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

人工智能时代的高等教育

发布时间:2018-04-23    来源:《世界教育信息》2018年第4期
导读
据说,在人工智能影响最大的行业里,教育排在第二位。我在想,当机器人可以替代和帮人类做很多事情包括写诗的时候,人类怎样学习?
  据说,在人工智能影响最大的行业里,教育排在第二位。我在想,当机器人可以替代和帮人类做很多事情包括写诗的时候,人类怎样学习?
  我出生在秦岭脚下的陕西农村,当时没条件学习,更无机会接触文学和诗歌。每当激动人心的时刻,想用一句古诗词或漂亮的语言感慨一番,却常常力不从心。尽管可以用谷歌、百度去搜寻,以后也许可以请机器人助理帮忙,但自己却难以脱口而出。也就是说,人们学习的目的不单单是可以找到相关信息或知识,还是使自己站得更高,让自己的生活体验更好。
  因此,随着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发展,以后我们每个人可能随时有机器人助理相伴,它几乎可以帮我们做所有的事情。这个时候我们是否还需要学习?我们的生活是不是就更幸福了呢?比如,让机器人去写书法,我相信会比绝大部分人写得要好,那我们还要不要享受书法写作过程中美的感觉?再设想一下,即使机器人很智能、无所不能,而我们自己很无知,我们能否享用机器人服务的潜力和价值呢?试问,现在几乎人人都拥有智能手机,但又有几个人能使用30%以上的手机功能?话句话说,当我们很低能,高水平机器人的能力也会被“糟蹋”掉。也就是说,智能时代即使不怕被淘汰,要有好的生活体验,也需要学习和好的教育,只不过是学和教的内容及方式会发生很大变化。另外,当机器人变得更加智能,可以深度计算、自我学习,它还会不会遵守人们给它制定的规则?假如它们自己能够产生规则,人和机器互动与合作的结果又是什么?这其实给人类提出了更高水平学习的新要求。下面我从三个方面来阐述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思考。
 
  一、未来的智能世界
 
  《零边界成本社会》阐述了两个很有意思的词,这就是未来社会的“共享”和“共生”特性。通过网络我们可以找到所需要的信息和资源,通过供应链系统可以整合碎片式的资源,满足人类碎片式的需求。两者会导致未来社会形态的革命性变化和发展。
  关于人工智能对于人类社会的冲击,也有不少论著。2005年,库兹韦尔出版了《奇点临近:当人类超越生物学存在时》,思考这个时代会是什么样子。2016年,《自然》杂志刊发谷歌的所谓“深度心智”(Deepmind),将会极大地改变或者扩大人的能力。谷歌“奇点大学报告预言”,“机器人在2035年将取代人类”,这些东西到底会不会真的发生?如果真的发生了,我们的教育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
  依据我的研究和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我们处在一个日益全球化的、复杂多变的世界。可以用四个词来描述这个世界:不确定性、模糊性、复杂性、多变性。如果用这4个词的英文首写字母来简化,我们可以称之为UACC。也就是说,不管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你都得生活在这种UACC的环境里。
  这个UACC环境最大的特征是互通互联。信息和网络技术引发的深度互联会产生一种连接革命,导致很多新现象和新问题。世界万物的联结,使人们必须重新思考中国自古以来崇尚的共生;信息和物流的发达,许多资源和服务的共享也成为可能;共生共享会使人类生活和社会活动方式发生巨大的变化,孕育出很多被称为“颠覆性”的技术。世界也会从原来的竞争和充满零和博弈的形态演变成为一种竞合关系。在这个世界里,学习和教育也正发生着颠覆性的变化,传统上大学的功能从宗教、知识传播一直拓展到研究和社会服务,但其核心依然是知识传播,其基础逻辑是害怕和防止人们无知。然而,在网络社会,因便捷的知识传递和分享技术,包括智能的移动设施和强大的搜索引擎,人们现在很难“无知”,常被丰富、杂乱、真假难辨,甚或似是而非的知识和信息所包围。传统教育的消除“无知”的逻辑在改变,现在人们需要应对的是知识或信息太多的挑战,需要研究如何应对UACC的策略,在这样的世界里,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教育?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需要想象,未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20年、30年以后我们怎么活?再想象一下,在未来社会里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素养和生活能力,今天的教育能给未来社会准备好这些人才吗?只有认真研究和思考这些问题,才能改革好当下的教育,为迈向未来社会做好准备。
  未来很难预见,但我们可以打开几扇“窗户”去想象。例如,世界未来研究所曾经提出推动未来社会巨变的6个推手:第一,极端的长寿。现在不少报道讲人活到150岁在技术上是可行的,将来人活到百岁很容易。第二,智能机器和系统的兴起。第三,计算世界。由大数据了解这个世界,同时也更深刻地理解我们自己。第四,新媒介生态。第五,超级组织结构,人类活动方式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最后一个,全球互联的世界。从这些推手,我们便可以对未来形成一种猜测。
  遐想未来,作为教育工作者,我经常感叹:精彩的社会,严峻的挑战,还没有完全唤醒仍躺在传统舒适殿堂里的教育!
 
  二、未来教育的挑战
 
  未来社会在上述推手的帮助下,会进一步互联和数字化,进而推动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从教育角度讲,我更感兴趣的是,人工智能以后,人们的行为会发生什么改变?人们应该怎么样学习?企业的商业模式会产生哪些变化?我们的生活会向哪些方向演化?未来的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子?在这种社会状态下大学会变成什么样子?未来的大学还是一个围墙、一批老师、一些教室和实验室吗?面对知识获取日益容易和便捷,我们还需要到大学去念书并获得文凭吗?不仅是教育工作者,其实不管从事什么行业,这些问题是我们每个人都要去思考的。
  围绕未来社会各种各样的颠覆,我们会看到很多种预测。例如世界未来研究所对未来社会需要的10种技能的预测:一是意义构建,二是社交智能,三是新颖和适应性思维,四是跨文化能力,五是计算思维,六是新媒体素养,七是跨学科能力,八是设计思想,九是认知负荷,最后一个是虚拟协作。仅就认知负荷来讲,这就是人人需要面对的挑战。例如,现在几乎人人有智能手机,大家每天要花很多时间玩微信,但一天下来,回想一下,花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对我们有意义的东西是什么?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什么价值?
  再深入思考一步,假如说对未来所需的这10种技能的预测是准确的,我们当下的大学和教育能帮学生培养这些技能吗?如果我们现在的教育没有培养学生这些能力,怎样让他们在未来的世界里去生存?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我自己和我所在的西交利物浦大学一直在探究:传统的心态已难以应付充满UACC的未来,人们需要发展和培育一种“复杂心态”(Complexity Mindset)立足于未来,那么这种复杂心态到底是什么?人们该怎样从当下的心态(Current Mindset)过渡到能够适应未来的复杂心态?
  首先,能立足于未来的“复杂心态”不是一个简单概念,这里仅仅罗列一下我们对其研究得到的关键点:动态演化的系统观;既见树木又见森林、融合东西智慧的整体观;愿景使命导向的势与拐点的把握力;自组织空间、平台、生态系统的营造力;多元共生的动态平衡能力;孕育、保护和促进边缘革新的能力。
  其次,从当下心态过渡到复杂心态有几个关键步骤。第一,动态聚焦及意义给赋,换句话说就是动态注意力。每天有各种各样的信息,你关注什么,选择什么。比如,微信里有上百个群,人的注意力很难集中起来,你怎样聚焦,形成动态注意力,让你的关注能够形成一种协同和连接?怎样把碎片的信息整合起来形成对世界的认知?怎么形成一种整合能力,让你的人生保持战略上的清醒,知道我活着是为什么,知道我应该摄取什么。要明白和做到这些。第二,全人及人机融合。第三,战略清晰。第四,凝聚性合作,也是我们过渡到未来复杂心态的重要能力。
  澳大利亚最近的一项调查有助于我们更深入了解未来生存技能的变化,该研究分析了2012-2015年职场上的能力改变。对几百万个岗位要求分析后发现,如果将人才能力结构分为相互作用的技能、创造性解决问题的技能、数字技能、其他。那么,最近几年增长最快的技能是创造性解决问题的技能和数字技能。相互作用和其他技能增加缓慢。大家可以认真想一想,即使对那些增长不快的常用技能,包括相互作用的技能,我们在大学里给学生的训练也是很不够的,更不用说那些近年来增长很快的新技能了。因此通过观察社会和研究未来对人才能力需求的变化,会发现我们需要去调整人才观念,需要改变当下的教育理念,需要重塑育人的过程和方式。这是当下很多大学必须面临的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应对未来的教育挑战,我们还需要理解在未来社会怎么生存,生存的原则是什么。
  最近有一本书,叫《爆裂》(Whiplash: How to Survive Our Faster Future,2016, Joi Ito and Jeff Howe),书中提到了未来生存九大原则。第一个是涌现优于权威,也就是未来在大数据、互联网、云计算、深度计算的情况下,很多东西不是设计出来的,而是涌现出来的。第二个是拉力优于推理,要有发自内心的动力。第三个是指南针优于地图,现在智能手机提供强大的“地图功能”,但重要的是我们要到哪里去?在UACC环境下如何制定清晰的战略,选择准确的方向,这个取决于我们上边提到的聚焦和意义构建能力。如果你不理解生存意义,你就不知道朝哪走,你可能就迷失在精彩纷纭的世界里。第四个原则是风险优于安全。未来世界的逻辑是每一个人不在于你做多大的事情,而在于做与别人不一样的事情,把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你就有绝招,有绝招就有空间、有价值,然后可以利用互联网、物联网把价值分享,放大到全世界去,“小事情”也可有大的贡献。这个生存逻辑与传统逻辑很是不同。因此,我们要学会与风险共舞,不惧怕风险,敢于冒险,敢于去做出不一样的东西。第五个原则是违抗优于服从。第六个是实践优于理论。第七是多样性优于能力。第八是韧性优于力量。第九个是系统优于个体。
  这些生存原则提醒大家,未来世界发展会有颠覆性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能力结构、生存规则均需改变。因此,我们的学习方式也需改变,我们必须思考如何通过教育改变自己,让我们有能力立足于未来,这其实是每个人面临的挑战。
  面对被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人工智能,传统行业有些会被替代,有些会得到加强,也会因此而孕育很多新兴的行业。我们很快会发现机器可以做很多超越人类能力的事情,也会改变我们人类应对这个世界的能力。对于教育工作来讲,我们必须直面这种社会变化,针对不同类型的人形成不同类型的培养模式,而且要研究人与机器共生时的教育。可以说,教育到了必须立即行动的时候。
 
  三、未来的人才和教育
 
  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将改变社会:知识获取不断便捷,职业可能日益碎片化,休闲时间可能持续增多,生活需求会越来越丰富多彩,日益多样化和高端化。每个人都需要思考,我如何在这样的社会里生存?未来社会可能会被老龄化、物联网、机器人、全球化重新塑造,催生很多新业态,例如精准化服务、健康和养老、娱乐、新型供应链、新教育等。在这种情况下,知识融合、创新创造、综合能力、变革管理、国际视野、跨文化领导力等日益重要。
  围绕这样的趋势,未来人才首先应该是“世界玩家”或“国际公民”。现在,无论生活在地球上的哪个角落,我们都无法摆脱全球一体化的影响。形象地讲,世界玩家就像骑在牛背上的斗牛士,身处一个繁闹的环境(UACC世界),这头“疯牛”类似于我们要驾驭的事业。什么样的人才能在这个UACC的环境下驾驭像“疯牛”一样的事业,驰骋在国际舞台上?
  从教育角度看,无论从事什么行业,也无论机器人有多么智能,要驰骋于未来世界,高尚的品格和素养是根本的、重要的和不可或缺的。机器人虽然可以帮人类做很多事情,但你站位多高,机器人给你的帮助就会有多高。要借助机器人让我们的生活更丰富多彩,我们必须不断提升我们自己,因此通识教育、素养教育、艺术教育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当然,未来世界还需要专家,这些专家人才进行科研创造和给人类制造机器人。也就是说,在未来人群中有一小部分人(例如10%)会成为专业精英。但现在的大学和教育模式基本上都是专业精英导向的,而且教学过程已不适应网络化和智能化的环境,急需调整和变革。
  展望未来,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会在替代和强化部分行业的同时,孕育很多新的行业。社会将需要一大批人才借助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改变传统行业及发展新行业,而这些人才不仅需要很高的素养和专业基础,而且需要有行业造诣,更需要有跨文化的领导力和企业家精神,也就是说具备这些能力才有可能成为行业精英,甚或发展成为未来业界领袖。这些人在未来的人口中也是一小部分,比如说20%。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未来人群里会有10%左右的专业精英,20%左右的行业精英,他们为人类创造了非常方便和友好的生存环境,那么其他70%的人怎么办?充分享受生活。这些人接受什么样的教育才能在这种环境下自如地生存和享受生活?这也是一个需要教育思考的问题。审视现在的教育体系,首先,虽然我们的教育是专业精英导向的,但已经落后于时代的要求,亟待变革;其次,难以适应行业精英培养的需求;再次,需要回答未来70%人的教育如何进行这一问题。国家鼓励加快教改以适应未来的变化,并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里明确了任务。实际上,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反思教育、重塑教学和再定义大学”的时代。
  麻省理工学院做过一个很有趣的实验,用传感器来观察学生大脑的活动状态,发现有时非常活跃,有时非常平静。很遗憾的发现是,在大学里依然流行的传统课堂上,学生的脑电波很平静,即学生基本上不用脑子。那么学生什么时候动脑筋呢?做实验、做作业、自学、考试、甚至是做梦的时候。现在不少人还有上大学就是上课的狭隘看法,这一发现等于说上学意义不大,或者说,传统的知识灌输式的教学的价值在衰减,教育必须重塑教学过程。
  观察已经蓬勃兴起的网络教育,人们可以随时随地低成本学习,如果再辅以人工智能的支持,全球同学的互动,我们不难想象很多大学的课堂会被网络课程打败。如果涌现出大量的网课公司,我们的大学会不会面临破产?其实,世界上有人(包括哈佛商学院的著名教授)已经发出了警告。
  我们无法控制大量网课公司的出现,但我们可以想清楚实体大学校园存在的价值。如果不想被网课公司打败,大学必须有超越网课公司的意义和价值。这是大学需要认真思考和回答的问题,并以我们积极的改革行动击败大学破产的预言。
  假如说我们决定立即行动而不是观望,问题的另一半是我们应该怎么改变?这实际上是一个更大的问题。《纽约客》封面上曾登载一幅漫画,显示人类最后成了机器人时代的乞讨者。为了防止人成为机器人时代的乞讨者,教育部副部长杜占元先生2017年指出,人工智能不仅将替代人的智能,还将改变人的思维方式。如果机器能够思维,我们则需要培养学生如下能力:自主学习的能力、提出问题的能力、人际交际的能力、创新思维的能力、谋划未来的能力。我们需要反思,我们能做到吗?怎样做到?
  再观察校园里学生的学习状况,不难发现学生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花在了非正式学习而不是正式学习上。但学校主要关注的则是正式的学习,如专业规划、课程设计、教学大纲、教学等。于是,我们必须思考如何变革教育,利用正式学习帮学生更有效地进行非正式学习,让他们收获更大的收益?西交利物浦大学提供“以成长为目标、以学生和学习为中心、兴趣和研究导向型的教育”。试图从教师主导的教育变成以学生和学习为中心的教育,从传输知识转变到通过学习帮助学生健康成长。因此很重视学生的独立精神和主动性,看重学生的素养、能力和知识体系的形成,把帮助学生明白人生意义、学会学习、构筑梦想、铸就追梦的翅膀看得很重。我一直告诉学生和家长,大学不是简单学知识的地方,而是一个帮助学生成长的地方。
  如前所述,过去教育存在的意义是害怕人们无知,现在人们很难无知。过去教学基本上是灌输知识,把学生假定为“海棉”,让学生吸收尽可能多的知识。现在知识太多,人们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有一个好的生活,甚至在信息和知识容易获取的时代,学生很容易变成一个“气球”,似乎什么都懂但什么也不真懂。那么,我们怎么改变教育方式,让学生从一个“气球”变成一个有造诣的人,既有知识的广度,又有深度,还有高度?为此,西交利物浦大学全面提倡研究导向型的教育,以保持学生的好奇心,训练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培育其终身学习能力,孕育其创造性行为,强大其复杂心态。教学不再是简单地教知识,而且是引导学生产生问题意识,学会搜寻知识,整合知识,解决问题,并在这一研究过程中提升沟通、合作、表达和执行等能力。这样才可能防止学生成为一捅就破的“气球”,从而成长为有造诣的人。当然,研究导向型教育的真正落地,需要改变学生的学习行为,教师的教学行为,大学的教育理念和支撑体系。
  实际上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教育问题就是怎么样营造大学的生态?当人们有问题和需要时到哪去学?有创意或奇思妙想时到哪去尝试?有好的构思到哪去做实验或研究?未来的大学应该成为一个可供终身学习的地方,支持人们有创意地生活的场所。几乎所有组织都在思考自身行业领域的2.0、3.0或更高版本,教育工作者也需思考大学的2.0或3.0是什么?西交利物浦大学正在做一件事情,即在苏州再建一个校园,根本目的不是扩张,而是探索未来大学包括校园的形态以及运行模式。大学应该是一个学习和创新生态系统,各种资源在这里聚合、碰撞、合作,最后产生人才、知识、技术、新思想。大学存在的意义就是影响,通过教育影响一代一代人,通过研究提升人类生存能力,通过新的生活方式和先进文化影响社会的进步和文明。
  针对未来的需要,目前的教育体系急需改变,人文素养的教育必须进一步强化,教育的跨国、跨专业、跨文化势在必行,从而培养出可闯荡世界的国际公民。在持续改进我们现有的专业精英教育模式的同时,还需要重视为未来培养大量的复合型的行业精英和创业家,他们需要素养、专业技能、行业知识、领导和管理才能的整合,西交利物浦大学为此已启动了融合式教育的探索,把学校、企业、行业、社会有机融合起来,把通识教育、专业教育、行业教育和管理教育融合起来。
  我们生活于一个多元化、全球化、互联化的时代,这是一种幸运,让我们有机会体验精彩;但这也是一种挑战,因为我们必须去应对很多新问题。西交利物浦大学庆幸诞生在这样的时代,试图通过探索来影响未来的教育和社会。因此,我们不是在苏州简单建立一个学校,而是通过新的国际化学校探索未来的教育发展和与社会的互动机制,包括与地方政府、企业、社会形成一种深度合作的学习、创新和创业社区。
  西交利物浦大学融合式教育理论的基础是什么?现在大学基本上都是以专业为基础的重视专业技能和专业精英的教育。当学生走向社会的时候,除了继续专业研究的同学外,大部分会感觉难以适应社会,跨专业或行业知识不够,许多生存能力未得到基本的训练。于是,不少学校加强跨专业和行业训练,给学生提供实习的机会,但学生依然觉得难以适应真实的世界,他们常常因缺发企业家精神、领导能力、沟通能力、创造力而影响自身事业发展。而要造就综合型人才,需要整合多种教育于一体,但这并不容易,因此我们称之为融合式教育,并开始探索其组织实施途径。
  融合式教育要把通识教育、专业教育、行业教育、管理教育融合起来,把学习、实习、在岗训练、创业和未来发展融合起来,形成一种价值链创造和价值链共享,最后形成学、研、训、创、产高度融合的一种新型教育模式。而且,为支持这种教育的开展,还需要形成融合性的学习和教育环境,这也是我们建设融合式教育基地探索未来大学新形态的目的。希望更多的教育工作者和大学加入到探索的行列,我们一道为未来社会发展和人才需求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上一篇:参与全球教育治理:从教育大国走向教育强国的必由之路
下一篇:德国高校的文化传统与创新发展——访慕尼黑工业大学前副校长、德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孟立秋

分享到: 收藏
参与全球教育治理:从教育大国走向教育强国的必由之路
参与全球教育治理是中国由教育大国走向教育强国的必由之路。进入21世纪,中国在经济社会飞...[详细]
走进OECD教育指标体系
本文由OECD教育与技能司研究员艾蒂安·阿尔比瑟(Etienne Albiser)撰写浙江大学教育学院...[详细]
从中外教育现状探求教育改革出路
教育政策制定是基于教育意义表达和教育指向规制的主动性的价值选择过程和活动。如果把教育...[详细]
张为宇:法国高等教育现状及其焦点问题
摘 要:法国高等教育与研究部最近发布了《高等教育与研究状况》,其中包括2011年高等教育...[详细]
美国科研机构概览
美国的科学技术一直位于世界前列,人类今天使用的很多先进技术,其发明都源于美国。经过多...[详细]
移动学习:私营企业如何提供助力
一、阿尔卡特朗讯针对移动学习的社会创新举措阿尔卡特朗讯作为一家电信设备公司,业务遍布1...[详细]
黄斌:巴西高等教育国际化的现状及问题
摘 要:巴西的高等教育国际化历时不长,虽然目前已在高校学生交流和协议项目的合作上取得...[详细]
法国工程教育:传统特色与创新发展
在欧洲债务危机、经济持续疲弱的社会环境下,工程师被法国媒体称为最“安全”的职业。根据2...[详细]
技术:从全民教育到知识社会
编者按:2013年6月10~11日,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办的信息通信技术与全民教育:成果与前瞻...[详细]
穆丽媛:美国教师表现性评价的最新进展及其启示
20世纪80年代以来,教师质量问题一直是美国教育改革的一项重要议题,美国联邦政府和教育界...[详细]

主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承办: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技术支持: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Copyright © 2013-2019 世界教育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8400号