品设计中心,能够帮助这个地区的企业提升新产品的设计能力。
  从研究的角度来看,我们鼓励所有的员工与国际学者合作发表研究成果,包括与我们有合作办学项目的伙伴院校的学者或者更大范围的合作网络中的学者。因为我们坚信,从不同的国家、不同的视角来进行研究是非常重要的,当然,也要认识到这是具有挑战性的。
  没有国际工作人员、国际学生、国际化的研究,就不可能成为世界级的大学,因为这些都是世界级大学应具备的特征。
 
  《世界教育信息》:在您看来,大学在全球化环境中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默罕默德·卢特菲:一方面,大学应该在支持当地社区国际化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全球化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我认为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是确保我们把全球化的益处通过大学带到当地的社区,同时大学有责任和社区共同消除全球化的负面作用。另一方面,大学应培养学生共同完成这项工作,因为学生是未来的领导者。除了参与国际流动、构建国际化校园和学习国际化课程,还应该鼓励他们在当地社区、当地企业中工作,使他们能够切身感受国际化环境带来的优势,并通过这项任务强化学生作为世界公民的角色。
 
  三、培养大学领导者,发挥高等教育领导力作用
 
  《世界教育信息》:作为由中国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建立的“大学创客工场”智库学术委员会成员、英国高等教育领导基金会高等教育全球领导者计划参考群体的成员,在您看来,领导力在高等教育中应起到怎样的作用?
  默罕默德·卢特菲:领导力是高等教育发展和进步的重要因素之一,领导力关乎服务社区和社会的愿景,为学生树立榜样,并通过高等教育引导世界未来发展。早在二三十年前,很多国家就开始考虑如何培养领导者:法国的大多数领导者——无论公共部门还是高校的管理者——会去巴黎行政学院(?魪NA)接受培训;英国大约15年前设立了高等教育领导基金会(Leadership Fundation for Higher Education,LFHE),培养高等教育体系中的领导者,如校长、副校长和院长,满足社会需求。每一所高等教育机构都要承担社会责任,在英国如此,在中国亦是如此。卡迪夫城市大学与一些国家的高校合作,希望能根据我们的经验作出一定的贡献。例如,卡迪夫城市大学与阿拉伯大学协会(Association of Arab Universities)合作创立阿拉伯欧洲高等教育领导力网络(Arab European Leadership Network in Higher Education),这是对?魪NA和LFHE模式的一种复制,目前已开设8个项目,为阿拉伯世界的高等教育领导者提供领导力培训。我们还和菲律宾合作,为其高校的领导者提供领导力培训。高等教育领导力对于塑造和推动国家高等教育体系,满足社会、政府对高等教育的需求具有很重要的作用。举例来说,中国正在深化“双创”改革,教育管理者的角色就是要打造相应的环境、设计适当的课程,将创新创业融入高等教育,这也是我所在的“大学创客工场”智库学术委员会的目标之一。
 
  《世界教育信息》:请您为我们分享一下如何就培养高等教育领导者能力制定行动框架的具体经验,以及为高校领导者提供的具体培养项目,以服务国家、国际层面的高等教育改革。
  默罕默德·卢特菲:阿拉伯欧洲高等教育领导力网络是阿拉伯大学联盟的子组织,联系着阿拉伯地区400多所大学,旨在培养高等教育领导者及具有领导潜力的人员,培养他们在新技术、新创意、财务管理、校企合作等方面的能力,并帮助他们了解社会发展趋势等宏观层面的问题。以我们的项目之一为例,我们在5个国家的高等教育领域进行调查,发现其高等教育并不能及时满足产业界和社会的需求,当产业界对某一个新的项目产生需求时,高等教育部门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作出反应,实现对需求的供给。因此,各国高等教育部门希望能够通过改革,提高高等教育系统培养社会需要的劳动力的能力,使毕业生能够更好地适应劳动力市场,弥补高等教育和就业之间存在的缺口。通过我们的分析,我们需要培养高等教育的领导者,使其增进对社会需求更深层次的理解。
  我们培训高校的校长不是通过把他们安排在同一间教室听课,事实上,他们是彼此相互学习,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为他们提供一种环境,让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高等教育领域的领导者聚到一起,分享各自的经验和具体解决问题的方式。例如,我们邀请日本大学的校长们分享在日本高等教育发展过程中遇到的一些挑战及其应对策略。我们还邀请来自新加坡、中国香港、欧洲、中东等国家和地区的高等教育领导者和我们坐到一起,展示他们的教育环境、高等教育发展情况,彼此相互学习、借鉴。
 
  四、贯彻《欧洲大学宪章》基本精神,支持大学自治和学术自由
 
  《世界教育信息》:您是博洛尼亚基本大学价值观与权利大宪章观察组织的理事,请您为我们简要介绍一下《欧洲大学宪章》的历史背景。
  默罕默德·卢特菲:《欧洲大学宪章》(Magna Charta Universitatum)源自欧洲大学的倡议,欧洲大学希望树立大学自治和学术自由的基本价值观。1988年,388位欧洲大学校长共同签署《欧洲大学宪章》,至今,已有来自全世界80个国家的805所大学签署了该宪章。高等教育基本价值观不再是欧洲范围内的,更是全世界的。
 
  《世界教育信息》:如何在当下贯彻《欧洲大学宪章》基本精神?
  默罕默德·卢特菲:《欧洲大学宪章》被我们看作是对大学自治和学术自由的一种支持。当然,大学自治和学术自由不是绝对的。大学自治与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有关。比如说,在英国的自治与自由就不同于在中国、中东等地方的自治与自由。又如,英国大学的财务自由水平就高于其他欧洲大学,因为欧洲其他国家的教育主要是由国家资助的,英国的国家资助较少。因此,自治是相对而言的。大学自治还关乎于在社会契约界限内大学与社会的联系。例如,中国社会对大学的期望和英国社会对大学的期望不同。学术自由也是相对的,必须要强调自由是学术的自由,而不是做任何事的自由。因此,以上这两点不是绝对的价值观,而是相对于大学与社会关系而言的。而我们所坚信的,也是我们期望大学都坚信的绝对的价值观是包容的、平等的高等教育,因为这两点是我们希望全世界所有大学都要坚守的。

上一篇:法国工程教育:传统特色与创新发展
下一篇:欧洲大学协会发布欧洲大学自治报告

分享到: 收藏
参与全球教育治理:从教育大国走向教育强国的必由之路
参与全球教育治理是中国由教育大国走向教育强国的必由之路。进入21世纪,中国在经济社会飞...[详细]
走进OECD教育指标体系
本文由OECD教育与技能司研究员艾蒂安·阿尔比瑟(Etienne Albiser)撰写浙江大学教育学院...[详细]
从中外教育现状探求教育改革出路
教育政策制定是基于教育意义表达和教育指向规制的主动性的价值选择过程和活动。如果把教育...[详细]
张为宇:法国高等教育现状及其焦点问题
摘 要:法国高等教育与研究部最近发布了《高等教育与研究状况》,其中包括2011年高等教育...[详细]
移动学习:私营企业如何提供助力
一、阿尔卡特朗讯针对移动学习的社会创新举措阿尔卡特朗讯作为一家电信设备公司,业务遍布1...[详细]
黄斌:巴西高等教育国际化的现状及问题
摘 要:巴西的高等教育国际化历时不长,虽然目前已在高校学生交流和协议项目的合作上取得...[详细]
穆丽媛:美国教师表现性评价的最新进展及其启示
20世纪80年代以来,教师质量问题一直是美国教育改革的一项重要议题,美国联邦政府和教育界...[详细]
技术:从全民教育到知识社会
编者按:2013年6月10~11日,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办的信息通信技术与全民教育:成果与前瞻...[详细]
欧洲大学协会发布欧洲大学自治报告
编者按:提升大学自治水平是实现高等教育现代化的重要一环。欧洲大学协会(European Unive...[详细]
贝恩·维德:中国高等教育发展速度令人惊叹
编者按:在教育国际化不断深入发展的今天,外国人对中国教育有怎样的了解?他们如何评价中...[详细]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8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